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理好床鋪後,夏辰突然看向顧北說道:“顧北,你來一下,我有話跟你說!”

顧北一愣,微微皺眉便走向夏辰。

“坐吧!”夏辰淡淡一笑,拍了拍自己的床說道。

顧北有些猶豫,頓了頓跟著坐下。

“有事?”顧北淡淡一句。

“不用緊張,我隻是想瞭解一些事情!你為什麼來這?你一個軍人,本是一身正氣,當然,我能看得出你心裡的不甘和怨氣!所以你又是因為什麼纔到這的?或許……我可以幫你!”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試探著問道。

“你可以幫我?”對於夏辰的話,顧北有些意外,他思慮了一會然後搖了搖頭:“能從這裡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你幫不了我!”

“這你彆管!你想,我便能帶你出去!”夏辰自信一笑,眼中很是堅毅,然後又說:“和我說說吧!究竟是因為什麼進來的?”

話音一落,顧北的臉色更加陰沉冷徹:“我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女孩,被一個富家公子看上了,睡了!我從部隊回來後知道了這事,當天晚上就弄死了他!”他語氣有些狠烈。

“原來是這樣!那如果你知道自己會被弄到這來,你還會殺他嗎?”夏辰挑了挑眉頭,又問。

“會!我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!”顧北堅定回答:“當時我殺了不止他一個,井家的看我有些實力便幫我攔下了一些麻煩,送到這來!不然可能我早就死了!”

聽完他的述說,夏辰一臉的欣賞之色,心裡暗念:“這人不錯,夠血行,夠堅定,我要了!”

夏辰又笑了笑說道:“如果我能把你弄出去,以後跟著我怎麼樣?”

顧北暼了他一眼,冇當回事,覺得夏辰是在說大話!想把自己弄出玹字武堂?他連他自己都出不去吧!

顧北冷笑一聲:“到時候再說吧!”

夏辰自然看出了他眼底的意思,冇做過多解釋,而是認真的問道:“我初來乍到,好多事不瞭解,不如你給我說說這玹字武堂裡麵的情況吧!”

顧北倒是冇對夏辰起防範,而是淡淡的述說起來:“玹字武堂大概建立了七十多年,在這個無名的小島,被井家霸占著!所以這裡麵的麵積足夠大。”

“聽說,隻要進入到這玹字武堂就不可能會出去,除非你足夠強大,強大到井家對你刮目相看,強大到能為井家做事,否則一輩子就隻能留在這裡,甚至是死!”

“因為惡徒太多,誰也不服誰,這裡每天都會上演廝殺的場麵。而這裡都是些窮凶極惡的人,死了哪一個都不可惜。所以,井家對我們的態度是放養的!隻要不出去,乾什麼都行!”

“甚至還有明確規定,每年的死亡人數必須達到一百以上,否則隨機殺死!所以,這裡就是一個人間煉獄場。”

“逐漸的,這群人也開始分幫結派!眼下,這玹字武堂內有四大高手,他們頗有威望和實力,甚至一提起他們的名字,一些膽小的就會被嚇破膽。而他們也就執掌了各自幫派的生死!也就是說,他們想讓誰死,誰就必須死!”

“其中,有一個自稱冥王的很是厲害!他大概有三十多歲,霸氣凜然,威風凜凜猶如猛虎下山!那一套拳法更是恐怖!他的來曆也是不清不楚,隻知道是錦江市人,其他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不過冥王很仗義,人氣很高,追隨者更是不計其數,其中比較厲害的有阿莽,大白,九七,老貓!這四人的實力也不弱!”

“有什麼事,冥王不會親自出手,都是交給他們四個解決!因此,這四人也有了機會,在這玹字武堂內闖下了名氣。”

“不過你要小心,因為我們就屬於冥王之下,而且你打了獨臂,獨臂身後的靠山就是阿莽!”

聽到這裡,夏辰勾起嘴角,饒有興致一般:“原來如此!怪不得,他那麼囂張!那其他三個幫派的頭目呢?”

“地皇,霸道蠻橫,很神秘,也是不怎麼出手!聽說他是整個玹字武堂最強的一個!不過他為人有些孤僻,不喜歡交流,基本上是獨來獨往,所以擁護者不多!但因為實力夠強,那片區域的人纔不得不屈服!”

“還有一個叫白鯊,他的實力雖然不是最強的,但卻是這四人中最可怕的一個!為人凶狠,殘暴,隻要有人說他一句不是,白鯊立馬讓那人不得好死!在他的這種性格下,更是震懾了不少人,他身邊還跟著三個抱大腿的。”

“這三個狗腿子也是經常仗著白鯊的勢力,作威作福!整個玹字武堂裡的人,有三分之一都被他們迫害過,苦不堪言!不過也能敢怒不敢言!”

“還有一個是天霸,他的實力可不像他的名號一樣厲害。在彆人看來他是一個老好人,一張友好的麵容掛在臉上,叫人頗有一種親切感。不過在我看來,他卻是一個笑裡藏刀的人!不得不說,他情商真的很高,在其他三個幫派頭目之間,處理的遊刃有餘,他甚至能不動聲色的挑撥他們之間的戰爭。是個有心機的。”

顧北認真的給夏辰介紹了一番,夏辰也是認真的聽著,同時在心中洗刷著他們這群人,看看是否有合適讓自己帶走的人。

很快他就在心裡下定決心,這個冥王他就帶走了!為人仗義,實力強勁,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。

而那個白鯊肯定是不行的,活脫脫的一個禍害,不能要!地皇也不錯,雖不愛與人交流,但也是個不惹事不怕事的。

而那個笑麵虎嘛,就算了!夏辰最討厭這樣的人了!利用人的感情,將人玩弄於股掌之間!

“你打了獨臂,那傢夥肯定會找阿莽告狀!你準備怎麼辦?”顧北突然提醒著說道:“我看不行的話,你就服個軟吧!阿莽那幾個人,實力很強!手下人也多!你初來乍到,什麼都冇有,還是不要逞能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