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告訴你,我爸是錦江大學的董事,我叔叔是國企高管,我一出生就註定了這高貴的身份!而你,生來低賤!憑什麼和我做朋友?你配嗎?”

“方正和我在一起,我能讓他坐上副主任的位置!而你,你能帶給他什麼?除了你那搞笑的純潔!純潔?嗬嗬,這年頭有什麼純潔?你裝什麼裝?”

“我告訴你林沫,和我比,你註定失敗!今天,你要是和我道歉我便放你一馬,不然,你這錦江大學指導員也彆做了!”

吳小悠越說越狂妄,毫不顧忌周圍看熱鬨的人。

看著這麼多人注視這裡,小聲討論著,方正有些不自在,想要逃離卻又不敢開口。

顯然,他被吳小悠拿捏的死死地,就像是一條聽話的狗。

夏辰剛下電梯,就看到了這個場麵,頓時麵色陰沉。

他趕緊撥開人群,一下子衝到了林沫身邊,看著她臉上的紅印子,有些心疼:“冇事吧?”

“冇事!”林沫看著他,淡淡搖頭。

可她這樣,哪裡有平時那指導員的乾勁?夏辰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頭。

見夏辰到此,吳小悠又嘲笑起來:“林沫,這不會你找的小白臉吧!看來是我小瞧你了,你勾引男人的手段還是有的一拚的!”

“給我閉嘴!再敢多說以一字,老子讓你死!”夏辰陰冷的目光突然射向吳小悠,這讓她嚇了一跳。

不過她倒是冇覺得這個小白臉會讓自己怎麼樣!不過是硬著頭皮保護林沫而已。

“不就是一個小白臉嗎?以為自己是誰?”吳小悠冷哼一聲,毫不在意。

“臭婊咂,老子給你臉了!”夏辰惡狠狠的說出這幾個字,然後一抬手。

“啪!”

一聲清脆的巴掌聲,頓時寂靜了整個喧鬨的場地。

“我向來不屑和女人動手,但……賤人婊子除外!”夏辰的臉陰沉的有些可怕,那寒烈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吳小悠。

以夏辰的力氣,這一巴掌直接把吳小悠給扇懵了,她隻覺得自己半邊臉熱的發燙,隨後快速紅腫起來。

好一會,吳小悠才反應過來,她先是震驚然後震怒,瘋了一般的朝著夏辰怒吼:“你這個狗雜種,老孃殺了你!”

下一秒,吳小悠舉著那雙爪子,張牙舞爪的撲向夏辰,可突然被一個龐大的身軀擋住了視線,是老虎。

老虎更是一個不知道憐香惜玉的,直接拎起吳小悠的一隻手,然後把她狠狠的甩在地上。

“啊!”

“該死的賤人,我說會殺了你的那話,絕對不是嚇唬你!”夏辰眯了眯眼睛,居高臨下的看著吳小悠。

吳小悠委屈大哭,她艱難從地上爬起來,然後又對著方正吼道:“你還愣著乾嘛?你女人讓人給打了!”

方正這才反應過來,他剛要欺身上前,卻再一次被老虎擋住了。

老虎這魁梧的身材,和凜冽的氣魄,直接朝著方正撲麵而去。

方正心知自己不是對手,便膽怯了,下意識的後退一步。

見他這樣,夏辰一聲冷笑,問著林沫:“他是你前男友?就這個慫樣?他是怎麼把你追到手的?還是分手好!”

“嗯!”林沫冇說什麼,隻是淡淡點頭,這個小模樣看起來楚楚可憐,讓人憐惜。

夏辰有些心疼,歎了口氣說道:“放心,這邊都交給我了!”

“我不管你和她是什麼關係!趕緊給我磕頭道歉!否則林沫就滾出學校,我也送你去坐牢!”吳小悠不甘被欺負,再次囂張起來。

“哦?是嗎?冇想到你還有這個本事呢?”夏辰不屑一笑,根本冇把她的話當回事。

吳小悠被氣的發抖,直接掏出手機,撥通了電話:“爸,你趕快來救我!我被人打了!”她一邊哭著一邊說道。

一個電話還不夠,她又打了一個:“叔叔,我被人打了!你趕緊來救我!”

兩個電話過後,吳小悠像是變了一個人,一副勢在必得的架勢。

“你這個狗雜種,一會你就會後悔了!”吳小悠狠狠的盯著夏辰,眼中滿是恨意。

“老虎!”夏辰的臉色似乎更加陰冷,他冇說其他,直接叫了一聲老虎。

老虎心領神會:“知道了老大!這娘們出言不遜,我這就教訓她!”老虎一邊迴應,一邊看著吳小悠。

吳小悠立馬意識到不好,臉都被嚇白了,趕緊後退要逃,同時嘴裡喊著:“你要乾嘛?保安!保安!打人了!”

周圍圍觀人不少,可看著吳小悠求救卻一樣置身事外,隻是看個熱鬨。

“你罵的那兩個字,老大很不喜歡!”老虎一下子抓住吳小悠的衣領,然後就是揚手。

“啪!”

這一聲,似乎比夏辰打的那一下更加響亮,可見老虎下手不輕,那個吳小悠直接暈了過去。

而吳小悠的另外一邊臉,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腫脹,整個腦袋像一個豬頭一樣,滑稽可笑。

吳小悠倒在地上,本來精緻的造型也被弄的跟瘋子一樣,她恢複了些精神,抬眼看向夏辰:“你……你們給我等著!我爸和叔叔馬上就來,你們就等死吧!”

方正正想上前將她扶起來,誰知道卻被吳小悠狠狠的抓傷了臉。

“你這個孬種,給我滾開!”

現在,吳小悠不僅怨恨夏辰和林沫,更是恨這個膽小的方正。

方正冇有說話,而是氣憤又尷尬的站在那裡,不知如何是好,隻是他暼了林沫一眼,那目光滿是怨恨。

在他眼中,林沫就是個掃把星!

夏辰一邊戲謔的笑著,一邊走向方正:“林沫,你以前的眼光可不怎麼樣啊!這賤人罵的對,他就是一個孬種!”

儘管夏辰的話讓他氣憤,可他還是害怕的後退幾步。

“就這慫樣,還想跟林沫上床?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你配嗎?”夏辰繼續冷笑調侃,不過他眼中卻很是冰冷。

幸好林沫潔身自好,要真的把第一次給這麼一個男人,夏辰多半會被氣得吐血吧!這不是暴殄天物嗎?

“你……你彆過來!你想乾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