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157章 真相

夏辰突然猶豫起來。

“說不定什麼?”歐陽書書突然一問。

夏辰吐了口氣,繼續說道:“說不定當年你母親的死,都是他們陷害的!”

此話一出,歐陽書書再也忍不住,她驚慌失措,狠狠的握了握拳頭!不過她還是很快平靜下來,因為她不敢相信,也不敢多想!

歐陽書書深呼吸,緩了緩自己的情緒,問道:“如果你說的對,那怪力蠻牛就是來殺我們的嗎?”

“不!不是怪力蠻牛!是鐵皮牛怪!鐵皮牛怪,鬥牛草,凶手!這是阿伯說的!你知道這些東西嗎?你快說說,這是關鍵!”夏辰有些激動的拉著歐陽書書。

“鐵皮牛怪?鬥牛草?什麼?竟是這樣!”歐陽書書想到了什麼,大驚失色:“來的妖獸不是怪力蠻牛,是鐵皮牛怪!鐵皮牛怪十分喜歡鬥牛草的味道!它們會尋著味道來追擊!”她解釋。

“也就是說你們身上被下了鬥牛草?一定是這樣!我們第一次見到的那個,就是聞到了味道才攻擊我們的!看來都能說通了!先不管那麼多,趕緊找找你身上有冇有鬥牛草!”夏辰十分著急。

如果鬥牛草還在,那麼歐陽書書可就是活靶子了!

“快找一找,或者你身上有什麼東西原本是不屬於你的嗎?”夏辰又說。

可下一秒,夏辰的臉色突然怪異起來。

雖然這裡烏漆麻黑,但夏辰視力十分的好,完全能看見此時歐陽書書的狀態。

歐陽書書來的時候匆忙,冇有換衣服,就穿著學校裡穿的那條短裙,眼下她渾身濕透,短裙緊緊的貼在她的肌膚上,那效果……簡直令人鼻血直噴啊!

這身材讓,這腿,這美腳,簡直一絕啊!

夏辰趕緊冷靜下來,這個時候他可不能想著這種事,那真是太禽獸了!

可是歐陽書書實在是太誘人了,夏辰的眼睛就像控製不住一樣,直勾勾的盯著看。

而歐陽書書自然是不知道,因為身處黑暗,什麼也看不見,哪裡又知道夏辰那灼熱的目光呢?

此時的歐陽書書正聽著夏辰的話,在自己身上尋找著鬥牛草,她甚至翻倒起衣服。

那雪白光滑的肌膚一現,夏辰的呼吸瞬間紊亂,整個人呆呆的看著歐陽書書的動作。

“夏辰,冇有!”歐陽書書回答,同時她也鬆了口氣:“看來是你猜錯了!”

夏辰被她的聲音拽回,這才冷靜下來:“你真的好好找過了嗎?”

夏辰眉頭一皺,不應該!按照他的推測,加上歐陽書書的解釋,肯定會有的呀!不然那妖獸也不可能主動找上門來!

那隻有一個原因,一定是歐陽書書冇找出來!

夏辰趕緊又看向歐陽書書,從上到下,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番,這次他隻是為了找鬥牛草,可不是為了偷看歐陽書書的身材!

這一番觀察下來,夏辰也冇看出什麼來!難道真是自己想錯了嗎?夏辰沉默了,繼續陷入沉思。

而歐陽書書卻突然臉色大變,驚呼起來:“難道是這個?”

“你想到了什麼?”夏辰立馬詢問。

“我頭上的銀飾,羽毛髮卡!”說著,歐陽書書從頭上取了下來:“是哥哥送我的!當時我還奇怪,又不是生日又不是節日,乾嘛送我這個?哥哥說是家裡特意打造的,送給我也好留個念想,我就戴著了!當時我還很感動,以為他是關心!”

“給我看看!”夏辰拿過銀髮卡,然後湊近聞了聞,冇什麼感覺,緊接著他眼中又閃過一道精光。

“有味道!很淡很淡!聞不清楚!”夏辰眉頭緊鎖,心思沉重。

夏辰將銀髮卡拿在手裡,細細觀看,果然是羽毛形狀,做工纖細精巧,隻是有些輕,按照銀子的重量,再看看它的大小,應該不是這個重量!

除非……是空心的!

有了這個想法之後,夏辰趕緊將那髮卡掰開,果然,尤其是在那羽毛的根部,滿滿的都是粉末!一掰開,淡淡的香味傳來。

隻是人聞不太清,但是像鐵皮牛怪那種成了精的妖獸,一定能聞的真切。

夏辰將掰開的髮卡遞給歐陽書書:“你來聞聞,是不是這個味道?”

歐陽書書用手指摸了摸,立馬臉色大變:“怎麼?怎麼會有這種東西?髮卡裡麵藏的?”她語氣裡帶著些哭腔。

“嗯!”夏辰低沉迴應。

“不!”歐陽書書十分崩潰,她癱坐在那裡,流著眼淚痛心疾首的說道:“我從來冇有想過要當家主,他們為什麼要這樣?即使我可以武修……母親……我的母親也是被他們害死的嗎?”

“這點確實不能確定!隻是我大膽猜的,你可以當做冇聽過!”夏辰摟著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其實這樣也好,你能看清他的真麵目,也知道了凶手,要是想為阿伯報仇,也有人可尋了!而且,你很快就能武修了,不然你哥哥也不會這麼急著要害死你!”

“隻要你強大起來,你想報仇就報仇,想當家主就當家主!你不想嫁給蘇明津就不嫁!”

歐陽書書不再說話,靠在夏辰的肩膀上小聲抽泣。

好一會,歐陽書書坐了起來,對夏辰真切的說道:“夏辰,謝謝你!還有……對不起!龍血是假的,幫不了你了,還差點就害死了你!”

“沒關係!累了一天了,睡吧!明天醒來,一切都會過去的!以後有我保護你,那些人再也害不了你!”夏辰的溫柔聲一響,像是帶著魔力一般,讓歐陽書書昏昏欲睡。

而夏辰,則是守在她身邊,盤坐在那裡,默默修煉起了《正陽訣》。

就這樣,一夜過去,等到歐陽書書醒來時,夏辰卻不見了。

堵在洞口的石頭也被推開,透進陽光進來。

難道夏辰把自己丟下了嗎?

歐陽書書驚慌失措,大聲呼喊:“夏辰!你在哪?夏辰……”她一聲接著一聲的呼喚,就是不見夏辰的影子,眼看著眼淚就要流出來了。

不知為何,自從來了這赤冥山,她就十分脆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