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惜,我們隻割下它一條大腿,不過這也是上百斤的重量!”阿伯一邊拉著肉,一邊說道。

“這也足夠我們吃好多天了!等下找個好地方,咱們就有的吃了!”歐陽書書看起來有些興奮。

夏辰看了看四周的情況,有些擔憂:“看來今晚也隻能在這深山老林裡睡了!不知道會不會有其他危險?”

“等等!你們有聽到什麼聲音嗎?”歐陽書書突然驚喜。

“嗯,聽得一清二楚,是水流聲!”夏辰淡淡迴應:“之前我就注意到,越往裡走,土地越潮濕,肯定會有水!”

“那還等什麼,看情況,上麵應該會有一個瀑布,環境也比這邊強不少!不如我們就去那將就一晚吧!”歐陽書書提議。

“嗯!”兩人點了點頭。

這時,夏辰完全看不出來受傷的樣子,這變態的恢複力,已經讓歐陽書書和阿伯都適應了。

三人又穿過一片樹林,來到瀑布這裡。

阿伯放下肉,趕緊打了點水,以備不時之需,而歐陽書書也不管地上臟不臟,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二十分鐘後,噴香的烤肉味一出,叫人忍不住多聞了聞。

夏辰拿著蠻牛肉,認真的烤著。

以前在山上和老頭子生活的時候,他就經常這樣帶回來一些野味,烤給老頭子吃,這方麵他還是有經驗的。

歐陽書書坐在那裡,認真的看著烤肉的夏辰,一時間竟看出了神。

冇一會,肉烤好了,夏辰撕開了三分之一遞給歐陽書書,剩下的分成兩半,又遞給了阿伯其中的一半。

歐陽書書嚐了一口,立馬讚賞起來:“看不出來,你還有這手藝呢!”

“有什麼手藝?還不是這蠻牛的肉質鮮美!”夏辰迴應。

三人不再說話,而是沉浸在這美味中。

不管是歐陽書書還是阿伯,都吃的很享受,很儘興。

之後,吃飽喝足的三人又靠在一棵大樹下,休息著,消化著蠻牛肉。

很快,夏辰便感覺到這怪力蠻牛帶來的好處,他能真切的感覺到那種神奇的力量在身體裡遊蕩,這可足足抵的上好幾天的修煉成果了。

這麼一想,不能把整個怪力蠻牛帶走,還真是蠻可惜的!

“你冇有什麼事吧?”夏辰突然想到了什麼,突然看向歐陽書書問道。

“冇事啊!怎麼了?”歐陽書書眨著大眼睛,無辜的迴應著。

夏辰有些奇怪,歐陽書書可是普通人,她明明吃了不少怪力蠻牛的肉,怎麼會一點感覺也冇有?

“這妖獸的力量可是很足的!你是普通人,吃了那麼多,冇覺得難受嗎?”夏辰冇忍住,直接問道。

一聽這話,歐陽書書臉色一沉,有些不高興。

阿伯卻歎了口氣,解釋道:“這也是大小姐不能武修的原因!大小姐體質特殊,不管是什麼力量,元氣,在大小姐身體裡全部化為烏有!所以真氣是留不下來的!”

“怎麼會?這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體質?”夏辰一整個大無語。

還真是應了那句話:天下之大無奇不有!

就在夏辰想要繼續說話時,他臉色驟然一變,不是什麼擔憂緊張,而是驚恐!十分的驚恐!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一見他這表情,歐陽書書立馬詢問,阿伯也看向了夏辰。

“不好!跑!趕緊跑!有妖獸來了,是怪力蠻牛,比之前的還要大,還要凶猛!”夏辰聲音顫抖,呼吸急促。

“什麼?”

三人同時起身,剛準備要跑,地麵卻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。

咚!咚!咚……

這聲音響起,如同死神在召喚,讓三人為之一顫,個個膽寒!

“快跑!”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夏辰,他立馬大喝一聲,拽著歐陽書書就竄了出去。

阿伯反應也不慢,趕緊跟上。

夏辰耳邊風聲呼嘯,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,可身後跟著的聲音就像是一座快速移動的大山,那速度驚人,眼看著就要追上了他們。

怎麼辦?怎麼辦?夏辰心中開始焦躁,此時他冇有任何辦法,隻能逃跑!可他們真能跑掉嗎?身後那驚雷一樣的聲音,越靠越近!夏辰已經能感受到那龐然大物的氣息了!他們根本冇辦法脫身!

突然,夏辰眼神一亮:“有水!是湖!”

就在絕望之時,夏辰用自己那犀利的眼神,超出常人的視力,在黑夜中看到了遠處一片湖水!

此時,阿伯突然大喊:“夏辰!一定要保護好大小姐!”

話音一落,阿伯突然停下。

“阿伯!你要做什麼?”歐陽書書一臉驚恐,剛要回頭,卻被夏辰一下子抗在肩上。

夏辰狠狠蹬地,然後猛然一跳。

他的目標,正是前麵的那片湖泊!

砰!大大的水花濺起,夏辰帶著歐陽書書落入了湖中。

那個大傢夥剛要跟上,卻被阿伯攔了下來。

麵前的這個怪力蠻牛十分可怕,足足比之前的那隻大上兩倍!難道之前的那隻,還冇成年嗎?顯然,這個大怪物是來報仇的!

阿伯眼睛一動,怪力蠻牛明明隻是三級妖獸,真有這麼厲害,這麼龐大嗎?

在這生死一刻,阿伯突然明白,這哪裡是什麼怪力蠻牛,這分明就是鐵皮牛怪!是四級妖獸!這可相當於一個高級武家!太可怕,太恐怖了!

而之前夏辰殺死的那個也不是怪力蠻牛,而是未成年的鐵皮牛怪!怎麼回事?

如果說眼前的這頭是為了報仇,那麼之前的那隻小的呢?

鐵皮牛怪十分的恐怖,可是數量卻很少,而且不會與人輕易發生衝突,隻要不受到侵犯就不會主動攻擊!

而之前那個小的,似乎是有目的的在尋找他們!這是怎麼回事?

難道是……鬥牛草?

阿伯臉色瞬間蒼白,因為鐵皮牛怪十分迷戀鬥牛草,鬥牛草的味道會讓鐵皮牛怪喪失心智,瘋狂追蹤!

而之前的那頭小的,就是聞到了味道,才攻擊他們!這樣想,一切都說的通了!

那麼造成這樣結果的隻有一種原因,那就是,他們被人算計了!他們被人下了鬥牛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