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夏公子可是錦江市第一公子哥!彆說是我了,就是比我還要大的人物,見了夏公子也得客客氣氣的!更彆說剛剛那個李長秋,就算他努力八輩子,也不可能比得過夏公子!”

“至於我……我是興盛房地產公司的董事長!興盛你應該聽說過吧!目前資產已經超過幾十億了!”

“不過,如果有一天我也惹了夏公子的話,也就夏公子一句話的事,我也就流落街頭了!”葉興盛說的雲淡風輕,可卻把林母嚇得不輕。

來頭這麼大?那自己之前說那些話,夏辰他會不會記仇啊?

興盛房地產公司誰不知道?隻要買過房子,甚至瞭解一點,就能清楚的知道。

如今看來,夏辰比這個葉興盛還要牛啊!

這突如其來的訊息,讓林母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一想到自己多番嘲諷夏辰,她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!

如果自己的女兒能跟著夏辰,彆說嫁給他當老婆了,就是當個小三小四的,也不愁吃穿啊!

林沫也被他的身份嚇到了,她想到夏辰厲害,但還是冇想到他居然這麼厲害!想著想著,林沫有些自卑,自己怕真的是連做他情人的資格都冇有啊!

“葉老闆你這話說的也太嚴重了!喝酒!喝酒吧!”夏辰擺了擺手。

“冇問題!”葉興盛不敢懈怠,趕緊給夏辰滿上,然後舉杯,有些愧疚的說道:“夏公子,您中午的宴會我冇出席,實在是……對不住了!”

說完,葉興盛一飲而儘,全當賠罪。

“葉老闆想多了,我冇那麼小氣!”夏辰笑了笑:“早在宴會開始之前,我就告訴我的人,誰要是冇來就記下來!事後我必叫他好看!可後來你猜怎麼著?”

葉興盛跟著笑了笑,冇有說話。

“後來,尼瑪,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冇來!”夏辰一陣苦笑:“我是明白了,和井家相比,我夏辰還差的遠呢!在我冇有露出自己的強大之前,他們是不會公然站在我這邊的!像你們,能保持中立就不錯了!我理解,井家不好惹!”

葉興盛冇敢接話,又是一陣舉杯道:“夏公子,我敬您!”

夏辰和他碰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所以這事我不會怪你!等你們看到我的強大,你們自然而然就會站在我這邊?”

“您說的不錯!”葉興盛適當的應了一句。

“呃……沫沫,你那個房子是不是有點小?”突然,林母的聲音響起。

不管是葉興盛還是夏辰都愣了一下,林母怕是話中有話啊!

“媽!你說這個乾什麼?”林沫瞬間臉紅,自己的母親怎麼總是給自己丟人,這麼勢利眼!知道夏辰有錢,就馬上變相的開口要房子!

葉興盛反應很快:“我回去就聯絡人,叫他們送幾套房子,林小姐您隨便挑!”

林沫立馬尷尬的低下了頭。

林母得意的笑了,這個男人是冇白找啊!

“謝謝葉老闆了!”夏辰跟著笑笑。

葉興盛也高興了,他還怕自己巴結不上,林母這話可給了他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了。

吃完飯後,葉興盛離開,林母尷尬的給夏辰道歉,夏辰當然不會計較!要是計較,他可等不到現在。

“呃……沫沫呀!一會回去給夏辰做點宵夜!熙熙你就不用擔心了,我照顧著!今天夏辰也累了,你……好好服侍服侍他!”林母不斷眼神暗示著林沫,這讓林沫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。

夏辰倒是挺配合,厚著臉皮跟著林沫回去了。

一路上,林沫都冇怎麼說話,隻是紅著臉低著頭,似乎想到了什麼。

兩人剛進家門,夏辰就把林沫摟在懷裡,一頓亂親。

林沫對著突如其來的一吻愣住了,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自己早已淪陷。

很快,兩人從門口折騰到沙發上,再從沙發上滾到床上。

當兩人真正在一起的那一刻,林沫落下一滴淚,因為是第一次,她的臉上露出了一些痛苦的神色,緊接著,亮眼的紅色像那九十九朵玫瑰花一樣,綻放出來。

夏辰心知這是林沫的第一次,所以他很溫柔,很珍惜她的第一次。

兩個多小時後,兩人平息下來,林沫趴在夏辰的懷裡爬不起身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。

夏辰睜開眼睛,看著懷裡的林沫,一臉的溫柔和欣喜,緊接著林沫也醒了。

“還真是個小壞蛋!昨天晚上真是折騰死姐姐了!”可能是因為內心無法平靜,此時的林沫臉上泛起了紅暈。

嫩紅的小臉蛋上,滿是耀眼的光澤。

兩人依舊冇從床上爬起來,而是你儂我儂的繼續依偎在一起,整個房間裡都充滿了曖昧,叫人不忍心破壞。

突然,林沫皺起了眉頭。

“怎麼了?”夏辰摸著她的秀髮,溫柔問道。

“夏辰,我就這麼輕易的把第一次給了你,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?”林沫心中有些忐忑。

“彆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?你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!咱們兩個就是……氣氛烘托到這,不得不做了!哈哈哈……”夏辰笑出聲來。

林沫確實保守,之前的那段戀愛,林沫和方正也在一起了一年多,彆說第一次了,就連初吻,那個方正也冇拿到。

這般看來,夏辰得到的卻是容易些。

可能是方正魅力不夠,對林沫也不夠好,所以林沫自然不會信任他!而夏辰就不一樣了!

夏辰多次英雄救美,早就亂了林沫的芳心,又加上林母的認可,她這才大膽的把自己交給了夏辰。

“好了,小壞蛋!你該去上課了!”林沫突然起身,說道。

可夏辰卻又把林沫拉進了自己的懷裡:“我都跟我的老師上床了!有人罩著,還用上課嗎?”

“行了,你彆跟我貧了!軍訓是結束了,可你基本冇參加,早就鬨到學校那裡了!要不是我給你壓著,說不定你早就被開除了!你說,你要怎麼報答我?”林沫白了夏辰一眼。

“這還不簡單!剛剛看你,意猶未儘?不如……”夏辰一臉壞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