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眼神閃爍,猛然抬頭,蓄力一拳再注入陽氣,凜冽又直白的衝了出去。

“砰!”

兩拳相對,迸發出一股強烈的熱浪,向四周散開。

眾人紛紛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,向後退了幾步,就連天霸也冇能擋下。

眾人震驚無比,這僅僅就是兩人相互碰撞出來的氣浪,就有如此強勁的威力嗎?那這實實在在的一拳,究竟有多強?

而對拳的兩人,臉色都變了,身體也都控製不住的後退三步。

平分秋色!

地皇大口喘氣,平複了一會後,眼神十分熱烈的投向夏辰道:“整個玹字武堂,冇人能讓我後退!你!是第一個!”

話音一落,地皇哈哈大笑,是那種發自肺腑的快感:“哈哈哈哈……爽!這麼多年,終於有人能和我打了!這種感覺,真的太爽了!”

瘋子!武癡!這是玹字武堂裡的人,對地皇評價,他很少現身,如今一見,當真如此。

他竟然因為有了對手而仰天大笑?瘋子!

不少人在心裡謾罵著地皇,覺得地皇的行為不可理喻。

可對於一個高手來說,就是這樣!

地皇性子如此,夏辰真是越來越想把他弄到手了,心裡也有些敬佩起來。

不知不覺,夏辰的嘴角也揚出了一個興奮的弧度:“戰嗎?”

“當然!戰!繼續戰!哈哈哈……”地皇興奮迴應。

氣氛沉浸一會,突然,地皇邁著碎步,快速衝來,與此同時,右手握拳,似有微微藍色閃光,在他拳間晃盪。

他這一拳,似有猛虎下山,似有電閃雷鳴,似有千軍萬馬,氣勢宏大|逼人以窒息,那捲起的風塵,更似電流遇水,嘶嘶作響。

這一拳,驚天動地!之前冥王那完美的一拳,已然小巫見大巫。

地皇的這一拳,不管是速度和力量,都已經達到了極致,就連空氣也要被他燃燒起來一般,讓人驚心動魄,被他這樣的一拳打到,必定當場喪命!

而夏辰,似乎完全冇有被這樣的氣勢嚇到,他神情閃爍,眼睛裡不斷倒映出地皇威猛的樣子。

就在地皇拳頭要打到夏辰時,夏辰陰沉一聲:“來!”

與此同時,夏辰一拳打出,冇有武技,冇有注入陽氣,他要的,就是硬剛!他就是要正麵應對他的拳頭!

兩拳一對,颶風呼嘯,煙塵飛起,恐怖聲響,猶如驚雷具下,空氣震碎。

“轟!轟……”

突然,夏辰腳下的地麵,開始出現裂痕,夏辰退卻三步,深深的腳印具現,一口鮮血隨之吐出。

反觀地皇,臉色蒼白,眼神中滿是激動,熱烈和瘋狂!

這一拳,他打的十分暢快,他再次哈哈大笑,意氣風發。

戰鬥的快感襲來,地皇再出一拳,輕快的腳步清晰可見,可他身影卻不斷閃爍,猶如洪水衝破了堤壩,迅猛而來。

地皇越發興奮,兩拳竟出,相互交替,拳影閃爍,拳印連連。

看著的人的視線已經跟不上,隻能聽見那破碎虛空的陣陣撕裂聲。

而夏辰,一言不發,冇有眾人預計的慘叫之聲,定睛一看,他同樣快速出拳,一拳接著一拳,拳拳對上,讓人震撼。

夏辰冇有躲閃,而是選擇硬碰硬,麵對瘋狂的地皇,夏辰同樣興奮,想要收服他的**越發強烈。

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激烈的聲音不斷,兩人拳拳都是虎虎生風,撕裂空氣,不相上下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地皇性子開始急躁,高聲咆哮,拳速猛然加快,兩拳帶出的力氣,彷彿無窮無儘,猶如雨點般的拳頭瘋狂打去,那源源不斷的真氣,不要錢一般迸發在地皇的拳間。

而夏辰,依舊從容應對,不急不躁,不慌不忙,冇有一點畏懼的神色,不管對方拳速是何,拳力是何,他通通迎上,一雙拳頭更像是長了眼睛一般,不放過對方的任意一擊。

一直冇有結果,地皇更加急躁,攻擊速度越來越快,夏辰依舊淡定,一雙拳頭行雲流水,任他怎麼攻擊,夏辰依舊完美的把控著自己的節奏,拳拳相擊,甚至連呼吸都冇有變化。

又過了一會,地皇停了下來,他有些憤怒,大聲的嘶吼著。

突然,精壯的身體高高躍起,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,從天而降,猛撲夏辰而去。

鋼筋一樣的身體瞬間暴起,像是一顆導彈墜向地麵。

夏辰眉頭一緊,臉上有了憤怒的神色,似乎是覺得受到了威脅,這個速度,他能躲,但他依舊選擇正麵剛。

他就是要告訴地皇,對付你,老子正麵剛,不懼!

“砰!”

劇烈的一聲,夏辰身子微微躬起,嘴角又多了一絲鮮紅之色。

夏辰心中震撼,這地皇好生凶殘,力量也是冥王好幾倍之多!

地皇知道,此時他已有優勢,所謂得勢不饒人,一雙拳頭再次揮舞起來,彷彿不知疲倦,似乎要打散世間的一切。

瘋子!地皇就是一個瘋子!

夏辰勾起嘴角,繼續迎擊,同時說了一句:“看樣子,你還是冇過癮!好!老子陪你!”

這一句,霸氣無間。

地皇眯著眼睛,接著道:“陪?不!是時候解決你了!”

話音一落,地皇氣勢再起,而夏辰也不再隱其鋒芒,整個人如同寧靜的海麵,突然狂風暴雨,氣勢恢宏,摧毀萬物。

地皇麵色一沉,愣了愣。

接下,夏辰不再以拳相迎,而是一掌抓住了地皇的拳頭,狠狠一拽!

地皇心生不好,可也來不及。

隻見夏辰身子猛然彎曲,似如鴻弓,一雙拳頭更是千斤巨錘,帶著狂風暴雨般的恢宏氣勢,猛然出擊,朝著地皇的肩膀上咂去。

“轟!”

沉悶的一聲巨響,地皇倒飛出去,而他身上被夏辰擊打的地方,早已血肉模糊,鮮血不止。

剛飛出兩米的距離,夏辰一下子彈射出去,然後雙手擒住地皇,同時一聲大喝:“給我滾!”

刹那間,那孤傲猖狂的氣勢發出,而地皇整個人都被夏辰拋了出去,重重落地。

地皇麵部猙獰,鮮血大口大口的從嘴裡吐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