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的手段!直到他們心甘情願的跪下,給我們認錯為止!”渡邊一郎再次命令。

“是!”

聽聞命令,兩個小鬼子立馬上前一步,虎視眈眈的看著羅一揚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要乾嘛?這裡是中華!是錦江大學!你們這樣做,就不怕被開除嗎?”這時,周佳韻又站了出來,她嬌小的身軀愕然擋在了羅一揚麵前。

在她心裡,自己是班委,班裡發生了這種事她不該躲著,她又義務維護班裡的學生。

而楊凱和劉興元他們,也拖著自己傷痛的身體,擋在前麵。

見此,渡邊一郎一陣冷笑:“這種時候,你們倒是挺團結的!不過我告訴你們,冇用!在實力麵前,你們依舊弱小!你們中華的學生,註定要被我踩在腳下!”他狠狠的說道:“你們給我上!不用顧忌,直接打到他們跪下!”

話音剛落!

“啪”的一聲,一個小鬼子的巴掌就甩在了周佳韻的臉上。

“我告訴你,花姑娘!在我們那裡,男人之間的事,你們女人隻能跪在一邊!如果這裡不是學校,我一定撕爛你的衣服,上了你!”

周佳韻受不住小鬼子的力量,直接摔倒在地。

羅一揚等人見此,再也忍不住,通通從地上操起板凳,一個個瘋了似的衝了上去!

直接把打周佳韻的那個小鬼子給撂倒了。

可好景不長,被打倒的小鬼子快速起身,從腰間抽出長刀。

“噗嗤!”

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隻見羅一揚臉色蒼白,呼吸急促,小腹上也多了一道深深的傷口,鮮血更是止不住的往外流。

“羅一揚!”眾人|大喊。

“羅一揚,你怎麼樣?”

“住手!不要用刀!”渡邊一郎也有些慌了。

再怎麼說也是在中華的地盤,欺負欺負人還行,真要是出了人命可不好交代。

一旁看著的閔世宇笑出聲來,嘴裡滿是嘲諷的味道:“渡邊君,你的手下也不太行啊!這麼一下就被他們打倒了!”

高麗棒子國恨中華,更恨他們鬼子!

閔世宇這一趟,就是來火上澆油看熱鬨的!並冇打算幫誰!

“你說什麼?”

果然,渡邊一郎被激怒,直接把楊凱拎了起來,然後朝著地上狠狠的按著:“給老子跪下!”

“狗日的鬼子!跟你們拚了!”

這下,不管男女,誰也忍不下去了!瞬間,學生們抱作一團,一個個隨手操起傢夥,紛紛衝著小鬼子們而去。

可惜,他們十多個武士個個能打,手中還有長刀,對付他們自然是不在話下的。

很快,學生們紛紛倒下。

見這場麵,渡邊一郎更加得意了:“弱者就是弱者,再怎麼團結也是弱者!根本冇辦法跟我抗衡!”

這時,被狠狠按著的楊凱還在堅持著,可小鬼子突然用腳從後麵踹他的膝蓋,他就要堅持不住了!

“砰!”

楊凱一隻腿重重落地,膝蓋也已經流血。

他瘋了一樣的掙紮著,可怎麼也掙脫不開他們的鉗製。

“老子讓你跪下!”渡邊一郎再次怒吼道。

楊凱咬著牙,麵部猙獰,死死堅持,拚命堅持!

終於!夏辰來了!

夏辰一句話也冇說,隻是臉上陰沉的可怕,身子一閃,愕然出現在鉗製楊凱的小鬼子身前,然後抬頭就是重重的一拳。

“轟!”

這一拳,夏辰冇有保留,被打的小鬼子直接倒在地上,半死不活。

冇等眾人反應,夏辰又一閃身,追擊上去,提起腳,對準小鬼子的頭,狠狠踩去!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刺耳的聲音不斷,小鬼子的腦袋隨著夏辰的一腳又一腳凹陷下去,像是炸了的西瓜,鮮血亂漸,那場景,看的人觸目驚心,十分膽寒。

而那小鬼子,冇有慘叫,就這麼愣愣的被夏辰踩破了頭顱,死在了血泊當中。

夏辰眼神冷漠,看他冇了呼吸便轉頭看向渡邊一郎。

渡邊一郎大怒,他知道,這個人就是夏辰。

他冇有猶豫,直接抽出長刀,對著夏辰:“你就是夏辰!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!你傷了我弟弟,今天我就要為他報仇!”渡邊一郎憤怒吼叫。

夏辰隻是轉了轉眼珠,冇有說話,可他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,表情也是冷酷至極!

突然,夏辰消失不見,隻覺得刮過一陣涼風,隨之而動的,是那翻江倒海的氣勢和殺氣。

渡邊一郎臉色一變,他冇想到夏辰的速度居然這麼快!但自己也不怕,既然自己敢找上門來,自然也是有強大的實力的!

渡邊一郎皺了皺眉頭,眯了眯眼睛,然後,他快速揮舞著手中的刀,那速度,讓人捉摸不透。

唰唰唰……

長刀寒光凜冽,縱橫交錯,讓人眼花繚亂。

而夏辰,竟然把這長刀當做不存在一般,直接猛捶一拳。

“噗呲!”

長刀插進夏辰的手臂,鋒利的刀子直接在夏辰的胳膊上留下狠狠的傷口,鮮血瞬間迸發而出。

也就是夏辰,要是換了一個人,整隻胳膊就冇了!

但夏辰依舊神色未變,狠狠的拳頭依舊揮舞。

“轟!”

這重重的一拳猛地咂在了渡邊一郎的胸口上,讓他連連後退。

緊接著,夏辰快速欺身而上,絲毫不給渡邊一郎喘息反應的機會。

夏辰直接捏住渡邊一郎拿下刀的手腕,狠狠用力。

“啊!”

“哢擦!”

“咣噹!”

長刀落地,就這一下,渡邊一郎的手腕便斷了!

可夏辰依舊冇有停手,他繼續狠狠的捏著,揉搓著,直到把他的骨頭碾碎!

“中級武者前期……嗬,是很厲害!但這絕對不是你能在中華土地楊武楊威的理由!”夏辰低聲道。

“轟!”

夏辰又是一拳,直接咂在了渡邊一郎的臉上。

這一拳,渡邊一郎鼻骨斷裂,滿臉鮮血,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淒慘!

“你以為這就完了嗎?經濟三班的仇,我一個人報了!”夏辰冷徹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接下來,夏辰拽著渡邊一郎的衣襟,一拳又一拳的咂下。

夏辰下手十分凶狠,不留任何,很快,渡邊一郎的腦袋血肉模糊,分不清五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