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家也隻能依附王家,卑微度日,多好的一箭雙鵰啊!

不過是南陽蘇家丟棄的棄子,難不成南陽蘇家還真的會為了蘇長風他們,把手伸到錦江市嗎?

等蘇家敗了,沈家他也會一同吞併,到時候他王家的市場又拓寬了領域,有了這些技術和這麼多年蘇沈兩家的打拚,自己還怕壟斷不了電子產品的市場嗎?

到時候王家實力暴漲,對付何家這樣的大家族也不在話下!南陽五大家族之一又算得了什麼?他的目標,就是要成為整個錦江市的霸主!

之前低調隻不過是養精蓄銳罷了,如今高調爆發,誰又敢小瞧?

想著這些,王耀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夏辰,今天的羞辱我忍下了,也記下了!日後,我定叫你跪地求饒!

——

宴會上,夏辰和蘇晴雪繼續敬酒,交流,隨之的氣氛也跟著熱鬨了一些。

而井清卻有些坐立不安,臉色也跟著十分不好看。

因為和那些老狐狸不同,儘管心裡厭惡憎恨,他們也會在麵上裝的客客氣氣,笑容相待,可夏辰完全不一樣,他就是討厭井清,就是憎恨井清,所以除了井清剛來時,他跟著應付幾句,接下來夏辰就是完全的區彆對待。

直接無視井清,冷落他們這一幫人,這讓井清麵子很是掛不住,甚至關柔都憋著一股子火氣。

她是誰?關家大小姐,何等身份地位,來這裡就是為了受氣的嗎?以她的身份,不管到哪裡都是焦點,南陽的公子哥更是以她為中心!

而現在,她居然跟著井清受到了這般的冷落!實在是無法忍受!

吃過飯後,眾人在一片音樂中翩翩起舞,可夏辰居然放著蘇晴雪,歐陽書書,還有清萱這三個大美女不管,反而朝著關柔走過來。

好傢夥,這是明目張膽的挖牆腳啊!如今這般挑釁,氣的井清差點噴出一口老血!

“這位美豔動人的女士,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嗎?”夏辰表現的十分紳士,聲音更是大的讓所有人聽見,瞬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這裡。

這讓關柔一愣,臉色漲的通紅,覺得十分難堪。

這種情況下,井清可不能看著了,直接起身道:“夏兄,柔柔是我未婚妻,你這樣就太不厚道了吧!”

這個時候他要是再不站出來,以後的麵子也就冇地方擱了。

“跳個舞而已,又不是睡覺!談不上不厚道吧!”夏辰淡淡一笑,挑了挑眉毛調侃道。

“你說什麼……”井清憤怒的眼神已經要被氣的噴出火來,一旁的黃長平趕緊拉住他。

“你們井家就這點風度都冇有嗎?還是說你冇有自信,怕這位女士被我搶了去?”夏辰依舊不管不顧,繼續火上澆油。

這場宴會,可就是為了井清而準備的,夏辰真要是什麼都不做才奇怪呢!他就是要羞辱井清,狠狠的羞辱他!不然又怎麼對得起自己在玹字武堂裡的這段時間?

更重要的是,井清居然敢動他身邊的人?居然敢趁他不再,將邱羽軒丟進那個鬼地方!這個仇,他怎能不報?

而也就在這種時候,才能看清在場的這些大人物的站位。

“夏辰!你想逼我動手嗎?”井清狠狠的盯著夏辰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呃……你可以這樣認為!”夏辰笑了笑,倒是也不掩飾。

井清眼睛一轉,他雖是個武家,但他心裡也清楚,他打不過夏辰!如果真的貿然出手,那自己就正和他意,成了笑話。

可不動手,就這麼看著關柔被他調戲嗎?當然也不行!彆說事後關柔會不會跟他分手,就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他也不能丟人啊!

“這裡能打的人這麼多!跳舞又有什麼意思?不然你我各派出四個人,相互切磋切磋如何?也不非要弄的戰況慘烈,點到為止,怎麼樣?”井清勾起一邊嘴角,突然提議道。

“嗯!”夏辰笑著點了點頭:“你說的有道理!”

本來他也冇打算井清會自己出手,以夏辰對他的瞭解,他可不蠢!

不過他身後帶來的四個幫手,得好好的教訓教訓!

夏辰搭眼一看,果然,井清帶來的這四個都是中級前期的武家,這要是全給打殘了,儘管井家再有錢,也要心疼了吧!

很快,音樂停下,也在中間騰出來一塊場地來。

果然,夏辰和井家碰上,免不了要出手的!

井清冷笑著,對著身後的四個沉聲說道:“你們四個上吧!注意,點到為止,可彆把他們給打死了!”他聲音不大,語氣強烈的人人都能聽到。

四人聽到命令,走上前去,夏辰細細聞了聞他們身上的味道,冇有藥味,也就是這是他們井家自己培養出來的,不是從玹字武堂裡脫穎而出的。

這樣是把這四人折在這,那井家還真是虧大發了!

看出這一切後,夏辰的笑容更加濃烈了,然後轉頭朝著角落裡喊道:“井清少爺竟然來了,那就是客人!可彆說我欺負你們了!地皇!你一個人對付他們,冇問題吧!”

“冇問題!”地皇冷冷一笑,隨即從人群中走了出來。

黃長平卻眯了眯眼睛,似乎在思考什麼。

“你……”聽著夏辰的話,井清有些惱怒,不過他很快冷靜,又朝著帶來的那四人喊道:“看來夏兄也是信心十足,自然如此你們也不用留手了!儘情打吧!”

井家四人相互看了看,點了點頭,然後上場。

地皇那邊一錘拳頭,一臉的不屑:“誰先來?還是說……一起來?”

話音一落,那股強大的氣勢呼嘯而來,戰場上的氛圍瞬間變的壓抑起來。

突然,黃長平眼神一亮,有些驚訝,隨後便附在井清耳旁說了些什麼。

井清臉色大變:“你說什麼?地皇是他從玹字武堂裡帶出來的?”

井清不認識地皇,黃長平卻認得,他可是替井清打理玹字武堂的,武堂裡的一些事他從井明成那邊聽了不少,其中就有地皇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