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謝謝……老公!”蘇晴雪聲音很小,臉上滿是羞澀。

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叫夏辰,還有些不好意思。

而這兩個字一落在夏辰耳朵裡,整個人瞬間興奮起來,接著,一張大嘴附了上去,和蘇晴雪糾纏在了一起。

良久,他才放開。

而蘇晴雪還是雙眼緊閉,一臉的享受之色,似乎還沉浸其中。

又過了一會,蘇晴雪睜開眼睛,滿臉紅暈,溫柔又羞澀的看著夏辰。

“感覺怎麼樣?這就是男女之間的感覺!當然,如果能夠真正在一起會更好!”夏辰淡淡說道。

蘇晴雪臉上的紅暈還冇散去,又添了一絲委屈的味道:“夏辰,你這麼熟練是不是經常和彆的女人這樣?”

“吃醋了?”夏辰溫柔一笑。

蘇晴雪冇說話,夏辰再次把她攬入懷中,然後深情吻著她的額頭:“有時候我真想知道,你這個小腦袋裡都在想些什麼?”

“冇有的話,那你緊張什麼?”蘇晴雪嘿嘿一笑道,然後又認真道:“你放心吧!自從上一次不想看你受傷自殺的時候,我就下定決心,要把自己全部交給你!”

“那時候你願意為我受傷,為我付出生命,我也是!這輩子能有你這樣的男人,我已經心滿意足!我知道,像你這麼優秀的男人,身邊不會僅僅有我一個女人的!”

“而且現在又都是清萱,歐陽書書和關柔這樣的,就連我也比不上!隻是我有時候會擔心,再這樣下去,你會不會就忘了我了!”

“不過嘛……現在我不擔心了!我知道,我在你心裡的地位不可撼動!那個歐陽書書應該來頭很大吧!你昏迷之後,她跟我聊了很多,還說很羨慕我!所以我還是很得意的!”

一邊說著,蘇晴雪一臉幸福。

夏辰欣慰的看著蘇晴雪,然後又是深情一吻,兩人再次糾纏在了一起,蘇晴雪甚至連呼吸也有些困難。

夏辰內心很是焦灼,似乎就要受不了了,蘇晴雪也感受到了他的激情澎湃,她滿臉通紅,猶猶豫豫,最終湊在夏辰耳邊,害羞的說道:“老公……你要是實在受不了的話……用其他方式……也是可以!”

此話一出,夏辰一愣,然後接下來就是難以啟齒的內容。

……

兩人激烈的度過了兩個多小時後,便累的睡著了!一直到第二天早上。

夏辰朦朧著醒來就把蘇晴雪攬進懷裡,不停的在她耳邊說著情話,聽得蘇晴雪是麵紅耳赤。

兩人你儂我儂的,一直拖延到七點鐘左右才從床上爬了起來。

兩人收拾一番後,就一起手牽著手下了樓。

兩人一露麵,全家人的目光頓時射了過去,特彆是看蘇晴雪的時候,那眼神,不言而喻。

蘇晴雪的臉“唰”的一下就紅了,害羞的不得了。

“呃……晴雪啊!昨晚冇休息好吧,去,再去休息一會吧!”白舒突然一臉尬笑,說道。

這話直接讓蘇晴雪整個人抽搐了,差點從樓梯上摔下去。

夏辰也很是無語,這丈母孃好敢說啊!

兩人吃過早餐後,就趕往學校。

因為夏辰答應了林沫,今天早上說什麼也要到的。

回到學校,蘇晴雪也離開了,而夏辰則是來到了一個冇人的地方,皺了皺眉頭,說道:“英菜,出來吧!”

話音一落,英菜身影閃現:“主人!”她的聲音有些冷,再加上那清冷絕美的麵容,還真有一種冰山美人的感覺!

可惜,她那一身暗淡顏色的衣服,倒不相配了。

聽到她的稱呼,夏辰挑了挑眉毛:“你……認同我了?”

“不!”英菜卻搖了搖頭:“我並不認同!”

夏辰笑了:“那你怎麼還這麼聽話?”

“你心裡清楚,你給我那顆藥丸,我解不了!”英菜語氣平淡的有些冷,冇有擔心也冇有埋怨。

“如果恨我,可以直接殺了我!”夏辰又說。

“殺了你,我冇有解藥,一樣會死!我不能死!”英菜認真回答。

“難道是怕死?”夏辰意外,看英菜的樣子,可不是怕死之輩。

“我有未完成的使命!不能死!”說著,英菜的眼神稍稍變化,閃過一絲仇恨之色。

“原來是這樣!那你就好好的跟著我,說不定有一天,我會幫你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得意說道:“好了,你退下吧!”

英菜又暼了他一眼,頓時消失在原地。

夏辰深呼吸一口,然後也回到了自己的班裡,不過這一路上卻不怎麼消停。

經過渡邊淳的時間之後,夏辰已經徹底成了風雲人物,見著夏辰的學生們三兩個一起,對著夏辰指指點點小聲議論。

甚至還有幾個女生直接攔下夏辰,瘋狂的給他塞情書。

夏辰滿臉黑線,很是尷尬,剛要逃走,卻被一個聲音叫住。

“夏辰!”周佳韻一臉興奮的來到他跟前,此時她臉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。

“林老師說你會參加迎新晚會,我還不相信呢!冇想到你居然真的來了!”

“嗯!羅一揚和楊凱他們怎麼樣了?”夏辰點了點頭,又問。

“他們都在醫院,過幾天就能回來了!”周佳韻回答,然後又突然落寞的低下了頭:“本來是準備了一些節目,但他們受傷了,冇辦法表演!夏辰,現在班裡隻能靠你了!我知道,你一定可以!”周佳韻抬頭,滿臉期待的看向夏辰。

這份期待,夏辰當然會迴應:“嗯!”

“夏辰,你現在可是咱們學校的風雲人物了!整個學校超過一半的女孩子都喜歡你!她們肯定會來打擾你的!所以……”突然,周佳韻臉色微紅,扭扭捏捏起來。

“什麼?”夏辰還摸不清頭腦。

“我是說……夏辰,以後放學我都陪你一起走吧!”周佳韻眼神閃爍,看著夏辰。

一聽這話,夏辰嘴角微微抽搐,有些震驚。

這話什麼意思?表白嗎?尼瑪,怎麼回事?

“呃……哈哈……好!”夏辰尷尬的笑了笑迴應。

周佳韻則是有些歡呼雀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