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震驚,居然是老頭子!那個在靈霞山和自己一起生活,帶自己修煉的老頭子?他怎麼在這?

因為老頭子的出現,那男人的氣勢全部被打散,夏辰終於鬆快了,連連大口大口的呼吸,隻是他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你又是誰?”男人眼睛一眯,警惕的看著老頭子。

“我是誰?憑你,是不配知道的!我隻是想知道,是誰讓你如此目中無人,竟有這樣的成就感?又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敢在這片土地上撒野?”老頭子冷哼一聲,道。

接著,從老頭子身上,突然散發出一種氣勢來,那氣勢給人的感覺非常強大。

這氣勢落在那男人身上,讓他瞬間變了臉色,眼中也有了一些驚恐的神色:“你……”男人說不出話來,這次,輪到他被氣勢壓迫了。

老頭子暼了一眼夏辰,然後看著男人冷笑道:“你敢瞧不起他?他如今才二十歲,就能在精氣如此稀薄的地球修煉到這個地步!而你,最少也有六十歲了!”

“如果再給他四十年,你又算個什麼東西?你敢瞧不起他?”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在這個蠻荒之地,就算再給他一百年,他也不會成為高級武家!”此時,男人的嘴角已經流出鮮血。

老頭子冷哼一聲又說:“不可能?那是彆人!他,最可能!”老頭子目光堅定,然後又釋放出更大的氣勢:“你想讓他跪?那你自己先嚐嘗這個滋味吧!”

男人臉色大變,表情很是憤怒:“你休想!”

他雖嘴上這麼說,但實在無法抵抗老頭子那無與倫比的氣勢,隻見他的腿腳不受控製的彎曲起來,他努力堅持,可也要堅持不住了。

這時,夏辰突然站起來,看向老頭子說道:“老頭,算了吧!”

聽夏辰這樣說,老頭子纔將自己的氣勢收回一點,然後驚訝的看向夏辰。

按照他的性格,有仇必報,又怎麼會鬆口?

夏辰冷著臉,眼中滿是堅毅,他霸氣拭去自己嘴角的血跡,看著那男人說道:“用不了四十年!十年,我隻要十年!十年後,我會親自報仇,我發誓!”

夏辰轉頭,又看向老頭子:“這個人的命,我預訂了!要不了多久,我會親自讓他跪下!所以老頭子……讓他們走!”

一聽這話,男人先是愣了愣,然後又突然捧腹大笑,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一般。

“十年?就算我給你二十年,一百年,兩百年,螻蟻始終都是螻蟻!再怎麼努力,那也隻是一隻努力的螻蟻而已!想讓我跪下?好啊,我在荒蕪大陸等著你!不過,你得有命去才行!”

夏辰冇心情聽他說的這些東西,也不會聽進去,他冷著臉突然問道:“你說個不停,我就當你是害怕了找藉口!你要是笑夠了就給我滾!不過,地爬恐龍得留下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見夏辰如此囂張,男人臉色一沉,差點讓他再次爆發。

可他不能忽視夏辰身邊的老頭子,他隻能強製壓住自己的怒火,回手抓住身後的女人,然後猛然一躍,消失在三人麵前。

一切發生的太快,等歐陽書書反應過來時,那一男一女已經消失了。

“我去,老頭子,你居然是個隱藏高手?”夏辰有些激動。

“湊合吧!你記得我告訴過你的,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我還是太普通了!也冇法再突破了!”老頭子無奈的笑了笑,搖了搖頭。

“老頭子,他們是誰?從他們一口一個什麼蠻荒之地,我就覺得有些不對!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夏辰席地而坐,一邊運功療傷,一邊問道。

而歐陽書書則是乖巧的坐在一邊,安靜的聽著兩人的對話。

“那男人是在瞧不起你的出身,可他瞧不起的卻是他自己!”說到這,老頭子突然笑了笑:“因為二十年前,我就是在這赤冥山的最深處,撿到了你!赤冥山深處多妖獸,你知道你為什麼能夠安然無恙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夏辰發問。

“因為你身邊有一頭極為強大的頂級妖獸,一直守護著你!”老頭子侃侃而來:“事實上,在赤冥山深處就是荒蕪大陸和地球的連接通道,當然,這個通道還有兩處,以後有機會我再跟你說。”

“而我發現你時,你就在那通道口!所以我猜測,你的真實身份並不是普通人,是來自於荒蕪大陸!而且身份無比尊貴!”

夏辰一驚,他驚訝的不是自己的身世,而是荒蕪大陸的存在:“那這個荒蕪大陸到底是什麼地方?不在地球上嗎?”

“該怎麼說呢?在也不在吧!”老頭子的話十分奇怪。

“幾千萬年前,那時的地球資源豐富,精氣富裕,而有成就的武家更是數不勝數!可後來地球突然出現危機,聽說是小行星突然撞上了地球,不過在我看來應該是某位大人物的手段!這次危機給地球造成十分嚴重的傷害。”

“地球一夜之間分成兩塊,一塊是這,另一塊就是荒蕪大陸!荒蕪大陸的的麵積比地球大許多,而且占據了大部分的資源和精氣,所以對於荒蕪大陸上的人來說,武修十分容易,活的也就更久!所以剛剛那男人,看起來纔會那麼年輕!”

“等等!我有問題!”夏辰突然打斷:“地球分為兩塊,偏偏就是荒蕪大陸占據了那麼多的資源和精氣,所以你才懷疑是有人謀劃的?”

“不錯!”老頭子點點頭:“不過已經過了這麼多年,這種事冇人計較了!”

“那這荒蕪大陸這麼厲害,又為什麼叫這個名字?聽起來倒有些不匹配!”歐陽書書也突然說了一句。

她本是自己嘟囔,卻被那兩人聽了去。

“你可以理解為窮的隻剩下高手!”老頭子玩笑一句。

不過聽似玩笑,卻也是十分符合,讓人感歎。

歐陽書書有些尷尬,抿了抿嘴。

“那最強的有多強?修煉的儘頭又是什麼程度?”夏辰突然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