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這對你可冇什麼好處!”

“我知道!不過你們井家會放過我嗎?你要是說會,我也是不信的!”夏辰繼續淡定的笑著。

“啊!”

“咣噹!”

隨著一聲慘叫,井家那四人通通倒地,鮮血狂湧,看著像不行了,不過倒是還有一口氣在。

井清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地上掙紮著的四人,又看了看摩拳擦掌的地皇,他心一沉,麵無表情的喊道:“我向你道歉!”

這一句,井清已經放低了自己的姿態,能讓他道歉的人那就真的很少很少了。

可惜,夏辰根本不吃這一套:“井清少爺,你不會真以為,你的一句道歉在我這裡很值錢吧?我就是想和她跳支舞!用不著井清少爺這樣吧?”夏辰冷冷一笑。

“夏辰!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井清狠狠的咬著牙。

“我夏辰一向都是欺人太甚的!怎麼?不願意啊!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說道:“地皇,你就這點本事嗎?連個人都打不死嗎?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都背後一涼,這也太狠了!還真是不給人留活路啊!

眼下的這四人已經渾身是血,再打下去,恐怕也隻剩下一堆白骨了!

井清不敢看關柔,隻能狠狠的看著夏辰,隨後又握了握拳頭,咬著牙說道:“好……我答應了!”

不管怎樣,他帶來的那四個不能死,自己帶來的人死了,那對於井家而言可謂奇恥大辱啊!井老爺子是說什麼也不會放過他的!他這一脈,也再彆想拿到家主之位了。

“唉!何必呢!井清少爺一早答應的話,那四人也就不用受傷了!”夏辰拍了拍手,示意地皇退下。

一旁的蘇晴雪可就不大高興了,他掐了一下夏辰,在他耳邊說道:“夏辰!你不會真的看上她了吧?”

“瞎說!她又哪裡比得上你?”夏辰嘿嘿一笑。

比井清更加氣憤的,是關柔!她居然像一個物件一樣被交易?還冇經過自己的同意?他們把自己當成什麼了?尤其是井清!他居然還敢答應?

關柔再也坐不住,直接起身說道:“井清,你還算個男人嗎?就憑你!也能替我做決定嗎?我告訴你!我不同意!”

關柔斥罵井清的聲音傳進每個人的耳裡,所有人都用那種怪異的目光看著他們,並且小聲討論著。

井清皺著眉頭,有些為難,小聲的在關柔耳邊說了什麼,看起來很是卑微,幾乎是祈求的表情。

以關柔的身份,說到底,是井清配不上她的!彆的都不看,光憑長相來說,井清也是配不上她的!

關柔十分惱火,第一次以井清未婚妻的身份出現,就受到了這種侮辱?她又怎麼能忍?

可後來,不知井清又說了什麼,關柔居然奇蹟般的同意了?

關柔冷哼一聲,瞪著井清說道:“你這麼想讓我跟彆的男人跳舞,那好!我就滿足你!”說完,關柔轉身,朝著夏辰走去。

她剛來到夏辰麵前,突然回頭,嘲諷的說道:“我鄭重宣佈,從現在開始,我關柔和井清冇有任何關係!現在……我也覺得,夏辰比你更男人,比你更有魅力!”

聽著這話,井清一雙眼睛都要瞪了出來,隻見他雙拳緊握,青筋暴起,臉色漲紅,連眼眶裡也佈滿了血絲。

下一秒,“噗……”

一大口鮮血從井清嘴裡迸出,這真是被氣到吐血啊!

夏辰!我井清用性命發誓,這輩子,不,永生永世,我和你……不死不休!

這絕對是井清最難忘的一天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夏辰撬走了自己的女人,這將會是他永遠也忘不了的陰影吧!

關柔微微一笑,伸出自己的纖纖玉手,溫柔說道:“如你所願!我將和你跳一支舞!”

不知為何,關柔似乎真的不生氣了,靠近夏辰,那莫名的吸引人的感覺,讓她有些無法自拔。

夏辰接住關柔的手,禮貌而紳士的摟著她的腰,在萬眾矚目之前,翩翩起舞。

“不得不說,井清不是什麼男人,但他的眼光還是不錯的!”夏辰一邊摟著關柔,一邊笑著說道。

“這話怎麼說?”關柔也是淡淡一笑。

“我是說,你是真的美!仙女墮入紅塵的那種美!你真的……很有魅力!”夏辰湊到她耳邊,輕輕的吹了一口氣。

這一吹,直接讓關柔身子一顫,不過她還是很冷靜的:“你要是真的能把井家踩在腳下,我關柔就是和你睡又能怎樣?”

聽著這話,夏辰自信一笑:“你等著!很快,我就能實現這一點!”

關柔“噗嗤”一聲笑了,這一笑可是十足的嘲諷,本來那話就是調侃夏辰說的,可夏辰居然還應了。

“你很自信!不過……還要有那個能力才行!井家的強大,可不是你能想象的!一個井清又算得了什麼?”

“我當然自信!不管他井家有多強,你就為我守好你的身子就是了!最多三年,我就會踏足南陽,到那時你會成為我的盤中餐!”

“好啊!我等著你!那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!”關柔訕訕一笑,隨後認真的和夏辰跳起舞來。

而兩人的一切,都被井清儘收眼底,他看著兩人打情罵俏一樣的有說有笑,心裡恨的不能再恨。

這一幕一出現,很多人都開始同情起井清來,尤其是看到他頭上那頂無形的綠色,翠綠翠綠的!

說起來,這還是夏辰第一次跳舞,但在這方麵夏辰還是很有研究的。

而關柔似乎是個跳舞高手,兩人在人群中配合的十分默契,俊男靚女,看起來很是相配。

一曲結束,夏辰戀戀不捨的鬆開關柔的手,然後他微微轉頭,看向井清,那戲謔又玩味的笑容一起,在伸出手在鼻間聞了聞:“井清少爺!關柔小姐……真的很香!你覺得呢?”

“你……”井清更是氣的橫眉立目,心裡怒罵:“老子連她的手都冇牽過!”

——

宴會以夏辰勝利的結果,歡快結束。

在眾人隱喻的嘲笑下,井清離開了。

夏辰又和眾人打了打招呼,隨即沉下臉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