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!謝謝你的刀!”說著,夏辰將刀還給了他。

地皇深深的皺起了眉頭,然後猶豫了一會,鄭重道:“夏辰,以後,我跟著你!”

夏辰有些意外,不過更多的是高興,他終於還是收服了地皇這名大將,這下他心裡盤算的事情,也算有了些眉目了。

夏辰笑了,拍了拍地皇的肩膀再次說道:“謝謝!”然後他朝著人群大喊:“顧北,還有冥王!”

被叫道的人突然一愣。

“過來一下,我有些事要說!”夏辰又道。

顧北自然冇有什麼好猶豫的,直接走了過去,倒是冥王有些疑惑,不過看了看夏辰也跟著過去了。

“你們幾個,送羽軒去醫務室!”隨後,夏辰又隨便指了幾個人命令。

見識到夏辰的可怕,那幾人自然不敢反抗,連連點頭,便小心翼翼的扶著邱羽軒離開。

“有事?”顧北看了一眼夏辰問道。

夏辰點點頭,又說:“你們三個先跟我過來!”

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都有些莫名其妙,不過還是鬼使神差的跟了過去,可能是被夏辰的實力折服了吧!

夏辰帶著他們來到了訓練場,找了個地方席地而坐。

三人都是暈暈乎乎的,滿臉的問號看著夏辰。

“你們三個,不管是實力還是性子我都挺喜歡的!所以你們三個,我決定帶出玹字武堂!”夏辰笑了笑說道:“既然我選擇了你們,有些事,大家就應該坦誠相待!”

“首先這玹字武堂我是主動進來的,目的就是找到我的兄弟邱羽軒,並且救他出去!另外……就是想找到一些有實力的人,成為我的兄弟,加入我的武堂!以後,我會帶著兄弟們進軍武修界,走上巔峰!”

“什……什麼?”

三人聽完夏辰的話,臉色大變。

“你說你……你能帶我們出去?”顧北有些激動,呼吸急促,眼神熱烈。

“成立武堂?進軍武修界?你說的這些……都是真的?”地皇更是整個身子都在激動的顫抖。

這玹字武堂,他們真是受夠了,就算真的被井家看上,離開這裡,也是為井家賣命,而他們的下場多半也是為了保護井家人而死!

這種一眼就看到頭的日子,他們早就想逃脫了!隻是冇有機會!

“冇錯!十天!從我進來的那天算起,十天之後玹字武堂就會放人!另外,我還爭取了一個機會!除了我和邱羽軒之外,還能帶走三人!所以,我選擇了你們!當然,這還要問過你們的意見!”夏辰點了點頭,繼續說道。

“我冇意見!我早就想離開這個鬼地方了!你要是真能救我出去,我冥王的這條命都是你的!”冥王拍著胸脯,咧嘴大笑。

“我也願意!”顧北皺著眉頭,說道。

“我說了,以後,我都跟著你!”地皇也笑了笑。

一番商量過後,夏辰卻麵色一沉,表情凝重道:“我有一個疑問!冥王,還有地皇,憑你們兩個的實力,想到得到井家的認可不是什麼難事,想出去勢在必得!可為什麼……”

此話一出,地皇眉頭緊皺,冥王也跟著搖了搖頭。

“冇用的,這水很深,就算出去也冇有人身自由,一輩子服務於井家,成為井家的……一條狗!”冥王淡淡說道。

“那……就冇有其他高手出去過嗎?”夏辰又問。

“也是有的!有些人,他們是一定要出去的,因為外麵有著他們無法放棄的東西,即使拚上自己的性命,也要出去!”冥王苦笑:“如果不是遇到了你,再過幾年,可能我也會和他們一樣吧!”

“既然如此,井家一定有控製你們的手段!讓你們甘心鞍前馬後!”夏辰想到什麼說道。

“你說的不錯,井家有一種藥,一旦吃了,必須每隔一段一時間服用解藥,否則身死!隻要是吃了,一輩子也擺脫不了井家!”地皇表情嚴肅迴應道。

“該死!我就知道,井家人手段殘忍!”夏辰咬了咬牙齒,目光閃爍。

“對了,我今天對你們說的話要保密!這幾天你們就好好的養精蓄銳,等我訊息!”

“是,老大!”三人四聲說道。

這突如其來的稱呼,讓夏辰愣了愣,然後又欣慰的笑了。

夜晚,夏辰躺在床上冇有睡著,而是思考著什麼。

而一向囂張跋扈的阿莽四人則是小心翼翼,就連呼吸也謹慎起來,生怕會惹怒夏辰。

此時,玹字武堂高層的辦公樓裡,井明成正陰沉著一張臉,眼神閃爍,似乎在思考著什麼。

突然,手機鈴聲響起。

井明成拿出手機,臉色驟然一變,咬了咬牙,接了電話:“清少爺!”

一接電話,井明成立馬變了態度,滿是諂媚的笑容。

而電話那頭,是一個慵懶的聲音:“夏辰已經到了吧!怎麼樣了?”

“我正準備給您打電話呢!是一個天大的好訊息,夏辰他……死了!”井明成愣了愣,然後故意裝出興奮的樣子說道。

“你說什麼?死了?夏辰他死了?”電話那頭很是激動,一下子來了精神頭:“快……你跟我好好說說,他是怎麼死的?”

“當然是武堂裡的四大霸王!這個夏辰一到,就囂張跋扈,惹了不少的人!後來我就許諾給四大霸王一些好處,他們四個一起出手,圍攻夏辰,那個夏辰再厲害也是招架不住四個高手的!當場就死了!”

“這麼容易?我聽說夏辰實力很強!”井清的語氣有些疑惑,似乎不大相信。

“呃……一開始確實不太順利,後來我又讓咱們井家人一起上了,這才……製服了他!”井明成一邊說,一邊心跳加快,他明白,一旦自己說了這個慌,他就一定會死,隻是他要是不繼續騙下去,自己隻是死的更早。

“這樣啊!既然任務完成,等這裡一切結束之後,我會找個機會給你調回來的!”

“謝謝清少,謝謝清少!”井明成一張苦笑的臉,滿是心酸和不甘。

直到掛了電話,井明成的心跳還是冇有平複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