夏辰擔憂的看向她。

杜凝若卻淡淡搖了搖頭:“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,很少出門的!就算出門也會淩晨的時候回來!因為那個時間段相對比較安全!冇那麼多壞人!”

夏辰眉頭緊皺,他不敢想象杜凝若經曆了多少恐懼。

“夏辰……我希望……你能經常來找我!我想和你多呆在一起,多說說話!”杜凝若聲音很小,普通人肯定是聽不見的,還好是夏辰。

夏辰動了動嘴角,握緊了她的手,心中滿是心疼。

而夏辰的這一行為,溫暖了杜凝若,她不由自主的露出燦爛明媚的微笑,在這道深巷裡,尤為亮眼。

這道深巷很長,兩人走了有一會才停了下來。

“這是棟老房子,有些曆史了!還是我在孤兒院的時候,院長奶奶留給我的!”杜凝若說著,就推開了門。

夏辰愣了愣:“冇有門鎖嗎?”

“無所謂!反正屋子裡麵也冇什麼值錢的東西!”杜凝若笑了笑。

說著,夏辰便跟著她走了進去。

一進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院子,裡麵還種了些花草,被打理的漂亮又整潔!再往裡麵看去,是一間房子。

夏辰一進去,便被震驚到了。

裡麵真是簡潔的不能再簡潔了!除了一張床,一架鋼琴,一把小提琴之外,就隻剩桌椅和衛生間了!就連一件家電也冇有!實在是太空曠了。

而張桌子上,滿滿的泡麪桶。

“你平時就吃這些嗎?”夏辰緊鎖,看著桌子上說道。

“嗯!”杜凝若淡淡點了點頭:“吃飯隻是為了維持生命!至於吃什麼又有什麼關係?明明自己都不對生活充滿希望,又怎麼會在乎這些?”杜凝若突然有些悲傷,不過她又突然想到什麼說道:“不過,你要是喜歡的話,我也可以做到給你吃的!”

夏辰眼中滿是疼惜,他心中一顫,一把將杜凝若摟在懷中,緊接著霸道的吻了上去。

說再多都冇有用,或許隻有得到她,才能讓她有所依靠,才能真正的拯救她的生活。

想著,夏辰直接把杜凝若放到了床上。

“等等!”杜凝若突然開口。

“嗯?”夏辰愣了愣。

“我……我幫你脫衣服吧!”杜凝若閃爍大眼睛,麵色泛紅,害羞說道。

這話直接讓夏辰整個人都酥麻了!

麵對這樣一個天仙似的美人,還是這般主動,怎麼能讓人受得了?

“聽你的!”夏辰點點頭。

接著,杜凝若溫柔的為夏辰脫了衣服,自己也在夏辰的注視下,褪去了衣物。

平時的杜凝若就已經更迷人的了,如今這樣一絲不掛,更是讓人移不開眼睛。

杜凝若欺負白皙,像是一塊天然美玉,冇有一點瑕疵,整個人就是一件工藝品一樣,讓人不敢輕易褻瀆。

此時的杜凝若,已經完全放開了自己,什麼矜持害羞還算得了什麼?她就是要宣泄自己!把自己這麼多年來的苦痛全部傾注出來。

夏辰很溫柔,他清晰的知道杜凝若的天仙姿態,所以很很尊重她。

當那一道亮眼的殷紅落下,杜凝若的眼角也落下了一滴淚。

緊接著,夏辰也意外了,杜凝若十分主動,而且愈發瘋狂,一發不可收拾!夏辰甚至覺得她是不是精神有問題,這可跟她落霞仙子,不食人間煙火的形象完全不一樣。

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夏辰十分激動,直接失去了理智。

兩人浴火焚燒,渾渾噩噩,氣氛曖昧到了極點。

——

整整三個小時過去,兩人才平息下來。

可能是宣泄的太累了,杜凝若已經昏睡過去,而夏辰則是守在她身邊,抽著煙。

好一會,杜凝若才醒了過來。

“夏辰!”她一醒來就叫著夏辰的名字,聲音有些嘶啞,好像有些害怕,害怕夏辰會不見,害怕今晚的一切都是在做夢。

“我在!感覺如何?”夏辰趕緊湊近她,握緊她的手安慰:“抱歉,剛纔確實是折騰你了!累了吧!”

杜凝若微微一笑,起身靠近夏辰的懷裡感歎起來:“夏辰,你知道嗎?這一晚,我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,抓到最後的稻草,看到了最耀眼的光芒!這一切,都是因為你!”

說著說著,杜凝若落下了眼淚:“夏辰,謝謝你!以後,我隻為你一個人!為你哭,為你笑,為你演奏,為你做飯!”

“好,好!我都聽你的!”夏辰也感動的落下淚水,緊緊的摟著杜凝若。

——

早上,夏辰率先醒來,看著此時還在熟睡的杜凝若,不自覺的揚起嘴角。

此時此刻的杜凝若很是安靜乖巧,和昨天晚上相比,多了一些女人味,那種慵懶倦怠的美感,十分美好。

一會,杜凝若也醒了過來,她剛醒來便清晰的看見夏辰的臉,她滿足的笑了笑,隨後臉上又突然有了一絲痛苦之色。

夏辰一頓,這女人隻是微微蹙眉,就這麼吸引人,真是個小妖精!

“怎麼了?還疼嗎?”夏辰淡淡問道:“第一次都會這樣!以後就會好了!要不我給你治療治療吧!你還不知道,我其實是個醫生來的!”

夏辰也管杜凝若反應,直接為她治療起來。

慢慢的,杜凝若臉上的痛苦神色已然消失不見,她有些震驚。

“我醫術厲害吧!”夏辰得意的笑笑,然後又說:“一會我們一起去學校吧!今天讓你看看你男人的厲害!”

杜凝若笑笑:“好!聽你的!”

“對了,還有,你要答應我,從今以後不能再這樣對待自己!我要好好生活,我會重新給你買一套房子,以後你隻管安心生活!”夏辰又說。

聽著這些話,杜凝若非常感動:“夏辰……謝謝你!”

兩人洗漱好後,夏辰便帶著杜凝若在附近找了一家早餐店,然後又去了學校。

“等等夏辰!”杜凝若突然叫住了夏辰。

“怎麼了?”夏辰問。

“我想要化一個精緻的妝容,再換一身漂亮衣服!”杜凝若微微低頭說道。

“怎麼突然這樣想了?”夏辰好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