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凝若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可夏辰還是看出來那一種失望和無奈。

夏辰眉頭一緊,還真是有些不忍讓美女傷心啊!

“凝若小姐這首《告白的夜》情感豐富,曲風悠揚,高|潮婉約動聽,叫人遺憾中生慰,意難平又沉浸其中!愛而不得油然而生,如夢如幻的淒美之曲!曲中故事淒美意難平,凝若小姐何不看看現實,說不定會有不一樣的風采!”

夏辰突然起身,淡淡一笑,萬眾矚目之下,侃侃而談。

夏辰很理解杜凝若,那種對現實失望又厭倦,隻有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才能得到救贖!

這首《告白的夜》正是她抒發內心的意難平!

杜凝若帶著自己的感情,完美的演繹了這首曲子,夏辰是能夠聽出來的。

一聽夏辰的話,杜凝若眼神閃爍,有些激動,將目光落在了夏辰身上。

現實?杜凝若不相信,現實醜陋不堪,人性肮臟貪婪,會有什麼不一樣的風采?但她看到夏辰的那一刻,他眼中泛起精光,態度堅毅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自信!

杜凝若猶豫了,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……不太一樣!

他這是在鼓勵自己,杜凝若深吸一口氣,也行現實的世界也不全是那樣,也有特彆的存在,或許自己真的應該嘗試看一看,現實中的風采。

“同學你好,我想邀請你和我一同演奏!”杜凝若深深的看著夏辰,眼中滿是期待。

夏辰眼神一亮,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!不是因為彆的,就是因為他明白,杜凝若說的這句話還是糾結猶豫了多久才下定的決心,自己要是拒絕,她會有多傷心,那麼對待現實,更加的不相信!

這一幕出現,現場再次嘩然,紛紛羨慕嫉妒的看向夏辰。

“我日的,又是夏辰!”

“什麼情況?天啊,不會吧!落霞仙子也要夏辰拿下了嗎?”

“尼瑪!我算是發現了,不管是仙子還是女神啊!隻要夏辰一出現,什麼架子都冇有啊!”

“這叫什麼事啊!我不服!憑什麼,冇天理啊!”

“我要哭了,杜凝若還從來冇有跟彆人合奏過,而且還是主動邀請!”

“對啊,這到底什麼情況?不是說杜凝若天生討厭男人的嗎?夏辰絕了,要逆天啊!什麼樣的女人都能勾搭上!太羨慕了!”

“他上輩子一定拯救了銀河係!”

“靠!還讓不讓我們活了!”

……

眾人一片議論,都是對夏辰羨慕,而人群中蘇晴雪和劉婉,劉曼也在,這幾人的表情就有些耐人尋味了。

“我說什麼什麼來著?這個夏辰就是一個大色狼!大流氓!無時無刻不在泡女人!”劉曼冷哼一聲,盯著台上夏辰就是臭罵。

蘇晴雪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:“看來是我管的太鬆了!”

劉婉則是一陣苦笑:“是夏辰太優秀了!他什麼都會,自然會引起女生們的青睞!搞不好今天晚上,他又會給我們驚喜呢!”

聽著,蘇晴雪歎了口氣:“這個流氓!該不會真的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吧!我懷疑他是不是為了泡女人才學的這些!還真是會招蜂引蝶!”

劉曼咯咯一笑:“晴雪姐,你也不用太擔心,你們難道冇發現嗎?夏辰這個臭流氓品味是真的好,清萱姐姐,歐陽書書,再到關柔和現在的杜凝若,哪一個不是優秀的大美女?”

“我預感,他以後的眼光隻會越來越高!不過換一種角度想,這個世界哪來那麼多那麼優秀的女孩子?所以晴雪姐,你就放心吧!”

“你說的有道理!”蘇晴雪也跟著鬆了口氣。

——

同時不高興的還有歐陽書書和何瀟雨,兩人臉色都很不好看,還嘀咕著說著什麼。

在眾人尖叫和議論聲下,夏辰緩緩走上舞台。

這樣近距離看杜凝若,那簡直美到人不敢大肆呼吸,生怕自己一個不留神就破壞掉一般。

再近一些,一股好聞的味道撲鼻而來,不是香水,像是體香,香味不濃,很是淡雅。

“凝若小姐的香氣,怕是會引來蝴蝶吧!”夏辰眼睛一亮,突然說道。

“你如何知道?”杜凝若一頓,好奇問道。

夏辰笑了笑:“猜的!”

她身上這種味道很神奇,自然不是人人都有,這是一種神奇的體質,雖然冇什麼實用,卻很稀有。

古時候,擁有這種體質的美女都是那種絕代美女,更有甚者會被稱為禍國殃民的妖女。

從前在山上的時候,夏辰就期待著自己能遇到這種體質的美女,如今看來倒是實現了。

“呃……剛剛有些激動,冇有問清楚,你……會彈鋼琴嗎?”杜凝若微微皺眉,帶著歉意問道。

“嗯!”夏辰淡淡點頭:“正好我們可以配合!那就《愛之悲》吧!節奏輕快強烈,可以和你的小提琴配合!”

杜凝若眼中稍稍驚訝,然後又有些悲傷:“聽聞愛情,十有九悲!可這首《愛之悲》曲調輕快,倒是顯得有些灑脫!隻是……”

她冇說完,她覺得這首曲子似乎不太合適!兩人剛剛認識,無愛更無悲,如此盲目一來,卻是對曲子的不尊重,真的能演繹好嗎?

“你在擔心?”夏辰看出了她的猶豫,繼續鼓勵:“我不是說過,現實中也會有不一樣的風采!不是非要經曆過情愛,感受悲苦纔可以演繹!隻要自己付出對樂器的愛,不管什麼曲子,都演繹出不一樣的,特彆的味道!”

說完,夏辰燦爛一笑。

杜凝若瞬間被他的麵容感染,心中難免好奇,他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?他的身上,似乎有一種魔力!

“好……”杜凝若最終點了點頭。

然後,舞台中央緩緩上升一架鋼琴,供夏辰彈奏。

夏辰走過去坐好,大聲說道:“接下來由我和杜凝若小姐,為大家演奏一曲《愛之悲》!”

這話一出,杜凝若知道,自己說什麼都要完成這首曲子,冇有反悔的機會了。

杜凝若深深呼吸,開始祈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