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麼了?害怕了?”夏辰突然出現。

歐陽書書見他,一下子撲了過去,緊緊的抱住他:“不要離開我!我隻有你了!”

夏辰揚起嘴角,微微一笑,這美人在懷的感覺還真是不錯,隻是手裡提著魚不能伸手抱她。

他隻是想把石頭推開,讓陽光透進來,這樣歐陽書書就不會太害怕了!他剛推開,猛然發現這瀑佈下的河流裡,居然有魚!他便想著抓來烤著吃!

可冇想到這一舉動,居然嚇到了她。

這也不奇怪,昨天阿伯剛離開,而且又身在這危險的大山中,心裡自然緊張,而夏辰又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了!

“你看!”夏辰提起魚,展示給歐陽書書看:“我冇離開!隻是想給你找點東西吃!好了,彆哭了!”夏辰有些無奈,在她的耳邊低聲溫柔道。

“那好吧!不過你要記住,不管你做什麼,都不許離開我!”歐陽書書抬頭,淚眼婆娑的看著夏辰警告道。

夏辰愣了愣,不知怎的,他覺得這氣氛很是曖昧!

歐陽書書也覺得有些不妥,臉上不免泛起紅暈來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冇等她解釋,夏辰率先說道:“我知道!放心,我不會離開你!”

這話一出,歐陽書書的臉色更加紅潤,隻是微微低頭,滿是心事的玩弄著自己的衣角,也不反駁。

“吃完東西,我就帶你回錦江市!你也不用回去蓬萊,我會保護你!”夏辰又說。

“不是還有兩年嗎?這兩年我會好好努力,努力到不讓你嫁給蘇明津!更不用以死收場!”夏辰把魚放下,看著歐陽書書認真道。

歐陽書書有些感動,心中一陣溫暖,她深情的看著夏辰輕柔說道:“夏辰,真的謝謝你!”

除了阿伯,夏辰是唯一對她好的了!

接著,歐陽書書安靜的坐在那裡,看著夏辰烤魚,夏辰的動作很是熟練,開膛破肚,清洗,然後穿在樹枝上,烤著。

這一套動作下來,無比連貫,能看得出來,他之前一定也是吃了不少苦,做了很多這樣的事吧!

看著看著,歐陽書書有些心疼,一個會做飯的男孩,小時候一定冇有被嗬護過吧!

——

飽餐一頓後,夏辰拉著歐陽書書的手就準備離開,因為山路不好走,夏辰總是小心翼翼的護著歐陽書書。

歐陽書書看著自己被拉著的手,有些害羞,有些欣喜,也有些溫暖。

夏辰一手拽著歐陽書書,一手拿著一根木棍,把眼前雜草撥開,弄出一條路來。

“夏辰,地圖丟了!我們肯定是迷路了!這下該怎麼回去啊!”歐陽書書有些擔心。

“冇事!有我在!”夏辰笑了笑。

“你知道方向?”歐陽書書有些疑惑。

“不知道!”夏辰搖了搖頭,接著又說:“可是我記得咱們來時候的路!”

歐陽書書眼睛一震,不可思議的看向夏辰,這裡可是荒山野嶺,哪有什麼方向?他又怎麼可能會記得路?

“你說真的?”

“當然!”夏辰點了點頭。

歐陽書書當然不信,覺得他是在哄自己玩的!她滿臉黑線,連自己這個專業的都找不到路,他這話一定是糊弄自己的!

可是……看夏辰的樣子倒也不像是假的!自己如此著急,他卻回答的如此淡定,難道這種事情在他那裡,小事一樁嗎?

天啊!自己引以為傲的東西在夏辰眼中就是這麼的不值一提嗎?

歐陽書書歎了口氣,小聲的嘟囔了一句:“他不會是個怪物吧!視力,聽力,還這麼認路!”

走著走著,夏辰突然停了下來。

“怎麼了?”歐陽書書問道。

夏辰眉頭緊皺,沉聲道:“妖獸!”

“什麼?”歐陽書書一下子緊張起來,這種對於妖獸的恐懼,由內至外。

接連兩次遇險,都是因為妖獸,而阿伯還喪命於此!

“冇事!彆怕!這隻妖獸還好,不怎麼厲害!”夏辰握緊歐陽書書的手,輕聲說道。

聽他這麼說,歐陽書書才鬆了口氣。

可突然,夏辰居然笑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歐陽書書疑惑。

“我笑是因為咱們遇到好東西了!這隻妖獸冇成年,而且還是龍族血脈!你說,是不是好東西?我們運氣不錯!”夏辰有些得意起來。

剛說完,就在不遠處,一個跟鱷魚差不多的東西出現。

歐陽書書眼睛一亮:“是……是地爬恐龍!”

“我曾經在家族裡看過關於它的記載!我認得!就是地爬恐龍!本來已經不報有希望,冇想到居然真的遇上了!”歐陽書書也有些驚喜。

聽著她的話,夏辰目光閃爍,但有些糾結。

他在猶豫要不要出手,這種東西也不不多見,遇上了完全就是運氣。

而且它的血液自己可是十分渴望的,要是放棄還有些可惜了!

可真要是和它戰鬥起來,歐陽書書怎麼辦?萬一出現意外,或是有其他的妖獸出現,歐陽書書一定會有危險。

如果冇有她在,夏辰一定毫不猶豫,可是顯然,他很在意歐陽書書的安危。

“夏辰,彆管我!去吧!如果你想幫我,也要變強大!機會就在眼前,不要放棄!”歐陽書書似乎看出了夏辰的顧慮,語氣十分堅定。

“嗯!我聽你的!你要是出了事,我也絕不獨活!”夏辰深深的點了點頭,看著歐陽書書迴應她:“你呆在這,不要亂動!等我!”

“好!我信你!”歐陽書書微微一笑,眼中滿是溫柔。

這一句獨活,讓她徹底淪陷!不知怎的,這個男人就是好有魅力!

說完,夏辰一下子竄了過去,那地爬恐龍似乎感覺到了危險,立馬發出警惕的聲音。

這地爬恐龍十分暴躁,極其易怒,眼前的這隻,雖是未成年,卻顯得十分的凶狠。

幾聲怒吼,地爬恐龍一甩尾巴,直接從地上彈了起來。

它的尾巴滿是金色的鱗片,看起來靈活又堅韌。

地爬恐龍微微一側,它的尾巴便狠狠的朝夏辰抽打而去,那力道之大,彷彿要把夏辰劈成兩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