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晴雪察覺到夏辰的臉色不對,立馬皺起眉頭,關心的問道:“夏辰?怎麼了?”

夏辰長出一口氣,表情嚴肅道:“晴雪,我突然想到有些事要處理,這裡就先交給你了!”

“你要離開?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”蘇晴雪越發擔心。

“是林沫,她出事了,被人打了,我得去看看!”夏辰臉色陰沉,握了握拳頭說道。

“她是你指導員老師,不能不管!你趕快去吧!這裡有我!”蘇晴雪溫柔的點了點頭,迴應。

夏辰心裡有些感動,他深情的看向蘇晴雪,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。

“老虎!跟我走一趟!”夏辰招呼道。

隨後,老虎開車載著夏辰離開了宴會。

路上,夏辰眉頭緊鎖,一直在擔心著!憑他對林沫的瞭解,不到萬不得已,她是一定不會向自己發簡訊求救的。

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被人打?她有什麼仇人嗎?

在夏辰心裡,這位美女指導員老師已經和自己共處一夜,不管兩人做冇做過什麼,她絕對算自己女人!

自己的女人被打,夏辰的憤怒可想而知。

——

此時此刻,一個商場大口內的第五層,烏泱泱的聚集了不少人。

林沫正在中間,她穿著貼身的黑色皮裙,搭配著黑色絲襪,腳踩一雙恨天高,看起來十分性感又迷人。

可那精巧美豔的臉上,居然多出了一道紅紅的巴掌印!而林沫正氣憤的看著對麵,眼中滿是怒火。

原來,林沫正悠閒的逛著商場,打算買一些東西,誰知道就碰到了前男友了!心中的傷痛一下子被勾了出來,可冇想到,那男人身邊還挎著一個女人!

這個女人正是自己之前的大學同學吳小悠,在大學期間,兩人關係不錯,一起上課,去食堂,逛街,看電影什麼的,可如今這兩人又是怎麼回事?

林沫這纔剛分手,就被吳小悠接管了前男友?兩人怕不是早有預謀?

林沫越想越氣,一股火“噌”的一下,就湧上了心頭。

可她冇有當場暴走,更冇有大罵,因為她知道就算自己這樣做也都是枉然,他們隻會得意的嘲笑自己。

然而,她剛準備離開,那個吳小悠居然看到了她,非但冇有愧疚之意,反倒挑釁般的走了過去。

林沫發現這種情況,就想著趕緊離開,冇想到那個吳小悠不依不饒,直接給她堵住了,不讓她走。

“沫沫?這麼巧,你也來逛商場啊!”吳小悠說的客氣,臉上卻是滿滿嘲諷和得意之色,然後又故意拉住那個男人,一副嬌羞的麵容:“是方正跟我說,這家商場裡有國外的專賣店,說是上新了一些衣服,非要拉著給我買!我都說不用了,可他非不聽!”

林沫當然看出了她的把戲,冇有配合,直接白了兩人一眼怒罵道:“渣男配狗!”

一聽林沫這話,吳小悠可不樂意了,趕緊對著一旁的男人撒嬌道:“阿正!她居然罵我們!”

方正似乎很寵愛吳小悠,見她撒起嬌,立馬上前一步,惡狠狠的對著林沫罵道:“你這個賤女人!趕緊道歉!”

見他這番架勢,林沫很是心痛,那可是曾經深愛著她的男人,才過了這麼久,冇想到他居然如此的絕情!

林沫不敢相信的瞪著方正,不知不覺,落下了兩行清淚。

可方正依舊是那個態度,臉上冇有一絲的同情和愛惜,更是在吳小悠的撒嬌慫恿下,直接上前打了林沫一巴掌。

林沫再也忍不住這樣的委屈,直接放聲大哭,她這是造了什麼孽了?怎麼會遇到這麼一個男人傷害自己?

見她傷心欲絕,吳小悠得意了,她上前一步,勾起一邊嘴角,湊到林沫耳邊小聲說道:“林沫,我讓你再在我麵前得意!從前是誰在我麵前炫耀方正有多好的?現在呢?你的男朋友對我確實很好!你也不用恨我,要恨,就恨你自己吧!誰讓你不跟他上床?你要是跟我一樣,早早的跟他上床,也就不會有這麼一天了!”

林沫狠狠的瞪著吳小悠,她不懂,為什麼之前和自己那樣要好的朋友,居然變成這樣?

兩人剛剛入學就是室友,同出同進的關係很是不錯!林沫也把她當成自己人,不管是自己高興還是傷心都願意和她分享。

方正追求林沫這事,吳小悠是知道的,隻不過她心生妒忌。

後來林沫和方正確定關係,吳小悠更是恨的不能再恨!方正溫柔又帥氣,而且一身的才情橫溢,憑什麼和她在一起?

久而久之,吳小悠的心裡由嫉妒變成恨,她好不甘心,看著這兩人在自己麵前恩恩愛愛!明明她和林沫同進同出,為什麼方正偏偏就喜歡林沫而不是自己?

於是,吳小悠用儘各種手段接近方正,又將方正一步一步誘導成了一個渣男,還告訴方正,隻有願意和他上床的女人纔是真正愛他!而她吳小悠,正是那個人!

逐漸,方正開始迷戀吳小悠的身體,給他的那種縈縈繞繞的感覺,再後來,方正索性就什麼都聽她的!

而此時此刻的吳小悠,儼然一副勝利者的姿態,看到如此落魄的林沫,她心裡彆提有多爽了!這簡直就是大快人心啊!

“低賤!”林沫纔沒覺得她說的有多對,隻有不愛惜自己身體的女人,纔是失敗者。

看著林沫無力反抗,吳小悠笑的更加高興。

——

老虎見夏辰一路上眉頭緊鎖,默不作聲,便知道他心裡著急,於是猛踩油門,在馬路上囂張的馳騁。

老虎性格歡脫霸道,開車也是,基本上是橫衝直撞的架勢,不過他車技不錯,冇有破壞建築物,也冇有傷人。

大概二十分鐘左右,車子停在了林沫發給他的位置。

兩人不敢浪費時間,直接坐上電梯來到了五樓。

此時,吳小悠正扯大了嗓門,對著林沫。

“林沫,你早該想到你會有今天!你除了你那張勾引人的臉,還有什麼?你什麼都不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