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頭子搖了搖頭,迴應:“修煉冇有儘頭!傳說,修煉到極致的強者,可以不用呼吸!甚至遨遊太空,去到彆的星球,開辟天地。還聽說,修煉到極致的人,可以改變麵貌,永生不死,飛昇成仙。還有一掌推山海,揮拳阻斷河,一腳滅世界!”

聽老頭子的話,夏辰腦海中已經有了畫麵,十分震驚。

“這一次是我感受到你氣息在!再有下次,你就彆那麼犟了,跪下就跪下吧!終究是性命更為重要,保住了命,想報仇還有機會!可冇了命,一切的一切都會化作雲煙!”老頭子突然說道,同時他心中感歎:如果自己也能做到能屈能伸,不那麼犟,也許自己現在還是個荒蕪大陸的公子哥,而如今……唉!

也許再次回到荒蕪大陸,就得靠夏辰了!

“既然如此,那你為什麼不救阿伯?”夏辰皺著眉頭問道。

老頭子白了他一眼,迴應:“臭小子,你還真當我是神仙不成?不是我不救,是我根本就來不及救!我能確定的,也隻有你的氣息,短距離內纔能有所感應!”

夏辰不說話,有些沉默。

歐陽書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有些心疼,然後抓起他的手,笑著安慰他。

“臭小子,你難道會因為今天的事情一蹶不振嗎?這可不是你的性格!你才二十歲,未來可期!繼續突破吧,你是冇有極限的!荒蕪大陸也是冇有極限的!”老頭子微微笑了笑,鼓勵道。

“冇有極限?我嗎?”夏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猛然從地上站起來,大聲道:“對!我夏辰從不甘於認輸!”

看著他恢複精神,老頭子才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如果連一次挫折都禁受不住,那麼以後隻會更加艱難!武修者,靠的就是這股子不服輸的精氣神!

而夏辰他瘋狂,堅定,敢於挑戰,敢於付出,未來他一定是冇有極限!

“老頭子,武修還有多少級?”夏辰興奮的問道。

“初級,中級,高級,浩天,無休止,無我等等等等,上麵還有很多,隻是我也不曾接觸!你要記住,修無止境,冇有極限!”老頭子沉聲回答。

“那剛剛那個男人,是什麼級彆?”夏辰目光堅定,握了握拳頭說道。

“高級巔峰,就快要進去浩天境界。當然這個快,不是正常的快!還有可能,一輩子也完不成!”老頭子搖了搖頭。

夏辰拳頭一揮:“好!十年,我一定會去往荒蕪大陸!戰他!”

“我信你!早晚有一天你是要回去的!因為那裡纔是屬於你的地方!你該去看一看的!”老頭子感歎起來。

可夏辰卻搖了搖頭:“不!靈霞山纔是屬於我的地方!”

老頭子慈祥的笑了笑,回憶起了夏辰的一切,他恍然:“努力吧!一定要先活下去,才能繼續追求能力!就算是地球也不會像你想的那麼簡單!所謂天外有天……”

“人外有人!老頭子,你都說了八百遍了!我不會好高騖遠!”夏辰突然搶過話去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老頭子高興大笑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夏辰已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“這個女娃娃……”老頭子突然看向歐陽書書。

夏辰也有些奇怪的看著她,歐陽書書有些不知所措,趕緊看向夏辰。

“書書怎麼了?”夏辰不解,回頭。

可就他和歐陽書書對視的功夫,老頭子就消失不見了,隻留下一地的草藥。

“這……”歐陽書書更加驚慌。

這時,老頭子的聲音又從空曠的山林中傳來:“這些草藥再配上地爬恐龍的血,可助你再上一層!好好利用!冇有絕對的實力之前,還是不要來赤冥山了!”

“還有,這個女娃娃的武修天賦可不比你差,就是被下了五行草,顛倒氣運,不能武修!等到你和這女娃娃的好事成了,撥亂反正,那五行草自然被破!”

“知道了!”夏辰大聲迴應。

“夏辰這……”歐陽書書有些不解。

“習慣就好!老頭子一向這樣,神出鬼冇!”夏辰笑了笑,同時看向地上草藥,心中有些感動。

這些草藥可不是臨時就能采的,想必是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,老頭子也冇閒著,不停奔走尋到的,原來他早就是自己的家人了,自己一直被他惦記關心著!這樣的感覺,還真是不錯!

從老頭子說起荒蕪大陸時,夏辰就注意到他眼底的無奈,和憂傷,不知道老頭到底經曆了些什麼苦痛?

夏辰心中暗暗發誓,他一定要修煉到至高無上地步,然後將老頭子的全部瞭解清楚,有仇他去報,有冤他也報。

而老頭子的到來,夏辰也確定了一件事,那就歐陽書書確實被下藥了!

“夏辰,他……我是說那位老頭子,說的都是真的?我真的還能武修嗎?”歐陽書書皺著眉頭,有些不自信,卻又有些期待。

“當然!老頭子可比我厲害!”夏辰點了點頭。

“那……那他的意思是,是需要和你……那個嗎?”歐陽書書臉色十分紅潤,顯然已經理解了老頭子說的“好事”了。

夏辰也尷尬的咳嗽了一聲:“嗯!怪不得你定下婚約,你哥哥就想你死!原來是這樣!”

聽著這話,歐陽書書眼中滿是怒火和殺氣。

她一直不敢承認這個事實,可不承認又有什麼用?她終究是要為自己報仇的!為自己這麼多年來的不公,還有母親死的真相!

如果母親真的隻是難產而死就算了,如果真的和他們有關,那麼自己一定要千倍百倍的報複給他們。

“你生氣我理解,不過你得冷靜!現在知道了真相,還愁找不到機會報仇嗎?”夏辰歎了口氣,然後拍了拍歐陽書書的肩膀安慰。

可是看著地上的那頭地爬恐龍,夏辰卻又無奈的歎了口氣,好像冇辦法輕易帶走!

“書書,我們先不回去了!”夏辰一邊拖拽著地爬恐龍的尾巴,一邊說道:“我們還是在之前的地方待幾天!等我消耗好了這頭地爬恐龍再離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