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夏辰!找到凶手!是鐵皮牛怪,鬥牛草!”想明白的阿伯立馬大聲呼喊,聲音中滿是不甘和憤怒。

已經跳進湖底的夏辰,靠著他那驚人聽力聽到了阿伯的話。

凶手?鐵皮牛怪?鬥牛草?什麼情況?到底怎麼回事?

就在他思考的時候,歐陽書書臉上開始出現痛苦的神色,手腳開始不安,掙紮起來。

顯然,歐陽書書並不會遊泳,也不會換氣。

夏辰拋開一切,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,那就是歐陽書書不能有事。

想著,他一把抱住歐陽書書的頭,湊了上去,然後直接親吻歐陽書書的嘴唇,給她渡氣。

歐陽書書直接睜大了眼睛,瞪著夏辰!不過因為夏辰在給她渡氣,她也平靜了不少。

可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害怕,歐陽書書的呼吸速度很快,就連夏辰也覺得自己有些窒息感。

歐陽書書控製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吸著夏辰嘴裡的氣息,就要帶走了夏辰的舌頭一般。

夏辰心中一顫,這感覺讓他有些享受。

可這種環境下,他可享受不來,他的耳邊滿是阿伯和那怪物戰鬥的聲音。

他明白,在阿伯停下腳步的那一刻,他就冇想著活著離開,他隻是想給夏辰和歐陽書書,一個活著的機會。

“真氣!我要我的真氣!”阿伯抱著必死的心態,麵對這鐵皮牛怪非但冇有害怕,反而更加瘋狂。

在這生死一刻,阿伯猛烈的燃燒著自己的丹田,竟突然突破了高級武家!

“好……好啊!是老天想給我一次身為高級武家的體驗!”阿伯笑了笑,閉上眼睛,享受著這種無比強大的感覺。

下一秒,阿伯倏地睜開眼睛,精光乍現,一股十分龐大的氣勢從他身體裡爆發出來,朝著四周奔湧而去。

“吼……”

那鐵皮牛怪似乎是感覺到了阿伯的強大,本來想一下解決掉阿伯的大傢夥,突然謹慎起來。

那龐大如山的身子一動,如同山崩地裂一般的境況,被它踩中的沙石分分鐘化為煙塵,隨風飄散而去。

一眨眼,那鐵皮牛怪便來到了阿伯跟前,那比人還大的角,帶著呼嘯的疾風猛然咂下。

隻是那角剛到阿伯的位置上,隻見阿伯的身子猶如鬼魅,“咻”的躲開,然後輕輕一躍,便站在了鐵皮牛怪的後背上!

這鐵皮牛怪刀槍不入,唯有眼睛可破!當然,這是夏辰的方法,即使是突破高級武家的阿伯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對付這怪物,隻有複刻夏辰的方法來試試。

可惜……這成年的鐵皮牛怪似乎很聰明,一下子就猜到了阿伯的用意一般,竟在那一瞬間趴在地上,然後猛然滾了起來。

阿伯冇有得逞,隻能暫時離開鐵皮牛怪的身體。

阿伯死死的盯著鐵皮牛怪,眼中冇有一絲恐懼。

而正在湖底親吻的兩人,則是認真的聽著岸上發生的一切。

已經是高級武家的阿伯威猛無雙,在和這頭成年的鐵皮牛怪對戰中,一直不落下風!

“沉香……七式!”阿伯大聲一喝,舉起一雙拳頭再次出招。

這一次,他把沉香拳的七式,通通打了出來!

阿伯的一雙拳頭,宛若遮雲蔽日一般,拳影漫天飛舞,根本看不清拳式,他瘋狂的揮舞著拳頭,一拳比一拳厲害,一拳比一拳恢宏!

沉香七式,就算突破了高級武家也不可能全部打出,因為實在是太消耗真氣了!

可如今阿伯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狀態,不管不顧,將丹田瘋狂運轉,每招每式,都被他打的極為漂亮。

一時之間,拳影相疊,遮雲蔽日,狂風呼嘯,猶如泰山壓頂,又好似通天的光柱!

在阿伯如此猛烈的攻擊下,鐵皮牛怪想躲也躲不了,隻能靠著自身的那一身鐵皮防禦著。

轟!轟!轟……

拳式落在鐵皮牛怪的身上,發出巨響,同時伴隨的,還有它的慘叫。

阿伯見狀,哈哈大笑,不知是因為占了上風而開心,還是到了這油儘燈枯之時的爽快。

他嘴角已經遍佈鮮血,真氣也消耗殆儘,臉上則是迴光返照一樣的笑容。

“臨死前能突破高級武家,有這樣的榮光之資,我已無憾!隻是夏辰!你一定要保護好大小姐!一定!”阿伯也覺得自己不行了,仰天大喊,然後又看向那頭大怪物,沉聲道:“你這頭老怪物!想報仇是吧!就跟我一起死吧!”

話音剛落,阿伯整個身子像是一道鐳射,直接射出,那速度之快宛若一道光影。

隻是眨眼之間,阿伯便出現在了鐵皮牛怪眼前,怪物一見這般情形,又驚又怒,似乎是猜到了阿伯要做什麼,趕緊慌忙的向後退。

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,阿伯一下子欺身上去,抱住鐵皮牛怪,然後身體發出光芒,光芒的顏色由淺至深的變化著,而阿伯身上也越來越熱。

“給我燃燒起來!”阿伯嘶吼一聲,那強大的力量瞬間迸發而出,阿伯整個人也化成一大團火焰,燃燒著鐵皮牛怪。

“吼,吼,吼……”鐵皮牛怪痛苦慘叫。

然而這還冇完,突然,阿伯身上的火焰又變成乳白色,然後“砰”!的一聲,一陣無比強大的爆炸在鐵皮牛怪身上炸開。

那巨大的能量直接將鐵皮牛怪的身體炸裂,一時間鮮血猛竄,皮肉飛濺。

周圍的樹木,沙石,全部變為紅色,彷彿被一場血雨洗練了一般。

不知為何,狂風颳起,聲音似鬼怪哭泣,捲起血土,瘋狂刮竄,久久不能平息。

待到狂風停下,地下是一個巨大的坑,可比鐵皮牛怪大的多,坑內一片狼藉,而鐵皮牛怪早就是一堆白骨。

岸邊所有的聲音消失,夏辰的腦海裡始終有阿伯的那句話:“夏辰,你一定要保護好大小姐,一定!”

夏辰閉上眼睛,心中多了一些悲痛。

聽著那一聲爆炸,夏辰猜出個七八分,是阿伯以真氣為火,點燃了自己的肉身,製造出爆炸,和那個怪物同歸於儘了!

“阿伯!你放心,我一定會保護好書書!並且好好照顧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