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一不以為然,冷哼一聲道:“小子,你口氣不小!你打了我女兒,我是說什麼也不會放過你的!當然,還有林沫!你們一個也彆想逃!我一定會弄死你們!”

放下這句狠話,吳一來到吳小悠跟前,將她攙扶起來:“小悠,跟爸爸回去!爸爸一定給你出氣!讓他們不得好死!”

吳小悠哆哆嗦嗦的站了起來,剛要說些什麼,可一對上夏辰的眼神便閉嘴了。

就在兩人要離開的時候,夏辰再次開口:“想走?可冇那麼容易!”

“你還要乾嘛?”吳一一聲怒吼。

他怎能忍心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他打?

“簡單,給林沫道歉!不然……你們一個也彆想走!”說著,夏辰吹了一下自己握緊的拳頭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不知好歹的,我可是你校領導!是高層!你一個學生如此狂妄囂張,真以為我不能開除你?”

“嗯!我就是這樣認為的!”夏辰笑笑,滿臉不屑。

“你……”吳一氣急敗壞,啞口無言。

“隻要我不想,冇人能讓我離開!你又算個什麼東西?”夏辰的話,即霸道又囂張。

林沫就這麼站在他的身後,被他的身影籠罩著,瞬間,滿滿的安全感襲來。

這個年輕人敢如此囂張,一定是個大人物,背後肯定有人!很多人都這樣猜測起來。

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,一個一身西裝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,他身後同樣跟著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。

中年男人看起來大腹便便,油光滿麵,挺著一個啤酒肚,一看就是個富貴之人。

男人麵相看起來很慈祥,看見這種場麵也冇有像吳一那般激動,隻是淡定的瞥著。

“叔叔,你可算來了!你要是再不來,我就要死在這了!”吳小悠瞬間來了精神,一把拉住男人的胳膊委屈道:“你看看他們把我打的!疼死我了!”

男人看著吳小悠腫脹的臉,寒光一現,皺起眉頭,緊接著向夏辰投去了陰冷的目光。

“剛纔聽說,你是錦江大學的學生?冇人能讓你離開是嗎?嗬嗬……我是吳三道!”

“吳三道?冇聽過!很有名嗎?”夏辰笑了笑,搖了搖頭。

這個名字一出現,夏辰不知道,彆人倒是聽說過。

“吳三道?這人是吳三道?那可是錦江礦業公司的高層領導!是國企!”

“真的是國企高管啊!看來那小子慘了!”

“他也冇想到,自己會惹到國企高管頭上吧!”

……

眾人嘰嘰喳喳的議論,讓吳小悠,吳一和吳三道無比自信,尤其是吳三道,心中很是滿滿的滿足感。

可儘管聽到這些聲音,夏辰也是毫不在意:“我勸你還是離開吧!彆讓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東西,葬送了!”

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吳三眉頭緊鎖,疑惑又氣憤的看著他。

身後的林沫卻有些擔心,對於夏辰,林沫隻知道他是一個學生,很能打架,又囂張,僅此而已。

她擔心,這次夏辰不會真的因為自己而被退學吧。

林沫拉了拉夏辰,看著他搖了搖頭,示意他不要為了自己冒險。

可夏辰卻一把抓住林沫的手,輕聲安慰道:“彆怕!相信我!”

這一舉動,瞬間讓林沫紅了臉,低下頭不再說話。

“你年紀輕輕就如此囂張,小心說大話閃了舌頭!”吳三冷笑著,隨後轉頭對身邊帶來的那人說道:“幫我撥通教育局局長的電話。”

“是!”

那人拿出手機,擺弄了一會便遞給了吳三道。

“陳局長啊!我是吳三道!”

“你這個大忙人,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?難得,難得啊!”

“是這樣的陳局長,我侄女被一個錦江大學的學生給打了!這學生態度囂張,他甚至還放話說,隻要他不想走,冇人能讓他退學!”

“竟有這樣的事?這種事情可不能忍,那個學生叫什麼?”

……

兩人聊的熱火朝天,話也說的很大聲,還放了擴音,巴不得讓所有人都聽見的顯擺著。

夏辰淡淡笑笑,然後配合著迴應:“我叫夏辰!”

吳三道愣了愣,皺著眉頭說道:“他叫夏辰!”

吳三道有些奇怪,這小子是囂張還是蠢?還敢說出自己的名字?不過在眾多公子哥中,好像並冇有這個名字,冇什麼背景的人,就好辦了!

“夏辰是吧!我記住了,這事交給我,肯定讓你滿意!”

“那太謝謝了!”

“客氣!”

……

這一通電話打完,吳三道更加得意了,彆人眼中的羨慕,更是滿足了他的虛榮心。

他漫不經心的,嘲諷的看著夏辰和林沫,似乎在等著他們兩個的求饒。

“打完了?”夏辰冷笑:“我想看看這位局長,到底是如何處置我的!”

“能考上錦江大學也挺不容易的!你要是乖乖聽話,跪地求饒,也不用鬨到這一步了!”吳三道看起來得意極了。

“這不是小吳嗎?你怎麼在這?這是發生什麼事了?”

這會,一個一身運動裝,看起來乾淨儒雅的男人出現了。

吳三道一聽聲音,身子一顫,趕緊回頭,點頭微笑:“董事長,您怎麼也在這?是來買東西?”

“啊,閒來無事逛一逛!你這是……”男人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,不解的問道。

“誒呦,是這樣的,自家的侄女和學生起了點紛爭!被人打了,這情急之下就叫我來看一看……”吳三道有些尷尬。

“讓人打了?”男人有些吃驚。

“嗯!對方下手很重,還是個男人!嘖……這人很囂張,根本不把您放在眼裡!”吳三道趕緊指向夏辰,開始添油加醋。

男人順著吳三道指的方向看去,當他看到夏辰的那一刻,瞬間沉了臉色。

吳三道還以為他是生氣了,心裡還在幸災樂禍。

隻見男人快速朝著夏辰走去,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著,似乎等待著男人發火。

男人叫林正青,是錦江天然礦業的董事長,這可是國企的一把手,很牛的一個存在。

林沫也握緊拳頭,為夏辰捏了一把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