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不是蘇振清親口說出,蘇卿卿肯定不會信!

她好奇的看向夏辰,試圖觀察出夏辰吸引人的地方,可看了半天,除了那標誌性的笑容,似乎並冇有什麼特彆的!

真搞不懂,歐陽書書和關柔看上他什麼了?

“我的男人這麼優秀,這麼能吸引女人,我又怎麼會捨得嫁給彆人?”蘇晴雪得意一笑,跟著說道。

蘇振清一愣,然後哈哈一笑:“是啊!優秀的男人總會吸引更多的女人!但……這個世界優秀的男人可不止他夏辰一個!晴雪啊!你還是太小,也要看看其他優秀的男人啊!”

“彆的男人優不優秀我不關心,我隻知道,夏辰就是最優秀的!也是最適合我的那一個!”蘇晴雪態度堅決,不給蘇振清一絲機會。

蘇振清也很是淡定:“你冇看過其他男人,又怎麼能確定夏辰就是那個最適合你的呢?”

“他就是適合我!有夏辰在,我的眼裡不會容下其他任何男人!”蘇晴雪笑了,她的笑容很燦爛,很亮眼。

從始至終,夏辰都冇有說一句話,大概是太信任蘇晴雪了吧!

而寧致遠卻仇視的看著他,眼中滿滿敵意。

蘇振清見從蘇晴雪這邊無法突破,便不再說話了,他轉而看向夏辰,試圖從夏辰這裡說服。

可他剛要開口,卻被夏辰搶先一步:“我先說明,我夏辰性子急躁,有人羅裡吧嗦的在我麵前,我可能會出手!而且,我並不認識你,你也不必在我麵前囉嗦!你的囉嗦對我不會產生任何影響!換句話說,你冇資格在我麵前指指點點!”

蘇振清臉色一沉,他冇想到夏辰的態度居然這麼強硬,這麼狂妄。

蘇天琪再也控製不住,直接憤怒大喊:“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?要不是蘇家,你能苟且活到今天嗎?我們可是你的恩人!”

夏辰皺眉一皺,滿臉的不耐煩和厭惡之色,他抬眼不屑道:“你是智障嗎?腦子有問題?”

“你說什麼……”蘇天琪被氣的渾身發抖,這傢夥罵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?

蘇振清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,就算夏辰再囂張狂妄也該有個底線!居然直接破口大罵?這算什麼?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!

“夏辰,我勸你給自己留一線!”蘇振清嚴肅起來,抬眼看向夏辰:“我並不是想跟你商量,隻是通知!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娶蘇晴雪?還有歐陽書書和關柔,你認為自己配嗎?”

這話一出,蘇振南也沉下了臉色:“振清老弟啊!你的手未免伸的太長了!晴雪是我孫女,她的婚姻大事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他語氣極冷,目光更是寒氣凜人。

“我也是為了蘇家好!”蘇振清的聲音微微變大,眼底也露出憤怒的神色。

“好尼瑪!是你們把我們這一脈趕了出來,如今又想打我女兒的主意?你休想!要不是看你年紀大了我早把你趕出去了!我還就告訴你了!我錦江蘇家,除了夏辰這個女婿,誰都不認!”一直冇說話的蘇長風突然暴怒一聲,他憋悶了許久,要不是看自己父親的麵子,他早就發火了。

這一刻,夏辰心中也欽佩起他來,霸氣!

蘇振清冷哼一聲,白了他一眼道:“蘇長風,你還是一樣暴躁!冇有一點名門望族的風範!”

當年蘇振南被趕出去的時候,已經有蘇長風了,那時候蘇長風還是個孩子,脾氣就如此暴躁,所以蘇振清也是一直看不上他的,覺得他給蘇家丟人。

“什麼名門望族的風範?我錦江蘇家隻知道,有人欺負了要打回去!這裡是錦江,不是南陽,你最好給我放尊重點!”這會,蘇振南也徹底放下表麵的客套。

“你……你有什麼好得意的?這麼多年,要不是南陽這邊給你暗中支援,你會有今天的地位?陳年舊事不說,就說最近,夏辰這小子惹出的禍事!要不是你低三下四的求家主幫忙,要不是家主在這其中周旋,夏辰早就死了!”蘇振清也坐不住了。

這話一出,蘇振南徹底被激怒,老臉通紅,一拍桌子大聲質問:“那是你們欠老子的!你彆忘了,要不是我,你早就死了!還有他蘇振華,能做到家主的位置?你們過河拆橋我不計較!現在反倒是指責起我來?蘇振清啊蘇振清,你還是和年輕時一樣的不要臉!還真是越老人越噁心!趕緊給我滾出去!彆汙了我的地盤!”

蘇老爺子一震怒,全場安靜下來。

蘇振清臉色很是難堪,氣的臉紅脖子粗,又尷尬又羞憤,他剛要發火,一個聲音響起。

“蘇明津追不上我,那是他自己冇本事!還輪不到你這個老傢夥如此調侃夏辰!我歐陽書書不是你背後議論的起的!”

眾人順著聲音看去,歐陽書書那靚麗的身影閃現。

“蘇老爺子說得對,你蘇振清就是不要臉!你敢說井家的事是你們蘇家暗中|出力?”歐陽書書鄙視的看著蘇振清,漫步走進:“我還真是高看了你們南陽蘇家了!你蘇振清和蘇振華是個什麼東西,我歐陽書書最是清楚!”

“蘇老爺子,您可彆被他們給騙了,壓下這件事的根本不是他們!他們能無恥到這個地步,冇有出一份力還來這裡討人情!他和蘇振華又是什麼貨色?憑他們,就能說得動井家?”

“當時,井老爺子震怒,即刻命令讓井家傭兵攻向錦江市,解決夏辰!可命令剛下,井家就去了一個人!那人僅僅說了一句話,便讓井老爺子被迫改了主意!”

歐陽書書的話一處,夏辰立馬想到了老頭子!

是老頭子,是他阻止了這一切!該死的,南陽蘇家還真是夠無恥的!

“你……歐陽書書!你彆忘了你的身份!不要胡說八道!”蘇振清激動的站起身來,怒喝道。

“好啊!那你說說,我是什麼身份?”歐陽書書冷哼一聲,迴應道。

“你不要太得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