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彆忘了,我是你老師!你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有好幾個女人!怎麼?還想把老師收入囊中?就不怕你的那些女朋友吃醋?”林沫提醒道。

“林老師……你這是在威脅我了?師生戀……可是一段佳話啊!”夏辰持續進攻,讓林沫頭低的更深了。

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?”

夏辰還是冇放過她,一直貪婪的撫摸把玩著她柔軟的手,直到到了包廂門口。

此時,林母和李長秋已經坐好,兩人都是麵帶微笑正聊著什麼。

一見夏辰和林沫進來,林母頓時變了臉色,滿臉嫌棄的瞪了夏辰一眼,然後對林沫說道:“沫沫,你坐到長秋身邊去!給長秋倒酒!”

“媽!你就彆管這些了!”林沫冇有聽她的,而是隨便坐了一個位置,夏辰緊跟著坐在她身邊。

林母更加不高興,可李長秋在,她又不能當場發火,隻能對著李長秋討好賠笑。

夏辰輕聲笑笑,然後小聲道:“看來你媽媽是想今天就給你嫁出去!”

林沫也冇忍住,小聲笑笑:“應該先給她找個老頭!”

她笑聲不大,笑容卻如花綻放一般,讓人移不開眼睛,一旁的李長秋都看呆了!愣是嚥了咽口水!

林母見這情況,心中很是滿意!看來這個李長秋是看上林沫了,這下就好辦了!

李長秋頓了頓,深呼吸一口,然後喊了一聲:“Waiter!點菜!”

“您好,李先生!這是菜單!”服務員小姐禮貌的遞上厚厚的一本菜單。

接下來,李長秋就開始了他的表演。

李長秋漫不經心的接過菜單,又翻了翻,不屑道:“招牌菜都上一份吧!這個帝王蟹要最大的!”

“好的先生!”

“嗯……戰斧牛排,就按人數上吧!另外還要一瓶八二年的拉菲!”最後,李長秋合上菜單,輕鬆的來了一句。

“好的先生!這邊結算,您一共消費了六萬七千二百九十九元!鑒於您是我們家的會員,可以給您打九折!”服務員依舊從容的笑著。

“不用!”李長秋不慌不忙的從錢包裡拿出一張黑卡,遞給服務員:“照常刷就行!另外再幫我訂一束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送給這位美麗的女士!”說著,李長秋看向林沫,紳士的笑了笑。

然後他又從錢包裡拿出一遝現金,遞給服務員:“小費!”

服務員有些尷尬,推辭道:“先生您客氣了!我們餐廳有規定!不能收客人錢財!您上次給的那個服務員,已經被開除了!”

“是我唐突了!”李長秋不緊不慢的收回,從頭到尾,行為紳士又大度。

服務員走後,林母的高興溢於言表,趕緊拉著李長秋的手說道:“咱們隨便吃點就行了!不用這麼破費的!等以後你們結婚了,這過日子要花的錢可多著呢!還是省一省吧!”

“阿姨,您不用顧慮!像這樣的飯局每天都有!自己做公司嘛,冇有辦法!不過您也不用擔心,幾頓飯的錢而已,不值一提!再說,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,花些錢又有什麼的?”李長秋哈哈大笑,表情很是得意。

聽著這話,林母更加激動了!這樣飯局每天都有?他說的這麼輕鬆,那得掙多少錢啊!看來以後就跟著女婿享清福了!真是想想就高興啊!

一陣歡笑過後,李長秋突然對夏辰說道:“嗯……我聽阿姨說,你還是個學生?”

“我嗎?”夏辰有些意外,不過還是點了點頭:“嗯,冇錯!”

“大學生好,容易找工作!像我們公司裡用的新人,基本全是大學生!你和沫沫認識,以後有需要儘管來找我!不用客氣!”李長秋一副指點江山,老氣橫秋的模樣,讓夏辰心中很是不爽。

“年紀輕輕的就是冇禮貌!也不知道說聲謝謝!”林母冷哼一聲,白了夏辰一眼。

夏辰瞬間陰沉起來,有些人不是退一步海闊天空,是蹬鼻子上臉!

林沫注意到夏辰的臉色,頓時心中一顫,夏辰是一個多牛的人,林沫是知道了!

林沫更加自責,輕輕的拽了拽夏辰的衣角說道:“抱歉!真的……對不起!”

夏辰看向林沫,歎了口氣,強壓住自己內心的怒火,陰沉的臉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他淡淡的微笑:“冇事!”

“李先生的公司,是做什麼的?”夏辰突然問道。

“房地產!”李長秋得意道。

“房地產?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他可不是那種被欺負了就輕易忍下的人。

“冇錯!就是房地產公司!”李長秋笑著,再次強調了一遍。

林母趕緊跟著搭話:“房地產好,賣一套房子能掙不少錢!”

“媽!你要是再多說話,我就走了!”林沫每天緊皺,十分的不高興,自己的母親幫著外人,幾次三番的攻擊嘲諷夏辰,夏辰已經忍了這多次,他們怎麼還得寸進尺?

“媽,你不要那麼無知行不行?夏辰隻是低調!他可不是那種有點錢就會顯擺的人!你要再說夏辰,我就不陪你了!”林沫氣到不行,當場拉下臉來。

這話明顯是對此李長秋。

聽了這話,林母直接憤怒大罵:“你給我閉嘴!等我回家再好好收拾你!”隨後,她又轉頭對著李長秋笑臉相迎:“沫沫還小,有些不懂事!你彆見外!”

“冇事!感情這方麵,沫沫不懂!是會被騙!”李長秋語氣雖然正常,但表情卻有些變了。

“李先生,我們才第一次見麵,冇那麼熟!還是不用叫的那麼親密了!”林沫絲毫不留情麵,直接冷冷說道。

“看來,沫沫是誤會了什麼!那我就說說我自己的事吧!”李長秋有些無奈,歎了口氣。

“其實我家是農村的,小時候很窮,就連供我唸書都十分困難,更彆說其他了!在我們村裡,和我年紀差不多的有不少,但堅持到初中的,也就五個人!上高中的,就三個!而上了大學的,也就我一個!”

“但是家裡真的很窮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