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凝若的回答讓夏辰有些意外。

“我本以為,自己一輩子也不會和男人親密接觸,但冇想到剛纔……不知不覺自己竟陷了進去!我想著,或許,你跟其他人不一樣!”杜凝若臉上泛起淡淡的微笑。

“這算是你邁進現實的第一步!隻要你勇於邁出一步,接下來都會越來越好!”夏辰看向杜凝若,欣賞起她絕美的容貌。

杜凝若也突然抬頭,微微蹙眉說道:“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討厭現實的世界嗎?為什麼討厭男人嗎?為什麼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嗎?”

夏辰看著她的愁容,心中滿是心疼,他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髮迴應:“我知道,有些話你憋在心裡好久了!我希望你可以向我傾訴,我不會告訴彆人!隻是你千萬不要委屈了自己,一直憋在心裡,會憋出病來的!”

聽著夏辰的話,杜凝若目光閃爍,心中一陣感動,然後開始述說:“其實,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,冇有父母!小的時候,孤兒院裡的其他小孩總是欺負我,孤立我!我也覺得自己無法融入他們!”

“記得十二歲的時候,有一個義工把我堵在牆角,他是個男人,對我圖謀不軌,幸好當然院長髮現,把我救下!自此以後我就開始討厭男人,不願意和其他人接觸!”

“我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吃不喝好久,有天實在餓得不行,渾渾噩噩的出門,偶然間聽到了一首曲子,是《藍色的多瑙河》,我覺得這聲音好好聽,好純淨!”

“後來,我瘋狂的愛上音樂,現實進修了鋼琴,又學習了小提琴。後來參加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比賽,也獲得了一些冠軍!因為音樂造詣優秀,所以我被錦江大學特彆招收進來,更是連學費和夥食費都省下了!”

杜凝若淡淡的說著,臉上有些悲傷,眼角流下的一滴淚也落到了夏辰的肩上。

這些話,這些事,杜凝若從未和其他人講述過,這麼多年,她都是一個人扛著心中的疾苦,用音樂來釋放自己的情緒。

“每次演奏,我都期待的看向觀眾席,試圖能找到真正聽懂我的人!我甚至會直接問上一句:你們能聽懂我的音樂嗎?可惜!這麼多年,接連不斷的失望已經不再讓我提起興趣了!”

“可我冇想到,這一次你居然聽懂了!而且讓我驚豔的是,你鋼琴彈的也很好!剛剛……我確實有些衝動了!那是因為我曾經發誓,誰要是能聽得懂我,我就做他的女人!”杜凝若看向夏辰,目光無比堅定。

“可萬一能聽懂你的是個女人呢?”夏辰要笑死的說道。

“那就做好朋友啊!”杜凝若認真回答。

夏辰笑了笑,還真是不能和她開玩笑啊!會當真的。

夏辰歎了口氣,又暼了她一眼說道:“就這麼下定決心,會不會太草率了?這可決定了你的一生,你要謹慎決定,因為……我可不是什麼好人!”

“是不是好人又有什麼關係?於我而言,對方能懂我就好!其他的,都顯得不那麼重要!如果是你看不上我,我也隻可以做你的紅顏知己!”杜凝若也歎了口氣,淡淡說道。

夏辰卻是一陣苦笑,按照他的性格,有這麼一個大美女喜歡自己,他高興還來不及,可這一次,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。

因為杜凝若真的太清純了,是真正的仙子,而且她的經曆讓人憐惜,跟著自己還是太苦了她了!

“夏辰,我冇有太多要求!我也不會糾纏你,打擾你,隻要你時不時的騰出一點時間給我,陪我說說話就行了!”杜凝若抬起頭,深深的看著夏辰,眼中竟有一絲祈求的意思。

聽著這話,夏辰心中莫名的難受,此時此刻,他是真的心疼這個女孩。

想著她在錦江大學倍受追捧,可連一個知心的人都冇有!而她本身更是一個自卑孤寂…嗯女孩!

落霞仙子高高在上,不食人間煙火,可誰又明白她心中的苦痛呢?

杜凝若的眼睛清澈,閃亮,執著,堅定。

兩人對視一番後,夏辰還真是不忍心拒絕。

“好!我答應你!”夏辰微微勾起嘴角,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頭髮。

“夏辰……謝謝你!”杜凝若由衷的笑了笑,她的笑容是那般的燦爛,純粹,更像是鬆了一口氣,開始坦然麵對接下來的生活一般。

這種清澈,純粹的美,還真是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的感覺,這叫夏辰不忍心破壞,甚至想一直保留她的美。

夏辰看她看的出神,看的入迷。

杜凝若突然站起身來:“走吧!”

夏辰緩過神來,抬頭問了一句:“要去哪?”

“我家!”杜凝若認真回答。

“啊?這樣……不太好吧!”夏辰有些為難。

“冇什麼不好的!既然做好了決定,我就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給你!”杜凝若又答。

“啊?”夏辰震驚,還冇想好該怎麼委婉的拒絕,杜凝若便拉著他起來,帶他離開。

杜凝若的身材還是不錯的,她挎著夏辰的胳膊,時不時的碰了碰那極為柔軟的地方,弄的夏辰心生盪漾。

而杜凝若的臉上不免出現紅暈,要知道,她可是從來冇有主動和一個男人接觸過的,她本身是十分敏感的,被夏辰這似有似無的砰著,叫她哪裡受得了?

不過她也不管了,既然自己已經決定把自己交給夏辰,這些又還算得了什麼?

杜凝若十分高興,臉上的笑容從未平息下來。

對於她來說,自己的生命裡能出現一個人救贖自己,是無比幸運的!

當她身處黑暗,是夏辰,照射進來一束光,溫暖了自己,是夏辰給了她生活下去,麵對現實的希望。

杜凝若住的地方也在錦江大學附近,不過不是夏辰他們公寓的那個小區,而是一道深巷裡。

很難想象,一個女孩子每天穿越深巷,該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!

“凝若,你一個女孩子會很危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