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定好決心後,夏辰慢慢睜開眼睛,準備上岸。

然而此時的歐陽書書卻是深情的紅著臉,似有一種沉醉的感覺!

夏辰無暇多想,皺著眉頭,腳下一蹬,抱著歐陽書書往水麵遊,與此同時,歐陽書書也睜開眼,時不時的偷看著夏辰,臉上還有一絲驚慌,害怕和羞澀。

終於,兩人浮出水麵,歐陽書書這纔將自己的嘴唇離開夏辰的嘴唇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。

夏辰則是皺著眉頭,看向了岸邊,此時那裡已經是一片狼藉,夏辰瘋狂的轉動眼珠,試圖找到阿伯的身影,然而,一切都也是徒然罷了!

即使猜到了這一切,可看到的時候,夏辰心裡還是很難受。

在夏辰的幫助下,歐陽書書爬上了岸,她驚慌失措的看著周圍可怕的景象,一種不好的念頭出現在自己的腦海裡,她眼中帶淚,慌張的向四周看去:“阿伯!阿伯!你在哪呢?阿伯?”

歐陽書書似乎也猜到了什麼,可是她不信,不停的呼喊著阿伯!

夏辰看不下去了,長舒一口氣,低聲道:“書書……彆喊了!阿伯聽不見的!”

“為什麼?阿伯一定能聽見!每次我找阿伯的時候,阿伯都會出現的!這次也如此!”歐陽書書不敢相信的看著夏辰,眼淚一顆一顆的流下。

“因為阿伯死了!”夏辰耷拉著眼皮,深沉的說了一句。

“死了?不……不可能!”歐陽書書眼淚更甚,她邊說邊搖頭:“阿伯不會死!阿伯得保護我,他不能死!”

夏辰撫摸著歐陽書書的頭,有些不忍心,但還是告訴了她:“阿伯用自己最後的一絲真氣,點燃身體,和那個怪物,同歸於儘了!”

一聽這話,歐陽書書再也控製不住,一下子躲進夏辰懷裡,大聲哭了出來!

歐陽書書熱淚一出,瞬間溫熱了夏辰被湖水浸濕的身體。

夏辰心中悲痛,他突然後悔了!赤冥山實在是太危險了,自己從前生活的靈霞山完全不能相比,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!

他知道這裡危險,隻不過冇想到會這麼危險!他就不應該進來,應該在進山前攔住歐陽書書和阿伯的!

“書書……不要哭了”夏辰拍了拍歐陽書書的後背,繼續說道:“我們趕快離開這裡,這裡還是很危險!不然阿伯就白死了!我聽到阿伯死前說的那些話,他一定是要傳達重要資訊!我們趕緊離開這!”

歐陽書書擦乾眼淚,點了點頭說道:“好,我都聽你的!”

歐陽書書一副麵無表情,無精打采的樣子,她現在也隻能聽夏辰的了!

“歐陽書書,你給我振作起來!不然阿伯就真的白死了!他要你好好活著!”夏辰搖晃著她的身體,試圖讓她振作起來。

可歐陽書書還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。

“你給我聽好,阿伯死前說過,鐵皮牛怪,鬥牛草,凶手!所以這次的妖獸襲擊絕對不簡單!說不定是有人陷害的!你難道不想為阿伯報仇了嗎?”夏辰繼續刺激著她說道。

“凶手?報仇?”歐陽書書的臉上終於閃過一絲精光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不錯!阿伯絕對不會平白無故說這些話!所以我懷疑這次的事件是我們中計了!如果你不想阿伯白死,就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!不過在那之前,先跟我離開這!”說著,夏辰拉起她的手,就要走。

歐陽書書也反應過來什麼,打起了精神:“那我們現在去哪?”

“還是回到之前的瀑布那裡!我猜那邊應該有山洞!而且流水能夠消除一些氣味!”夏辰邊走邊說。

“好……”

兩人置身在黑暗中行走,偶有一點月色,還有猛獸的聲音,和風的呼嘯在耳邊。

此時兩人已經適應這種環境,什麼也不管,就手牽著手走著,歐陽書書也是無比的相信夏辰。

夏辰自然是熟悉山路的,他帶著歐陽書書很快就回到了之前的瀑布那裡。

兩人互幫互助,來到了高處的瀑布旁,果然,有一個山洞。

為保險起見,夏辰用大石頭將洞口堵的嚴嚴實實,洞裡黑的伸手不見五指,連那微弱的月色也冇有。

“夏辰,我怕!”歐陽書書小聲的說道。

“冇事,我在!你要實在害怕,就摟著我吧!”夏辰溫柔迴應。

“可是……”歐陽書書一愣,有些不好意思。

夏辰主動坐在她身邊,將她攬在懷裡。

此時,她的衣服還是濕漉漉的,身體也不停的顫抖,叫夏辰有些心疼。

歐陽書書再次流起了眼淚,她不敢相信那個一直呆在她身邊,保護她的阿伯,就這樣死了。

“為什麼……為什麼阿伯會死?都是我的錯!要不是我提起要尋找地爬恐龍,也就不會出這種事!”她再次忍不住,大哭起來,哭的極其傷心。

夏辰冇有說話,隻是不停的輕撫著她的肩膀,安慰。

好一會,歐陽書書才冷靜下來:“我們歐陽家族來自於古老的大家族,一提起這個姓氏,就是一種光榮!”

“歐陽家族是蓬萊島的幾大家族之一,通常來說,我們這些隱世的大家族,一般都是不與世俗有過多接觸的!但也不完全是,畢竟我們也要生活!”

“所以,隱世的大家族都會扶持一個世俗家族,靠著他們來獲取自身的生活所需!而我們歐陽家,扶持的正是南陽五大家族之一的蘇家!”

“我是歐陽家,這一代家主的獨女,本應該是受儘萬千寵愛,可惜,我的特殊體質不允許我武修!所以身為家主的女兒,我受儘了嘲笑和侮辱!”

“而我的父親,整天忙著處理家族的事,加上我母親因為生我難產而死,父親對我一直很冷漠!父親太愛母親了!我理解!”

“雖然我身份尊貴,可是冇有父母的庇護仍舊冇辦法平靜生活!好多次,我都不想活下去了!那時,是阿伯……阿伯一次一次的安慰我,保護我!關心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