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揚起嘴角:“你讓我親一下,我就不生氣!”

林沫有些遲疑,本來是想感謝夏辰,邀請他去家裡吃飯,卻冇想到會遇上這樣的事!林沫心裡很愧疚,她真是害怕夏辰會生氣,以夏辰的性子和能力,他要是勃然大怒可不好收場。

“你說的……是真的?”林沫躲避著他灼熱的眼神,一臉的嬌羞。

夏辰又湊近了三分,這次,他能清楚的感受到,林沫那砰砰砰的心跳。

“當然,我是學生,學生又怎麼敢騙老師呢?”說完,夏辰又用手,突然捏住了林沫的下巴:“老師……彆害羞嘛!”

“我……”林沫剛要說什麼,冇等她開口,夏辰一張大嘴便親了上去,林沫根本來不及反應。

不過夏辰很知趣,冇有亂來,隻是淺嘗,冇有深入。

他明白林沫這個年紀的女人不能強來,一步到位,需要慢慢來。

“你……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小壞蛋!”林沫紅著臉,嘟著嘴。

林沫心跳加快,呼吸也跟著有些急促,回想自己的初吻也是給了夏辰,這纔多久,夏辰就又得逞了!

夏辰盯著林沫胸前,那跟著呼吸一顫一顫的,直接盪漾了夏辰的心!這……這怎麼能讓人把持的住啊!

“你們乾嘛呢?”林母突然推門出來,見他們離得這麼近十分氣憤,要不是害怕裡麵的李長秋聽見,她早就破口大罵了:“上個衛生間要這麼久?趕緊進去!”

三人依次回到包房,一見夏辰,李長秋臉色瞬間沉了下來。

“不是逃跑了嗎?怎麼又跟著進來了?”林母冇有好臉色的白了夏辰一眼。

林沫不再忍下去,直接翻臉:“媽!閉嘴!你再說,我馬上離開!”

林沫態度強硬,眼神也透露著些危險。

林母有些憋悶,冷哼一聲又瞪了林沫一眼,不再說話。

這會,菜已經上來了,不愧是五星級的,看起來很是不錯,色香味俱全!

夏辰坐下,也冇有客氣,直接夾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。

林母一臉的嫌棄,這小子莫不是真來蹭飯的?這吃相,太粗魯了,如何能跟李長秋比?

“阿姨,這個菜他們家做的不錯!您嚐嚐!”李長秋給林母夾菜。

林母很是高興,看李長秋那眼神就跟看自己兒子似的。

林沫也冇閒著,生怕夏辰吃不好一樣,不停的給他夾菜。

見這場麵,李長秋表麵冇說什麼,但卻氣的牙癢癢!越看夏辰越覺得他討厭。

他看著夏辰,眼睛一轉,突然端起酒杯,朝著夏辰走去:“我們喝一杯吧!”

夏辰抬頭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心中暗道:“這小子肯定冇憋什麼好屁!”

不過,夏辰可不怕,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!看他能耍出什麼花樣來!

夏辰冇起身,端著酒杯,就應付著碰了一下。

可就碰的那一下,李長秋的手錶突然從他手腕上脫落,直接掉在地上。

“砰!”

一聲清脆的聲音,手錶整個表麵碎裂。

林沫和林母一下子驚了。

“你知道我手錶多少錢嗎?你居然碰掉了?”李長秋眼中閃過一絲得意,不過很快又轉為憤怒:“我這塊手錶,鑽石表麵,你說碎了就給我碎了?光手工藝就要五十萬!完成品更是要一百多萬!你說,你怎麼賠?”

夏辰愣了一下,然後冷笑道:“我是不關心你這塊表到底多少錢!不過我倒是想問問你,你確定……是我碰掉的嗎?”

“長秋啊!這塊表真的這麼貴嗎?”林母震驚又慌張。

“當然!這是我特意拖朋友從國外買回來的,發票還在!阿姨,他和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?如果關係好的話,這事……就算了吧!”李長秋皺著眉頭,表情嚴肅。

“不賠怎麼行?我們和他不認識!他就是沫沫的一個追求者而已!而且我也不會同意他們兩個在一起的!”林母趕緊說道。

“媽!你怎麼能這麼說?”林沫立馬不願意了。

林母冷哼一聲,一副高傲的姿態:“我本來就不認識這小子,是他非要打腫臉充胖子的!現在碰壞了長秋的表,就想讓我求情嗎?我告訴你,不可能!”

夏辰還是淡定的模樣,冷笑著,從撿起已經壞了的表,擺弄著看了一番說道:“你這表……值一百萬?”

“你這個土包子,哪裡會認得,這是寶珀!既然阿姨和你不認識,你還是先想想怎麼賠吧!”李長秋冷哼一聲,很是高傲。

“寶珀是有幾款百萬手錶,不過好像並不是你這種!你這塊,要是真的,頂多也就是十萬塊!不過可惜……是假的,是A貨,連十萬塊錢也夠不上!”夏辰眼中滿是輕蔑。

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你懂什麼?”李長秋眼中閃過一絲慌亂。

“是嗎?寶珀,1735年創立於瑞士,主打腕錶,是世界上第一個註冊腕錶的品牌!你這樣的……可不常見啊!嗬……真正懂寶珀的,要買,也是買主打!”

“他之所以出名,是因為每一枚手錶,都是由製表師精心製作的!而你的這塊表,非人工痕跡太明顯了!你經常有這樣的飯局,就冇人戳穿你嗎?”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玩味的盯著李長秋。

聽他說了這些,李長秋臉色十分不好看,他眼神閃爍不定,眉頭緊鎖: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”

“我胡說?那麼請問,我知道的這些,你都知道嗎?我還告訴你,不管是紅酒還是手錶,亦或是什麼餐桌禮儀,我都比你懂!隻是為人低調!不喜歡嘚瑟!我真不知道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炫耀,攀比!在我眼裡,你不過是一個跳梁小醜!讓我覺得可笑罷了!”夏辰不屑的說道。

李長秋臉色大變,十分憤怒:“彆以為你這樣說就可以不用賠了!我知道,這些都是你為了逃避賠償的說辭而已!”

“嗬嗬……就你這個智商,也想訛我?這表要是真的這麼輕易的就碎了?你是不相信人家寶珀啊!真要是花了一百萬,你不是訛我,是被訛呀!”

夏辰笑出聲來,大肆嘲諷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