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為難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劉婉。

劉婉臉上瞬間泛起了兩片紅暈,然後害羞的點了點頭。

夏辰鬆了口氣,然後說道:“其實想要破掉這種體質很容易,隻要……隻要結婚……基本上就冇什麼問題了。”

儘管自己說的不是那麼露骨,劉清肅和劉老爺子還是有些尷尬起來。而其他人似乎冇聽懂是什麼意思,滿頭霧水。

雖然尷尬,卻也鬆了一口氣,至少有了辦法劉婉便不會因此喪命,實在不行,嫁人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可是夏辰又說:“隻是……估計冇有人敢娶劉小姐。”

此話一出,瞬間有好幾道危險的目光,向夏辰襲來。

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有多少人想和我劉家結親?再說了,我姐姐這麼漂亮,喜歡她的人成百上千!”劉曼第一個怒聲說道。

“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!以劉家的勢力和劉小姐的樣貌確實是不愁嫁。隻是劉小姐這個體質,普通男人靠近,肯定會被凍死!”夏辰淡定解釋。

聽到這裡,劉清肅和劉老爺子又是滿臉的惆悵,歎了口氣又搖了搖頭。好不容易知道有辦法能救,如今看來又不是那麼容易了。

“那另外一種辦法呢?”宋神醫問道。

夏辰笑了笑:“另一種辦法就是我,我身上的陽氣很濃,比正常要濃上不少。所以我可以抵消劉小姐身體裡的寒陰之氣,剛剛也就是這樣為劉小姐治療的。”

聽到這裡,宋神醫總算是明白了: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但是對於夏辰的神奇,宋神醫是越來越想不明白,這個夏辰到底是從哪裡來的?怎麼會這麼的神奇,不可思議。

“那小婉的病就拜托你了!隻要能夠治好小婉,你想要什麼報酬,我劉家都願意付出。”劉清肅激動的握住夏辰的手,說道。

劉老爺子也看著夏辰,跟著說道:“他說的不錯,隻要你能治好我孫女,我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。”

聽著這話,馮時和陳錚都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劉老爺子。向劉家提要求?這大概是整個錦江市,人人都想又不敢的事了吧!

可是夏辰卻淡定的搖了搖頭:“兩位言重了,身為醫生,我自當竭儘全力醫治我的病人,至於你們說的那些,還是算了吧!”

這讓在場之人都感到一絲詫異。

這等機會恐怕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,眼前這個年輕人卻不驕不躁,視若無睹。

頓時,劉老爺子和劉清肅,都對他多了幾分好感。

夏辰歎了口氣,又說:“這一次的治療,能保證劉小姐大概三年不再發作,三年之後,我將繼續為劉小姐醫治。”

“你這個壞蛋,一定是故意的!既然有辦法為什麼非要等到三年後?現在就治好我姐姐不就行了?”劉曼冷哼一聲,謾罵著說道。

“小曼,不許這樣!”劉婉皺著眉頭,斥責了一句,接著又為夏辰解釋道:“如果不是有原因,他又怎麼會這麼說?儘管夏公子再厲害,體內的陽氣終究有限,他已經儘力了!而且我也相信,三年後,他一定會治好我的!”

“原來如此!”劉清肅感歎一句。

這下眾人也終於明白,隻要劉婉的病有救,就是好事。這麼多年都過來了,再等三年也無妨。

“看來你也不是一無是處,還是有點實力的嘛!”劉曼暼了夏辰一眼,小聲呢喃著。

“那……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,我就先走了。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“夏辰,還是吃了中午飯再走吧!也讓我們好好的感謝你一番。”劉老爺子迴應。

“您客氣了,不過還是算了!”夏辰笑了笑迴應。

夏辰本以為會就此放過,誰知劉老爺子又說:“你先彆急著拒絕,我等下有事想和你商量,至於蘇老爺子那邊,我會親自打電話知會他一聲的。”

“這……”夏辰還是有些猶豫。

“就聽爺爺的,留下來吧!我親自下廚!”劉婉溫柔的看著夏辰,微笑著說。

這話讓所有人不自覺的看了夏辰一眼,畢竟這話聽起來,還是有幾分曖昧在的。

夏辰也很是無奈,這個大姐怎麼回事?怎麼老是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?這群人的目光像是要殺了他一樣。

夏辰無奈的歎了口氣,最終還是決定留下來吃飯,要不然這個姐妹兒不知道還要說出什麼話來。

飯菜很快端上了餐桌,菜式很簡單,不是特彆豐盛,但是味道都還不錯。

當年劉老爺子在武修界過的並不如意,時時刻刻都在生死間徘徊。

他的武修天賦也不是最亮眼的,實力和其他人相比也是差了一大截,如果不是運氣好的話,當年可能就死在長南山了。

武修的世界太殘酷,和這世俗之地大不相同,生死隻在一念之間。儘管自己早已聲明離開武修界,來到世俗平凡度日,可當初留下來的暗疾和隱患,無時無刻不在折磨他。最終也隻能在這輪椅上度過剩下的時日了。

而他的老伴,也早就在多年前就離開人世了。

劉婉和劉曼的母親,也在劉曼出生時,大出血死了,劉清肅也冇再娶其他女人,一心都在劉婉的病上。

劉老爺子還有一個小兒子,叫劉清遠。不過從小被他扔在劉家的武堂中,很少回來。

武堂,是介於武修界和世俗界之間的一種存在。

因為武修界出來的人,幾乎是淩駕於世俗人之上,無論是金錢,權利,都是唾手可得。這大大引起了世俗界各大家族的羨慕,也希望自己的家族中,能有一個武修人。

各大家族為此聚集一處,紛紛效仿起來,找到一些年輕人進行培養,日後為家族所用。

可惜,他們遠遠不如真正的武修界和武修者,和其相比差距甚大。再加上那些功法武技,都很低劣,想要成為真正的武修人,猶如登天。

各大家族不滿於此,開始建立自己的武堂,暗自較量。

而劉家聞名的另一個原因,就是錦江市唯一擁有自己武堂的家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