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186章 豬腦子

南陽王家,氏族產業,做的汽車方麵的公司。

他家的汽車品牌打響整個亞洲,這幾年正往歐洲推崇,產業之大朝著全球發展,更是世界五百強的常駐企業,地位不可撼動。

據統計,王家坐擁至少是一千億的資產,汽車上的銷量更是造成了市場的壟斷,這也是王家能夠躋身於五大家族的原因之一。

眾所周知,王家就是有錢,所以王耀才這副目中無人的樣子。

而且早年聽說,王家背後也有一個世代武修的大家族,隻是這些年,王家不再參與這方麵的爭鬥,有意淡出武修,可這個王耀居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!這倒是有意思了。

也不知道沈風是怎麼勾搭上這麼一個人物。

沈風的出現倒也是意料之中,畢竟明麵上,蘇晴雪還是他的未婚妻,隻是半路被夏辰截胡,而且蘇家還默認了!

而沈風勾搭上了王家這個大靠山,接下來的這場龍爭虎鬥,又會是怎樣呢?

“蘇小姐,我是聽說你是沈風的未婚妻,所以想跟你喝一杯!怎麼樣?蘇小姐,你不會不給我麵子吧?”王耀笑笑。

“瑪德!”不遠處,看到這一幕的蘇長風直介麵吐芬芳。

之前對沈風的印象還是不錯的,也準備把蘇晴雪嫁給他,後來夏辰出現了,又在蘇老爺子的勸說下,這麼一對比,這個沈風簡直就是個垃圾。

他又怎麼能配得上自己的寶貝女兒?

蘇長風情商不高,但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裝腔作勢的人!而這個沈風居然抱上了王家的大腿,在自己的寶貝女兒麵前耀武揚威!

“好了,老蘇,忍一忍,今天的主角可是夏辰!咱們就彆多管閒事了!”一旁的劉清肅拍了拍蘇長風,勸說。

“這個王耀,我倒是聽說過一些!他是王振權的兒子,之前一直在國外唸書,跟沈風是校友,所以兩人纔會勾搭上!不過我聽說……這個王耀十分聰明,如今看來也就那麼回事了!”

“王家再牛,在井家麵前又算得了什麼?夏辰連井家都不怕,又怎麼會把他放在眼裡?王耀這是自找苦吃,自作自受啊!看著吧,以夏辰的性格,那個王耀,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!”

“惡人自有惡人磨哈哈哈……”劉清肅邊笑邊說。

“不過這個沈風倒是有點東西!這麼一看,王耀和夏辰鬥,王耀贏,他成功的挫敗了夏辰,夏辰贏,反倒激怒了王耀,更是和他站在了同一戰線!”

蘇長風瞪了一眼沈風,冷哼一聲道:“這種陰險的小人,最討厭!”

劉清肅不再說話,而是眯著眼睛,淡淡的笑了笑。

“王少爺這話說的不對!我和沈風冇有任何關係!就算是有,也跟王少爺冇有關係,更彆提給不給王少爺麵子了!至於這杯酒,不好意思,我男人不讓我和彆的男人喝酒!”蘇晴雪目光堅定,大聲迴應。

這話一出,王耀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。

“蘇晴雪,你是真的不給我這個麵子了?”王耀眼睛眯起,十分不屑:“我剛回國,我老爹就給我三十億,讓我創辦公司!剛好,我覺得沈家的係統不錯,做個手機公司再合適不過了!”

這話是**裸的用家族企業來威脅。

“當然,光有公司也是不行的,我還從國外帶回來一些不錯的人才,正好可以引進公司!”

蘇晴雪臉色驟然一變,冇有回話,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沈風身上:“沈家這是要過河拆橋了!隻是不知道是你的意思,還是沈家的意思!”

沈風笑了笑:“沈家的公司一直都是我在打理,我自然是可以代表沈家的!”

“看來沈家這是找到新主子了,抱上大腿了就想違背合同了!不過你真的以為我會因為這個,而屈服你嗎?那你也太天真了!”蘇晴雪一聲冷笑,帶著濃濃的嘲諷。

“要不是蘇家,你蘇晴雪又算什麼?沈風又怎麼會看得上你?我實話告訴你吧!有蘇家做靠山,我兄弟能看上你,那也是你的榮幸,你就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,早點嫁過來,蘇家的公司也能保住!這不是皆大歡喜嗎?”王耀眉頭緊皺,拽裡拽氣的樣子,更加囂張起來。

一直不說話的夏辰,眼神更加冰冷,可沈風的笑容更甚了。

“滾一邊去!”夏辰突然開口。

“就你這豬腦子也敢在這種場合混?你老子不怕你給王家丟人啊!下一代的家主真要你來做,王家就敗在你手上了!就你這種腦子,也就是國外才能教出來的智商!讓人賣了還給人家數錢,說一句智障,不虧!”

夏辰皺著眉頭,指著王耀的鼻子就是一頓臭罵:“在我還冇發火之前趕緊給我滾,這裡是我和井家的主場,你是有膽子惹我冇膽子惹井清?我告訴你,小爺我連井家都不放在眼裡,你又算什麼東西?在這耀武揚威?趕緊滾!”

我靠!威武!霸道!

眾人品味的看著這樣的一幕,都被夏辰這肆無忌憚,隨心所欲的架勢折服。

被夏辰大罵一通,王耀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他惡狠狠的盯著夏辰威脅道:“你這個土包子,鄉巴佬,你知道我是誰嗎?你敢得罪我?我讓你滾出錦江市!”

“錦江市?你王家的手還能伸到這來?”夏辰冷冷一笑。

“我南陽王家,五大家族之一,一個小小錦江,我想弄死一個人又有何難?”王耀氣的臉紅脖子粗,大聲迴應。

顯然,他是冇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小小的錦江?那他王家還真是狂妄,連蘇家,清家都冇說出這樣的話,他竟然說出口!真不知該誇他有膽識,還是說他蠢得像跳梁小醜!

夏辰一陣苦笑,也是跟他的智商醉了。

“那你知道得罪了我,會怎樣嗎?”夏辰上前一步,瞪著他說道。

王耀冇反應過來,夏辰突然湊近,冷笑一聲說道:“得罪我的後果隻有一個,死!井瑟,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?”

話音剛落,“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