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的夏辰,宛如一隻瘋狂的猛獸,那肆無忌憚的氣勢一出,威壓感立馬席捲而來。

“來戰!”夏辰低喝一聲,下一秒,整個人如滿弓利箭,一下子射出,空氣中隻剩下幾片殘影,時不時的閃爍著。

寧致遠眼睛一動,然後閃爍精光,緊接著,他身體彎曲,雙腿弓著,大喝一聲:“烈焰拳!”

他身體再次熱烈起來,鋒芒全露,勢要把周圍的一切燃燒殆儘。

同時,他那火熱的拳頭在空中快速的劃出一道裂痕,帶著陣陣熱浪翻湧而去。

“轟隆!”

兩拳再次對上,夏辰眉頭緊鎖,臉色微變,嘴角愕然出現一絲血跡。

這一拳,真的好強!強到人窒息!即使自己已經用上了麒麟卻仍然不能穩穩的將他壓下!看來這場戰鬥不是那麼輕鬆了。

寧致遠同樣感到不好,他臉色蒼白,嘴角也多了一抹亮眼的鮮紅。

不過,這也隻是剛剛開始,冇等寧致遠喘息,夏辰眼神再次銳利起來:“再不讓開,連你一起打死!”

話音未落,夏辰已經瘋狂,他源源不斷的調動著身體內的真氣,向拳頭湧動。

這一刻,夏辰整個人如同一個堤壩,橫劫著波濤洶湧的洪水,他需要狠狠的爆發出來。

“爆、裂、拳!”夏辰突然一聲爆吼,他的聲音有些欺壓卻又無比剛強有力。

接著,夏辰那雨點般的拳頭,猛然密集而落,夾雜著呼嘯的狂風,已經和空氣的摩擦聲,一拳接著一拳,狠狠的咂向寧致遠。

寧致遠心中一顫,有些震驚,同時,夏辰那瘋狂又暴力的百戰怒拳,開始了!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沉悶又強烈的聲音不聽的傳來,夏辰死死提著一口氣不肯放鬆,一拳比一拳強大,整個人欺身過去,壓著寧致遠不鬆懈。

而寧致遠死死的被夏辰壓製著,雖然自己的兩隻拳頭也在不斷的揮舞,但這也隻是被迫防禦而已,至於反擊,他更是冇有一絲一毫的機會。

夏辰的拳力越發大了,這一拳接著一拳猛然而來,足以超過一座小山。

如果是兩三拳,寧致遠還能擋得住,可夏辰這樣瘋狂又密集的進攻,儘管是座大山,也要被打碎了,他又哪裡抵擋的住?

“噗嗤!”

很快,寧致遠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,臉色更是慘白的有些嚇人。

而夏辰也冇好到哪去,寧致遠的實力確實強過自己,他能占據上風,也完全是因為自己的瘋狂,自己的狠而已!

這樣自損的方式戰鬥,夏辰又怎麼能全身而退?

每一拳落下,寧致遠都會覺得渾身震痛。

可夏辰卻不怕,因為他還有逆天的恢複能力!隻要不死,什麼傷痛都能快速恢複。

至於這些疼,他也早就習慣了!

就是因為這兩點,夏辰纔有這種瘋狂又狠戾的態度。

什麼口吐鮮血,頭暈眼花,拳頭腫痛,這些都是家常便飯!

“啊!”夏辰一陣嘶吼,整個人像是突破極限,拚了命的持續進攻,而又一拳強過一拳。

接下來的拳頭,夏辰幾乎是貼著寧致遠的拳頭打,寧致遠雖然強,但他冇有夏辰的瘋狂勁兒,更是完全不適應夏辰的這種戰鬥方式。

當然,根本冇有人能適應!

“轟!”

寧致遠僅僅一個遲鈍,夏辰便一拳咂在了他的臉上!瞬間,寧致遠整個人飛了出去,掀翻在地,鮮血騰空彪出。

“砰!”

寧致遠的身體狠狠落地,摔了個七葷八素,他臉色如同一張白紙,不見血色,頭也沉的抬不起來,大口大口的鮮血止不住的往外吐,全身的骨頭碎了一樣的,鑽心的疼。

他大口喘息,眼中多了一道驚恐的神色,他微微抬頭,看著夏辰,第一次覺得膽寒。

瘋子!他就是一個不要命的瘋子!

夏辰的瘋狂何止這點,夏辰強忍著一口鮮血嚥了下去,然後慢慢走向蘇天琪。

此時的蘇天琪已經被嚇傻了,連那麼強大的寧致遠都被夏辰給打成這樣,他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!

“啊!”蘇天琪一邊慘叫著,一邊後退。

“你罵我雜種?”夏辰眼神狠戾,眉頭緊蹙,他語氣陰狠而強烈,死死的盯著蘇天琪質問。

反觀蘇天琪,他渾身顫抖,臉色發白,嘴角抽搐,呼吸急促,下一秒,居然直接昏死過去!

眾人都以為夏辰會因此放過蘇天琪,可是他們不知道,蘇天琪犯了夏辰的大忌!

隻見夏辰一把將地上的蘇天琪拎了起來,然後一聲怒吼:“啊!”朝著門外用力甩去。

這一甩,夏辰不留餘力,用儘了力氣!

“咻!”

蘇天琪整個人飛了起來,轉瞬就落到了院子裡。

“砰!”

蘇天琪狠狠的撞擊地麵,生死不明。

“天琪!”蘇振清看著飛出去的孫子,驚恐大喊。

蘇卿卿也一臉驚愕的看著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我一定讓你後悔!”蘇振清指著夏辰說道,差點氣的說不出話,然後著急忙慌的朝著蘇天琪的方向走去。

寧致遠也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狠狠的看向夏辰說道:“夏辰,我在南陽等你!下一次,你對付的不僅僅是我!還有寧家和南陽武堂!到時候我就要看著,你是怎麼死去的!哈哈哈……”

夏辰暼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你還是把你嘴角的血擦乾淨吧!都要流到衣服上了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噗嗤!”

寧致遠又吐了一口,隨後冷哼一聲也離開了。

而蘇卿卿,她深深的看了夏辰一眼,眼中是震驚,是好奇,但最後卻淡淡搖了搖頭,走了出去。

等他們全部離開後,夏辰突然臉色蒼白,眉頭緊鎖,然後一口鮮血迸發而出,倒地不起。

“夏辰!”

……

蘇晴雪和歐陽書書等人擔心呼喊著。

——

再甦醒,已經是半夜了。

夏辰眼睛動了動,睜開,下一秒,他臉色微微猙獰,有了痛苦的神色。

他隻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疼的要命,他翻身準備鬆快一下,卻發現蘇晴雪趴在床邊睡著了。

她睡的很淺,似乎感覺到夏辰醒來,她立馬睜開了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