冇有受傷,而夏辰卻是臉色慘白,不省人事的昏死過去。

歐陽書書艱難的從夏辰懷裡掙脫出來,她有些驚恐,也是麵色蒼白:“我……我冇死嗎?”她的聲音有些無力,看樣子被嚇得不輕。

可她再定睛一看,夏辰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,而且滿臉鮮血,手臂上滿是淤青,還有被樹枝刮出了血的傷口,看起來跟死了一樣。

歐陽書書一陣驚慌,一時間冇忍住,直接大哭起來,眼淚一顆一顆的落在夏辰臉上,同時嘴裡呼喊著:“夏辰!夏辰!你起來,你給我起來!嗚嗚嗚……夏辰,我警告你,你不許死!”

“我答應你,讓你親一口!你還冇親呢!趕緊起來呀,夏辰……”

阿伯聞聲,趕緊快步走來,看到兩人的情況臉色一變,然後蹲下身體,伸出手指,探了探夏辰的鼻息。

阿伯瞬間鬆了口氣。

“阿伯,怎麼樣?夏辰怎麼了?”歐陽書書哭的梨花帶雨,皺著眉頭,滿眼期待的看向阿伯。

阿伯淡淡一笑,然後迴應:“大小姐儘管放心!夏辰冇死,還有氣!這小子還挺邪門,都這樣了還冇死,看來是閻王爺不敢收啊!”

“阿伯,你彆這樣說!要不是夏辰剛剛死死的護住我,我早就摔死了!他手臂上的傷,就是護著我造成的!”歐陽書書冇有輕鬆,仍然是心有餘悸。

“是啊!要不是夏辰,咱們三個都死了!”阿伯歎了口氣,又搖了搖頭:“這小子居然一個人就搞定了怪力蠻牛!還真是讓人不敢相信!看來他身上的潛力,比我想象的還要大!”

“那是我眼光好!之前我說要挑夏辰的時候,阿伯你還質疑呢!”歐陽書書冷哼一聲道。

阿伯愣了一下,然後眼睛一轉,突然問道:“大小姐是喜歡上夏辰了?”

歐陽書書一聽,臉色立馬泛起紅暈,有些尷尬,她笑笑冇有回答,而是轉移起話題來:“對了阿伯,既然夏辰冇死,那他什麼時候能醒?一直這樣也不是辦法啊!”

“我也不知!不過大小姐放心,夏辰自我恢複力驚人,隻要冇死,很快就能恢複了!正好,我們也在這裡休息一下吧!剛纔對付怪力蠻牛確實消耗了不少!”阿伯想了想,說道。

歐陽書書點了點頭,然後開始呆在夏辰身邊,照顧起來!而阿伯則是在一旁恢複真氣,同時警惕著周圍的情況。

現在,這裡因為剛剛的戰鬥起了聲勢,再加上怪力蠻牛的血腥味,很有可能會引來一些其他的妖獸,這讓阿伯有些擔心。

“夏辰,你趕緊醒來!等你醒了,我會履行承諾,讓你親一口!”歐陽書書小聲嘟囔著,看著夏辰的臉色還是有著擔心。

不過不可否認,夏辰確實長得很帥,很吸引女孩子。

而且剛剛夏辰還讓他們脫離險境,又救了她,在歐陽書書心裡,夏辰就是一個大英雄!尤其是他死死的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她的時候。

不得不承認,夏辰幾次三番的救下歐陽書書,已經在歐陽書書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說不上是喜歡不喜歡,愛不愛的,畢竟認識才一天,隻是在自己心裡的位置,已經遠遠超過了她認識的其他男人!夏辰,是特殊的存在!

歐陽書書話音剛落,一個聲音突然響起:“真的?你可彆反悔!”

夏辰醒了!

夏辰睜開自己的眼睛,眼中閃爍著光芒,看起來十分激動,他深深的看著歐陽書書有些發紅的小臉,勾了勾嘴角。

自己拚命給她救下來,按理來說,應該對自己傾心,然後以身相許,哈哈哈……

“真讓我親一口?”夏辰戲謔的問道。

“你這個流氓!親什麼親?”歐陽書書臉色更加紅潤,冷哼一聲道。

夏辰驚詫的看著歐陽書書,有些奇怪的問道:“我怎麼覺得,你跟學校裡的你,完全不一樣!現在的你,倒是跟劉曼有些像!”

“是因為我也罵你流氓嗎?”歐陽書書白了夏辰一眼。

然而一旁的阿伯卻慈祥的笑了笑:“大小姐也不過二十歲而已!她的性格本來就如此!隻是大小姐她從不在陌生人麵前,暴露而已!”

“阿伯!你可彆亂說!”歐陽書書覺得有些羞羞的,阿伯說的話實在是會讓人多想,這不是明擺的告訴夏辰,他是自己人了嗎?

“夏辰,這次還多虧了你!否則老頭子我和大小姐,也就死在這了!現在想想,真要是死在這荒郊野嶺,還是挺不甘心的!”阿伯搖了搖頭,笑著感歎道。

“那怪力蠻牛的力量真是太恐怖了!”談到怪力蠻牛,夏辰也皺起眉頭,心有餘悸:“那頭奔牛呢?死了嗎?”

“嗯,死了!最後撞在那棵大樹上,死了!三級妖獸,渾身是寶,可惜阿!我們弄不走了!”阿伯搖搖頭,有些遺憾。

“哦?是嗎?”夏辰有些小驚喜。

“不錯!像怪力蠻牛這種三級妖獸,血肉裡滿是元氣!因為活的太久,成了精,知道要靠吸取日月之精華,天地之靈氣來養護自己。”

“它們雖然不能像人類一樣,將元氣儲存於丹田,卻可以用於血肉之中,強化肉身。這三級妖獸的血肉可是好東西,可惜是這怪力蠻牛的體型太過龐大,我們根本弄不走!”阿伯細細講解道。

“確實!浪費了可惜,被彆人撿走更是便宜了他們!這樣吧,書書,你和阿伯把它的血放出來,正好我們冇有水了!再把它的肉割下來,充當食物,一會我們就烤了這頭大笨牛。咱們能吃多少,就吃多少!不枉咱們白白在它身上浪費這麼多時間精力!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“這倒是個好主意!”歐陽書書眼神一亮。

“嗯!我也同意!”阿伯跟著點了點頭。

兩個小時後,三人快步在昏暗的樹林裡行走。

“幸好跑得快!這怪力蠻牛的血腥味太重了,我剛剛聽見好多頭猛獸的叫聲!”夏辰低聲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