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一瞥眼,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獨臂四人,見夏辰眼光投過來,他們一個個嚇得渾身發抖,臉色蒼白。

“滾過來!”夏辰勾了勾手指,示意。

夏辰的這一聲,直接嚇得四人連滾帶爬的過去,然後“撲通”一聲跪地。

“錯了!我們是真的知道錯了!我們有眼不識泰山,您大人有大量,就不要和我們計較了!”獨臂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“是啊是啊!我們以後都聽你,聽你的!”張豹子也跟著說道。

夏辰冷笑:“那好,以後在509,都給我安分點!什麼能做,什麼不能做,不用我多說了吧!”

“不用!不用!”四人趕緊回話。

夏辰又一陣冷笑,然後轉身走出餐廳。

顧北和畢福生兩人不用說,自然跟在夏辰身邊,可奇怪的是餐廳的一大批人都跟在夏辰身後。

他們一個個看著夏辰的背景,有驚恐,有敬畏。

這個新人可不簡單,剛來就鬨出了這麼大的陣仗,連阿莽等人也被打的老老實實,太牛掰了!

“看來玹字武堂,要變天了!”不少人跟著感歎。

而此時此刻,操場上的一個小角落裡圍著不少人,而中間正是邱羽軒,紅葵他們四人。

“去尼瑪的!還敢找救兵?你以為像你們這樣的垃圾,冥王和地皇會搭理?我白鯊要想你們死,你們就不能活!”

一個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五的威猛大漢站在邱羽軒麵前。

邱羽軒被氣的大口喘氣,瞪著眼睛怒吼:“白鯊!你有本事衝著我一個人來!欺負幾個小的,算什麼能耐?”

“就你?哈哈哈……”白鯊仰頭大笑:“你又是個什麼玩意?你什麼實力?老子一下子能打你五十個!”

“我看你就是虛張聲勢!讓他們走!我來戰你!”邱羽軒用話激怒白鯊,試圖讓他放過紅葵他們。

可一聽這話,白鯊震怒,舉手就是一巴掌:“就憑你,死到臨頭還敢跟老子條件?你們每個都得死!”

憑白鯊的實力,邱羽軒當然躲不掉,而且他們離的還那麼近。

這一巴掌直接把邱羽軒掀翻在地,整個人都被打懵了,隻覺得腦袋嗡嗡作響。

“軒哥!”紅葵他們立馬檢視邱羽軒的情況,然後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憤怒,直接衝了上去:“尼瑪的白鯊!居然敢對軒哥動手!我殺了你!”

對於一米九五的白鯊來說,紅葵他們實在是太弱小了,還冇等他們靠近……

“該死的小鬼!”白鯊不屑的一句。

“砰砰砰!”

白鯊連續三腳,每一腳都用儘力氣,直踹三人胸口。

瘦弱的他們根本無力反駁,直接飛了出去。

三人躺在地上,胸口凹陷,口吐鮮血,一動不動。

“老大!斷氣了!”白鯊的一個手下探了探三人的鼻息,說道。

“這麼不禁打?嗬!”白鯊冷笑一聲,很是不屑。

而邱羽軒死死的盯著地上的三人,宛如一座雕像,一臉的不敢相信和難以接受,倏地,他淚如泉湧,可表情依舊如此。

很快,邱羽軒眼中的悲傷,全部轉為憤怒,整個人都顯得有些陰沉。

“喂!我問你,就是你昨天說我壞話的吧!”白鯊勾起一邊嘴角,淡淡的問著,突然他瘋了一樣的一聲怒吼:“你小子什麼東西?敢挑事兒?”

邱羽軒冇有說話,而他的眼睛已經遍佈紅血絲,狠狠的盯著白鯊的人。

“彆以為你做的那些老子會不知道!你也不看看,這裡是誰的地盤?”白鯊繼續說道。

這時,邱羽軒有了動作,他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,一雙血紅的眼睛,盯著人群中的一個人。

他的眼神充滿了憤怒和可怕,被看著的男人立馬心虛,有些害怕,有些驚慌。

就是這個叫李金的男人,假意加入邱羽軒一起對付白鯊,而後又將他們的訊息透露給白鯊,聯合其他人排擠他們。

“李金!”邱羽軒狠狠的念著他的名字,繼而說道:“如果我今日不死,一定讓你不得好死!”他一字一句,字字強烈,句句有力。

那滿是怨毒的眼神,彷彿要把空氣都凝固了。

李金被盯的有些害怕,不過他又暼了一眼白鯊,瞬間釋然。

對,他就是出賣了邱羽軒,可那又如何?抱上了白鯊的大腿,難道自己還會怕他不成?再說了,有白鯊在,邱羽軒必死無疑!

想到這裡,李金本來的心虛一掃而光,取而代之的是那種不屑和譏諷。

“你這個垃圾!我殺了你!”邱羽軒被李金的表情刺激到,瞬間上了頭,猛地一聲怒吼,就要朝李金衝過去。

可……“砰!”

白鯊狠狠的一拳,帶著颶風般的氣勢,直接咂在了邱羽軒的胸口上。

邱羽軒猛然吐出一口鮮血,他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氣,儘管這樣,他還是有一種窒息感。

“敢在我麵前放肆?我看你是趕著去死!”白鯊的憤怒愕然出現在臉上,嘴角扯出一個殘忍的弧度,對著自己的手下們說道:“你們三個,給我按住他!”

“是!”

白鯊的手段何其殘忍,很多人聽著他的聲音都是頭皮發麻,此時的邱羽軒更是讓眾人同情起來。

“白鯊,總有一天,老大會殺了你!”邱羽軒被白鯊手下擒住,動彈不得,他瞪著眼睛,惡狠狠的說道。

“老大?你的老大?哈哈哈……”白鯊哈哈大笑:“好啊,我等著那麼一天!就怕他不敢進來!”

“不用等了!”

就在這時,一個讓邱羽軒無比熟悉的聲音傳來,是夏辰!他竟然真的來了!

“我已經來了!”夏辰穿過人群,來到邱羽軒跟前。

“老大……公子……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!”邱羽軒愣了愣,有些不敢相信,這簡直像做夢一樣,然後他熱淚盈眶看著地上冇有呼吸的三人:“是我害了他們……”

夏辰皺著眉頭,順著邱羽軒的眼神看了過去,心中莫名的自責起來。

如果自己快一點找到他們,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。

“我會為你們報仇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