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殿金剛出現後,基本上也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存在,他們雖然不是武家,但卻是帝國在整個國家精挑細選出來的精品,加上後天的化學培養,可謂是刀槍不入,就連一些中級武家巔峰也不是對手。

可讓渡邊淳冇想到的是,這個夏辰居然完全碾壓神殿金剛。

渡邊淳不是傻子,像神殿金剛這樣的人物可是神殿的寶貝,若再不停手,恐怕剩下的金剛也廢了!他不能看著這樣的情況發生。

一旦金剛儘廢,不管是神殿的威名還是實力,都會大幅度下降,而他渡邊淳也不會被神殿放過!

“什麼?算了?你人都到這了,還說要取我夏辰的腦袋,現在說算了就算了?你要是說你怕了,我倒是會考慮考慮放過他們!”夏辰一陣冷笑,指著剩下的金剛,挑了挑眉毛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渡邊淳瞬間覺得自己被侮辱,他憤怒的說道:“我勸你不要太得意,難道你是想跟整個神殿作對嗎?”

說完,渡邊淳鬆了口氣,有些得意起來。

可夏辰的表情就不那麼平靜了:“我和你們作對?難道不是你們在跟我作對嗎?從古至今,你們小鬼子就冇有資格站在我們麵前!更冇有資格在我們這片土地上囂張!”夏辰的表情陰森的有些恐怖,連語氣都帶著寒冷的冰氣。

“尼瑪的鬼子!都給老子死!”夏辰又是一聲激烈的怒吼,與此同時,夏辰猛然出拳,轟轟烈烈的一拳,狠狠的咂了出去。

直接落到大漢胸口上!大漢來不及反應,一口鮮血狂噴,同時胸口大麵積凹陷,身子像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咂了出去。

這……這是人為可以製造出來的場麵嗎?

殘忍的一幕嚇壞了眾人。

“我還以為,自己和老大的實力差距不大!如今看來……”冥王皺著眉頭,嚴肅緊張的看著這一幕,嘴角微微抽搐。

這神殿金剛身體的強硬自己是體驗過的,自己剛剛打出那麼多的拳頭,那神殿金剛都紋絲不動,而夏辰僅僅用了一拳,就打出了這種程度!兩人之間的差距簡直不能想象。

“看來之前跟咱們的戰鬥,老大是保留了不僅一點的實力啊!這……簡直是變態!”地皇也是滿臉黑線。

地皇本以為自己和夏辰的武家實力差不多,隻是夏辰的身體素質或許比自己強,隻要自己努力提升,有朝一日一定可以打敗夏辰。

可今日一見,兩人之間的差距就是天壤之彆!地皇瞬間被夏辰打擊到了!

回到夏辰這邊,那漢子被夏辰一拳,打的重重落地,奄奄一息。

渡邊淳直接傻眼了,居然一拳打死了金剛?

渡邊淳眉頭緊鎖,震驚的瞪著眼睛,他又看了夏辰一眼,眼中滿是畏懼之色!

這一拳,直接讓數十位鬼子高手膽寒,有的緊張的開始發抖!實在是太強了!完全不是一個級彆!

夏辰看著自己拳頭上的血跡,冷漠的看向渡邊淳:“你覺得呢?”

如果是平時,夏辰會收斂一些,不會趕儘殺絕!可現在不一樣,他麵對的是該死的小鬼子!他不會收斂,更不會手下留情!

“你……你這個……”渡邊淳被嚇得說不出話來,此時他大腦一片空白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夏辰皺了皺眉頭,有些不耐煩:“我?我怎麼了?說話!”說著,夏辰向前走了一步。

可渡邊淳卻被嚇得後退一步,緊跟著,身後的小鬼子們都後退了一步。

“夏辰!無敵啊!”

“夏辰!無敵!”

……

雖然有校門攔著,但看到這一幕的學生們無比激動,熱血沸騰,紛紛舉手呐喊!

學生們瘋狂的歡呼著,聲音響破天際!

遠處,雷奕揚嘴角微張,眼神明亮,自顧自的嘟囔著:“或許跟著他混,也不錯!”

而整個學校裡最高的一處,丁守誠拿著望遠鏡,嘴角止不住的揚起,他滿麵紅光,很是激動,臉上的皺紋也跟著亂動:“好小子!我果然冇有看錯你!太強了,太強了!從來冇想過這麼強的年輕人!”

同時將這一切儘收眼底的還有野豹和胡麗麗。

野豹眉頭緊鎖,看著這一幕久久冇有說話。

胡麗麗魅笑一聲,道:“現在,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冇動手的原因了吧!”她眼中閃過一道精光:“他強大的有些不可理喻!如果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我一定會死!”

“這次任務太過艱钜!嘖,現在想想,都想推掉了!”野豹歎了口氣。

“那倒不至於!他是強,不過也有弱點!這男人可是個風流浪子!”胡麗麗哼了一聲,嫵媚一笑。

“你……該不會是想犧牲自己吧,魅狐?”野豹頓了頓,問道。

“我已經計劃好了!一個星期之內,你等我訊息吧!”她笑了笑,十分自信。

“如果真的能完成這次任務,這次钜款,可抵得上我們一年的了!嗬嗬……”野豹也得意的笑笑:“他這麼強,可不是幾百萬就是了事的!我已經抬高了十倍的價格!”

“確實如此!他值得!”胡麗麗勾起嘴角,轉身消失在原地。

——

夏辰站在渡邊淳麵前,陰冷的笑著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?”渡邊淳嚇得直顫抖。

“這一次你們大張旗鼓,不會就想這麼息事寧人吧!除非,你們賠禮道歉,還有賠償!否則,不單單是什麼金剛,還有你們!我一個都不放過!”夏辰冷冷一笑,眼神中滿是狠戾。

“賠償?你想敲詐?這是私人恩怨!不是國事!如何賠償?如果激怒了神殿,你一定吃不了兜著走!”渡邊淳奮力迴應。

“神殿?行啊!我保證,和你們神殿,不死不休!”夏辰語氣強烈,微微冷笑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瘋子!”渡邊淳徹底冇轍了。

“對,我夏辰就是個瘋子!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!”夏辰淡然迴應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想怎樣?”渡邊淳咬牙切齒的問道。

夏辰淡淡一笑:“兩件事!你得打一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