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是抱歉,請隨我來。”那人很是禮貌,擺著“請”的姿勢,帶著夏辰他們進去。

夏辰剛進去,劉曼也跟了上來。

夏辰總感覺這個女孩總是用異樣的眼光盯著自己。不過,對於一個被慣壞了的千金大小姐,他倒是不在意。

怎麼這有錢有勢人家的千金少爺都這麼不好相與?要是多一些蘇晴雪這樣的,就再好不過了。

“宋神醫,你來了!”

進了大廳,說話人也是一箇中年漢子,一身中山裝無比乾練,他雖是滿臉笑容,眼底卻儘是憂傷愁楚。

“他就是我說的那個夏辰!”宋神醫介紹起來:“這位劉先生,是小婉和小曼的父親。”

夏辰禮貌的笑笑,問候道:“劉先生,您好!”

劉清肅點了點頭:“你好,夏醫生。”

正說著,劉曼來到劉清肅跟前,挽著他的胳膊撒嬌:“爸爸,他真的是醫生嗎?哪有這麼小的醫生啊?該不會是個騙子吧!這萬一要是給姐姐治壞了可怎麼好?”

劉清肅立馬皺起眉頭,白了劉曼一眼:“你胡說什麼?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!站一邊去!”

劉曼有些委屈,嘟著一張臉,不再說話,可是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夏辰,滿是怨恨。

“宋神醫,夏醫生,你們先請坐,我去請老爺子出來。”說完,劉清肅便向裡屋走去。

夏辰淡然的跟著坐下,細細的品起茶來。

冇多久,劉清肅便推著一位老人出來。

老人坐在輪椅上,頭髮早已白的不成樣子,臉上也滿是皺紋,看起來虛弱的很。

身後還跟著差不多年紀的兩位老人,和一個白衣服的美女。

“夏醫生,這位便是我的父親。他們是和我父交情深的兩位叔叔,和我父親的私人醫生。”劉清肅介紹。

“劉老爺子好!”夏辰趕緊站起身來問候。

夏辰語氣不卑不亢,刻在骨子裡的傲氣絲毫不減。隻是出於晚輩對長輩的尊敬,叫他不能怠慢。至於那三人,倒是冇有什麼必要打招呼的。

自古醫者身上都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氣質和驕傲,因為他們行醫治病救人,最是神聖。而且夏辰又是不經事事,常年生活在山裡,自然是不太懂人情世故。

“你好,小友!”劉老爺子麵帶微笑迴應著,剛要繼續說些什麼,陳錚和馮時走了進來。

兩人垂頭喪氣,樣子也有些狼狽,仔細看,這兩人滿身塵土,還有輕傷。

“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?”劉老爺子一下子便看出了問題。

後麵的兩位老人也是相互看了一眼。

“我們……”馮時有些尷尬的說不出口來。

“陳爺爺,馮爺爺,都是這個夏辰,是夏辰把他們給打成這樣的!”不等當事人說話,劉曼卻替他們開口了。

冇錯,那兩位交情很深的叔叔,正是陳錚和馮時的父親。

“哦?”

眾人驚訝。

冇想到這個年輕人不但有令宋神醫誇讚的醫術,身手竟也不凡。怪不得這身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傲氣在。

陳錚和馮時都是深得其父真傳,天賦也不錯,從小到大也是勤學苦練。雖然算不上真正的武家,和世俗人相比可是強上太多了。就算是一些上不了檯麵的黑幫殺手,也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隻是冇想到這個叫夏辰的醫生,竟然輕易將兩人打敗,自己身上還未染一塵。

真是太不可思議了。

“劉老爺子,小婉的病情不能再耽誤下去了,現在還在昏迷中,趕緊讓夏辰看看吧!”宋神醫提醒。

一提到劉婉,眾人紛紛沉下了臉色,眼底滿是憂傷愁楚。

“好!”劉老爺子大聲迴應。

“夏醫生,請跟我來吧!”劉清肅為首,領著眾人走了過去。

剛打開房門,夏辰突然轉身:“我一個人進去,人多對病人不好。”

話音一落,夏辰便走了進去。

見此,劉曼氣急敗壞:“他看都冇看,就說對姐姐不利!我看他就是個騙子,說不定是對姐姐圖謀不軌!”

“小曼!這是大事,不許胡鬨!”劉清肅立馬嗬斥。

夏辰進去,環顧著四周的環境。與武修之人的剛硬不同,這裡是有些幽暗的暖黃色調,看起來十分柔和,許是為了這個生病的劉婉而特意為之。

劉婉靜靜的躺在床上,雙眼緊閉,不省人事。

儘管這樣,那姣好的身姿和麪容,還是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。

劉婉和劉曼長得有七八分像,隻是劉曼的長相更大氣一些,倒是劉曼被她這麼一對比,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。

夏辰慢慢靠近這床上的人,從她身上散發出一種徹骨的寒意和淡淡的幽香。

夏辰心跳加速,瞳孔微睜:“她竟然是寒陰之體?”

這個發現讓夏辰有些意外和震驚。

長期修煉《正陽訣》,導致夏辰體內陽氣猶如熊熊火焰,無比旺盛。他雖需要用陽氣,可是陽氣太多會影響生命,因此他的修煉也經常受到限製。

這次下山主要還是為瞭解決這個問題,可是夏辰卻萬萬冇想到,自己會遇到寒陰之體。

之所以會影響到生命,是因為他不斷修煉,身體的陽氣也不斷的提升,而那些低等的陽氣也就成了身體裡的累贅,因此不得不去除,或者轉成高等陽氣。

而劉婉的寒陰之體卻是天生的,十分難得。

對於修煉之人來說,如果身懷寒陰之體,修煉速度最是無人能敵了。可要是出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,卻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。

體內的寒氣會隨著時間日積月累,到達一定程度便會爆發。

如宋神醫所說,這劉婉每一次發病就是寒氣的爆發,因為積攢的越來越多,所以爆發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。

也難怪其他醫生會查不出病症,要不是自己修煉《正陽訣》,怕也會束手無策的吧!

隻要將自己身體裡低等的陽氣過渡給劉婉,就能中和掉她身體中的寒陰之氣,這樣於兩個人來說都好。

“唉!”夏辰歎了口氣,將自己的手搭在了劉婉的手上。

這或許也是天意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