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……你胡說!”李長秋臉紅脖子粗,不知道是被氣的,還是被夏辰說中了。

夏辰冷笑一聲,拿起桌子上的紅酒:“82年的拉菲?這家餐廳也就能騙騙這種不入流的貨色了!不管是口感還是成色,這清酒最早的年份也就是05年的!我勸你下次要裝,提前做好功課!”

“還有你這身西裝,什麼巴黎最新款,你在跟我搞笑嗎?你這身西裝,早在兩年前就不流行了!你不會是租的吧!現在我完全有理由懷疑,你這個人就是個騙子!”

夏辰一說完,李長秋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。

“你……是你在撒謊!你纔是騙子!”李長秋氣急敗壞,不知如何反駁。

突然,包房門被打開,葉興盛漫步走進。

“夏公子,我來了!”葉興盛淡淡一笑,點了點頭向夏辰打招呼,然後又掃視了一下裡麵的其他人。

一見他來,李長秋瞳孔放大,十分震驚。

隻要是瞭解一點房地產方麵的,誰不認識他葉興盛?那可是商業大佬級彆的人物啊!

“您是……葉總?葉總您……您怎麼來了?”李長秋戰戰兢兢,一下子拘謹起來。

葉興盛皺了皺眉頭,看著他迴應:“你是……”

李長秋連忙擦了擦冷汗,然後笑臉相迎道:“您不認識我很正常,不過之前我有幸見過您一麵!”

“那你和夏公子認識?”葉興盛試探問道。

畢竟是和夏辰在同一個包間裡吃飯的,葉興盛不敢輕視。

“不認識!他呀,就是一個騙子,拿著山寨貨在我麵前裝來裝去,所以我叫你來認認,這傢夥說自己是做房地產的,想著你應該認識!”夏辰擺擺手,一副不屑的樣子。

“在夏公子麵前裝?”葉興盛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眼中滿是嘲諷之意。

葉興盛一個冇忍住,笑出聲來:“嗬嗬……你膽子也是不小!整個錦江市,能在夏公子麵前得意的,還真找不出來幾個!連我葉興盛都甘拜下風,你?有意思!”

一聽這話,李長秋嚇得身子一顫,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他……”

夏辰無奈的歎了口氣,繼續道:“他的厲害之處還不在這,最厲害的還是他拿著一塊假表,讓我賠償的事!”

“是嗎?還有這事?當真是搞笑啊!”葉興盛一陣冷笑。

“對……對不起!我……我錯了!真的錯了!”李長秋再也撐不下去了,有葉興盛在,玩死他,就想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。

弄不好,他這個房地產公司也不能做下去了。

不過他震驚的還是夏辰,連葉興盛這樣的人物都會因為他一個電話,跑來這裡,給他撐場子,那他的背景得有多牛叉啊!

他竟然還在夏辰麵前裝?現在想想都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。

“既然夏公子叫我來,我也不能不管!夏公子,您說,怎麼處置他?隻要您一句話,明天,我就讓他流落街頭!”葉興盛暼了李長秋一眼,又看向夏辰問道。

現在的夏辰可比之前還要牛,那可是壓垮井清的人物啊!他葉興盛也想在夏辰麵前,好好的表現表現自己。

夏辰摸了摸下巴,做出思考狀,一邊思考著,一邊審視著李長秋。

李長秋渾身顫抖,臉色蒼白,一聽葉興盛的話,腿腳一軟“撲通”一聲,跪在地上。

“夏……夏公子!我真的知道錯了,您就饒我這一回吧!”李長秋嚇得眼淚鼻涕一起流。

現在想想,夏辰說的真冇錯,他這麼多年的努力,隻因為夏辰的一句話就會全部摧毀。

都到這個時候了,他還顧得上什麼?

夏辰笑了笑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然後襬了擺手說道:“你說,你要是早點擺清自己的位置,又怎麼會這樣?”說著,夏辰一臉奸笑的看著他。

“夏公子,我……我……”李長秋還以為夏辰一定不會放過他,一時間有些慌了。

“行了!滾吧!”冇想到,夏辰隻是白了他一眼,就放過他了!

夏辰並冇有打算趕儘殺絕,畢竟他這麼多年的打拚,也是真的不容易!擊垮他很容易,可他的家人怎麼辦?

經過這一番遭遇,想必他以後也不會瞧不起他人了吧!

“謝…謝謝!謝謝!”李長秋滿臉感激,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就在他剛要滾出去的時候,服務員小姐走了進來,手裡還捧著精心包好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!

“李先生,這是您要求買的玫瑰花!”服務員小姐依舊笑臉相迎。

李長秋瞬間尷尬,知道夏辰的身份,他又哪裡再敢裝,慌忙的迴應:“不用了!不用了!丟掉!”

“彆呀!”夏辰卻伸手接了過去:“你不要我要!林沫姐,送你的!”他笑著遞給了林沫。

林沫愣了一下,然後笑著接過了玫瑰花。

李長秋不敢多說話,趕緊滾了出去。

“剛剛謝謝葉老闆了!我們喝兩杯吧!”夏辰說道。

“嗯!”葉興盛點了點頭,跟著坐下。

知道這會,林母才反應過來,這個小子不但不是窮人,而且背景強大啊!

本來那個李長秋在她眼中就是自己攀不起的,可那李長秋居然直接給這小子下跪了,那也就是說,這小子比李長秋厲害的多!

林母更加激動,這是撿了個大便宜了!

“沫沫啊!夏辰他……到底是什麼來頭?”林母有些尷尬,小聲的問著林沫。

林沫有些無奈:“媽,你現在才問?是不是晚了?我早就說過了,夏辰很有錢的!”

“我……我不是也才知道嗎?這……這都怪你,是你冇有說清楚!你要是說清楚了,我還帶你相什麼親啊!這不就有現成的嗎?”聽林沫這樣說,林母更加尷尬。

“具體的……我也不太清楚!反正就是我們想象不到的那種厲害!”林沫迴應。

這兩人說的都很小聲,但屋子裡就他們四個,夏辰也葉興盛想聽不見都難。

葉興盛很懂事,直接笑著解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