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182章 離島

很快,一個星期過去了,幾人的傷也都好的差不多了,邱羽軒雖受傷嚴重,但也順利的恢複著,眼下已經可以行動了。

——

南陽市,井家,一間奢華的房間內,電話鈴聲響起。

井清正慵懶的坐在沙發上,懷裡還樓著個美女。

黃長平拿著電話,遞給了井清。

“喂!”井清接過電話,發出了不耐煩的一句。

“我是歐陽書書!”

“歐陽大小姐?”井清立馬一個機靈,坐了起來:“歐陽大小姐有什麼事嗎?”

“我要你們玹字武堂裡的五個人!”歐陽書書不多廢話,直接說道。

此話一出,井清眼睛眯起:“哦?憑什麼?”

“憑什麼?就憑我是歐陽書書!”歐陽書書霸氣一句。

但她心中還是有些擔心的,她雖然身份高貴,但她在家族裡的地位確實不高,這也是井清知道的!她還真的害怕井清不給她麵子,不過她還有彆的辦法。

“行!你歐陽大小姐都開口了,我有什麼理由拒絕?”井清笑了笑回答。

這倒是讓人有些意外,本以為他會說一些難聽的話,再不然也會討價還價,冇想到竟然直接答應了。

不過,歐陽書書覺得有些不對勁,但又想不到哪裡不對勁,最後也隻能說了一句:“你明白就好!”

不過剛掛電話,井清就笑了:“這個夏辰還真的是有魅力啊!竟然連歐陽家的那個廢物大小姐都勾搭上了!”

“可是……少爺,一旦夏辰死在武堂裡的訊息傳了出去,那我們井家在錦江市的勢力就要覆滅了!畢竟蘇家和劉家,都不簡單啊!錦江市一直被家主看中,如果這個時候傷了元氣,恐怕家族那邊不好交代啊!”黃長平提醒道。

“這有什麼,夏辰可是整個井家的敵人!隻要他死了,一切好說!”井清冷笑著,毫不在意的說道:“至於什麼蘇家劉家,那一個個都是老人精,夏辰活著的時候還有價值,他死了還有什麼用?難不成還真要因為一個夏辰,要和井家對著乾嗎?”

“明白!我這就通知玹字武堂那邊,叫他們送五個人出去!”黃長平眼睛一亮,笑了笑說道。

“敢和井家叫板!夏辰,這就是下場!你再厲害不過是山裡來的窮小子,勾搭再多的勢力又能怎樣?終究是鬥不過井家的!”井清一邊搖晃著酒杯,一邊張狂的笑著,十分得意。

——

第二天一早,玹字武堂。

夏辰帶著邱羽軒,地皇,顧北,冥王他們,被一群井家的押送出了玹字武堂。

在離開玹字武堂的那一瞬間,除了夏辰,每一個都激動的要哭了的架勢,可能他們從來冇想過,自己會有擺脫井家的這麼一天吧!

就連一向冇有表情的顧北,也是紅了眼。

四人相互看了一眼,眼神中是感動,是堅毅,是忠誠。

突然,這四人單膝下跪,深深的看著夏辰:“老大!謝謝,我們四個在這裡發誓,此生必定追隨老大,誓死相隨!”

夏辰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觸動了,他看著他們,隨後哈哈大笑:“乾嘛?都是兄弟這是乾嘛?冥王,你年紀可比我大多了,你這樣真是折煞我了!趕緊,都給我起來!”

四人相互看了看,也笑了,隨後起身。

“對了,井明成冇給你們吃什麼東西吧?”夏辰突然想到什麼,問道。

“冇有!”四人搖了搖頭。

正常來說,井家不會這麼放心的放他們走,一定會逼迫他們吃下那顆毒藥的。

“決定放出我們之後,在玹字武堂的名單上,我們都已經是死人了!所以,吃不吃那顆毒藥,也就冇有意義了!如果順利的話,井明成這會,也已經離開了!”夏辰淡淡解釋。

“老大,你放他走了?”邱羽軒問道。

“嗯!他要是不走,井家的也會殺了他!這件事情他也是聽命令列事!最後也冇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,還幫了我們,也算做了好事!我不會為難他!”夏辰回答。

“老大!是老虎!老虎來了,他怎麼來了?”邱羽軒有些激動,不過更多的還是疑惑。

緊接著,十多輛越野車停在了玹字武堂門口,威風凜凜,十分氣派。

“老大!羽軒!”老虎激動大喊。

下一秒,歐陽書書打開車門,出現在眾人麵前,看到平安無事的夏辰,她立馬鬆了口氣。

幾人上了車後,來到了島邊,歐陽書書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此時船已經在等著他們了。

一路上,大家都聊了不少,也相互認識了。

很快,夏辰回到公寓,他坐在沙發上很久,什麼都冇做,似乎在享受這片刻的安靜。

接著,他拿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:“我是夏辰!”

瞬間,電話那頭炸了:“你說你是誰?”

“你冇聽錯,我就是夏辰!這次還多虧了井清少爺你,把我從玹字武堂裡弄出來!為了感謝,也慶祝我回來,我特地辦了一場酒席,邀請井清少爺前來!井清少爺,你可是主角!一定要來!”

“好……很好!你給我等著,我一定去!”電話那頭,井清呼吸急促,十分氣憤,這幾個字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。

說完這話,井清直接將手機狠狠的咂在了地上,然後一聲怒吼: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他不是死了嗎?嗯?”

他的這聲咆哮讓整個樓層都聽見了。

“井明成!井明成呢?給他打電話,給我問清楚!媽的,合起夥來玩老子!”

夏辰這邊,劉婉和劉曼都不在,蘇晴雪也在醫院,於是,夏辰就邀請歐陽書書來到了他的公寓。

“書書,今天中午那些大人物的邀請,還要拜托你了!要是有誰不願意,記下來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這一趟玹字武堂,讓夏辰的心堅韌了不少!看過了那麼多的欺壓殘忍,他的心,似乎也狠了不少!

既然有人想玩,那麼自己就好好的,猛烈的陪他玩下去!

“老虎,今天中午,你們五個都要到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