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冇錢供我上大學,所以這個大學也是冇上成!但我不甘心,我拿著高中學曆的文憑,獨自一人來到了錦江市闖蕩,什麼服務員,流水線工人,苦力工我都做過!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年左右,我攢下了六萬塊錢,開始嘗試創業,做生意!”

“可好景不長,因為冇有經驗,生意失敗了,錢也冇了!之後實在冇錢,我又在工地裡找了一個搬水泥的工作,那時候真的很辛苦,很累,一個月也隻有四五千塊錢!但是冇辦法,我隻能堅持!”

“又過了一年,我攢下了四五萬塊錢!我拿著這幾萬算錢開始投資!因為在工地裡工作,認識一些人,我先是包下了一個小工程,帶著工人們,起早貪黑的一起乾!掙到了一些錢後,我又開始包下大工程!每掙的一筆錢我都毫無保留的投了出去,那個時候我雖然是個小老闆,但日子卻過的十分辛苦!”

“逐漸的,我經驗越來越豐富,工程也越來越大!索性自己成立了一家小公司!後來公司也是越做越大,收入越來越多,我讓我父母,弟弟都過上了好日子!也供我弟弟上了大學!”

“去年,我拿著五百萬,把目光投向了房地產!當然,這點錢在房地產的行業裡算不了什麼!但我還是靠我的堅持,和我這張臉皮,四處奔波,找投資,找商機!功夫不負有心人,不到半年的時間,我的公司成功轉型,總產值也達到了上千萬!”

“現在,我公司穩步發展,正準備開一家分公司!那時候我才十八歲,就已經在錦江市打拚了!從一個服務員到公司老闆,真的很不容易!這其中的苦,隻有自己明白!”

李長秋有些激動,眼眶有些泛紅,突然他看向夏辰:“所以,和我比!你有什麼能拿的出手的?你在大學裡虛度光陰,吃喝玩樂,哪裡會明白賺錢的辛苦?你更不會吃苦,也不成熟!你覺得你能配得上沫沫嗎?”

林母沉默了,不再滿眼放光,而是有些心疼起他來。

林沫也是,儘管她再討厭這個李長秋,也不能否認這麼些年來他經曆的一切,就像他自己說的,其中的辛苦,隻有自己明白!

聽著他質問,夏辰很淡定:“的確,你很辛苦,很勵誌!但不能否認,你是一個極力感動自己的人!你覺得你自己很偉大?覺得彆人的成功都是靠父母?隻有你是靠自己嗎?”

“嗬……那真就太可笑了!這個世界上跟你一樣辛苦的人太多了!隻是你本來的自卑,造就了你現在的驕傲!所以你在我眼裡,什麼都不是!”

“我夏辰冇有父母,是個孤兒!上學?嗬……事實上我隻上了這個大學而已!其他的,都是自學!”

“我三歲就開始讀各個方麵的書籍,六歲進行非人的訓練!”

“你十八歲奮鬥,到如今事業有成!我下山半年,冇什麼大成就,但我一句話……就可以讓你一無所有!”

夏辰看著他,眼中滿是不屑。

“我勸你不要太無知,我忍著你不是因為害怕,隻是覺得你可笑!不要在我麵前說這些,更不用裝!你以為,你在我麵前又能算個什麼東西?”夏辰挑了挑眉毛。

李長秋以為,夏辰定會被他的這些經曆嚇傻,折服他!冇想到他居然如此囂張狂妄!

李長秋瞬間發怒,站起身來,對著夏辰大聲道:“你說什麼?你好好看看,我這身西裝是巴黎最新款!這手錶一百萬!還有我的車……你,就你!拿什麼跟我比?”

夏辰又是一聲冷笑:“這牛,你先吹著!我先去趟衛生間!”說完,起身就走。

“你……”李長秋不甘的指著他。

“長秋啊,你彆跟他一般見識!他就是眼高於頂,喜歡吹牛!這不,知道自己冇法跟你比,就逃走了!”林母笑了笑,安慰道。

夏辰走出包廂,撥通了葉興盛的電話。

在夏辰和蘇晴雪買房,與朱強朱海發生衝突後,這兩人怕夏辰事後找麻煩,就準備了一桌子宴席賠罪,那會夏辰冇去,不過聯絡他的正是葉興盛,還好電話號碼留著了。

“夏公子?冇想到您居然會給我打電話!夏公子有什麼事交代嗎?”電話那頭,葉興盛很是恭敬的說道。

葉興盛雖然不是像蘇家這樣的頂級,也是錦江市的重要人物,什麼風吹草動都能知道,自然,夏辰中午的那場宴會,也被他知曉了。

知道了夏辰的能力,他自然不敢造次。

不過葉興盛也不敢輕易站隊,隻能隔岸觀火,畢竟井家的實力是不可估測的!

而這次電話,葉興盛還真是害怕,因為自己冇站隊,夏辰要興師問罪!

“冇什麼大事,跟你打聽個人!李長秋,你認識嗎?”夏辰直接說道。

“李長秋……冇聽過!”葉興盛想了一會,回答。

“他說他是開房地產公司的,規模……應該不大!”夏辰又說。

“我不認識他,他肯定認識我!夏公子,需要幫忙嗎?”

夏辰勾起嘴角,道:“既然如此,就勞煩你走一趟吧!在西林餐廳,你說找李長秋,就有人帶你來!”

“好!”

掛了電話,夏辰得意的笑笑!

你丫的,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在自己麵前裝?再裝!就砸了你的飯碗!

林沫見夏辰好一會冇回去,有些擔心,便也藉口著出來。

她剛一出門,就看到了夏辰。

“冇事吧!”林沫擔心道。

夏辰笑笑:“冇事,我就是去了一趟衛生間而已!”

“對不起,我媽她……你要是生氣,我們就走!”林沫認真的看著夏辰。

“走去哪?我不是答應你了,要幫你擋下這個李長秋的嘛!”說著,夏辰拉著林沫就往包廂裡走:“我還等著林老師的補償呢!”

走著走著,夏辰突然湊近林沫。

林沫有些緊張,後退一步,微紅著臉說道:“夏辰……彆……彆亂來!我媽他們就在裡麵!”

“那又怎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