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身皮還真是堅硬啊!夏辰心中一沉,看來這場戰鬥不簡單了!

同樣見到安然無恙的怪力蠻牛,阿伯似乎憤怒了,一連揮出好幾拳咂下。

“橫掃落葉!”

“威震八方!”

“萬裡無雲!”

……

而阿伯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狂暴的氣息,更是讓夏辰心驚。

阿伯接連不斷的拳頭越來越快,那恢宏的氣勢,帶起的疾風呼嘯,好像要把整個赤冥山轟個天翻地覆。

可那怪力蠻牛也很機靈,它也能感覺到,這小小的人類就有這樣的實力,不敢再戰,接著,那山一樣大的身子轟隆一轉,想要逃跑。

同時,阿伯拳落,一陣轟隆之後,那怪力蠻牛直接被掀翻了。

“好厲害……”夏辰不由得感歎。

“阿伯的拳法是自創的,一共有七式,如果阿伯七式全出,那個大怪牛纔不是對手!”歐陽書書解釋。

“好拳!”夏辰讚賞道。

“你也想練?”歐陽書書突然問道。

“怎麼了?我就隨口一說!”夏辰又說。

“冇什麼,阿伯說過,這拳是從我歐陽家祖傳的武技悟出來的,你要是想練的話我把我祖傳的武技給你!再讓阿伯教你這拳!”歐陽書書看向夏辰,認真道。

我靠!祖傳的東西都能獻出來?這小妞不會是對自己有意思吧!看她的樣子,也不像是在開玩笑啊!

夏辰滿眼疑惑的看向歐陽書書,似乎在尋找答案。

歐陽書書反應過來,臉上一下子泛起紅暈,她咳嗽一聲,解釋道:“你彆多想!我也是隨口一說!”

夏辰得意的笑了笑:“你給我,我也不要!這種東西,小爺不需要!”

“狂妄!”歐陽書書憤怒迴應,那可是她祖傳的東西,夏辰竟然看不上?氣死個人!

夏辰說的也不錯,還有什麼武技能比得上《正陽訣》?煉好《正陽訣》,身體就會不死不滅,隨手揮出一拳都震懾天地的武技,他要那麼多的武技有什麼用?

更何況在修煉上,可不能貪多,最後恐怕不得善終!

就在說話間,阿伯那邊的情況發生了變化,本來是阿伯占據上風,可眼下不知怎的,阿伯竟被那怪力蠻牛完全壓製住!

這可是體型龐大的妖獸,即使阿伯再強大,也不過是凡人之軀,怎能比得過那怪力蠻牛的力量?

之前阿伯發出的拳法,已然是拚儘全力,那種聲勢浩大,無人能比!可強大的消耗也伴隨而來,這些經過數十年積累下來的真氣消耗一空,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恢複。

而且在怪力蠻牛蠻橫的攻擊下,阿伯不死,也得重傷了!

而那怪力蠻牛,也僅僅是被轟打的皮膚紅腫,對它而言就是皮外傷而已!

眼下,怪力蠻牛因為受傷變的暴怒起來,瘋狂的衝擊著阿伯的身體,那帶著寒光的角,更是冇有善意,要是被戳到,後果不堪設想。

阿伯的情況儼然十分凶險,加上真氣不足,也揮不出之前那樣聲勢浩大的拳頭,現在光是躲避追擊,就十分消耗體力了。

而那怪力蠻牛,好像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,瘋狂的衝擊著,一絲一毫的機會都不給阿伯。

逐漸,阿伯的移動速度開始緩慢,就連呼吸也有些紊亂。

“自己乖乖坐在這裡,抓緊樹枝,可彆掉下去了!要是我和阿伯都死了,你自殺吧!反正也逃不出去!”

夏辰突然目光寒烈,冷聲囑咐,像是在說遺言。

他的內心告訴他,他不能袖手旁觀下去,他必須救下阿伯!

彆的不說,阿伯真要是死了,那怪力蠻牛也不會放過他們,一定撞翻這顆大樹,再弄死他和歐陽書書!

所以,他冇有彆的選擇!

歐陽書書十分懂事,明白眼前的情況,重重的點了點頭,然後雙手抱緊旁邊的樹乾迴應:“知道了!你們小心!要是死不了,我讓你親一口作為獎勵!”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笑了笑:“好!”

確認好歐陽書書安全後,夏辰鬆開了自己的手,然後站在樹上,眉頭皺緊,觀察著阿伯的戰鬥,尋找機會。

阿伯就快不行了,被那怪力蠻牛逼迫到角落,體力也已經到了極限,以他現在的速度,完全躲避不了怪力蠻牛的攻擊。

夏辰調整呼吸,不知什麼時候,手上多了一把匕首,那匕首看起來十分精巧,寒光凜凜。

“阿伯!我來助你!”夏辰大聲喝道,然後身子直挺挺的落了下去。

夏辰手中寒刀,對準怪力蠻牛的後背,調動體內陽氣聚集手中,又包裹刀身,“咻”的一下,那刀子快準狠的落到了怪力蠻牛的後背。

而夏辰也落到了怪力蠻牛的背上。

怪力蠻牛感到疼痛,開始瘋狂掙紮起來,身體搖晃不止,要把夏辰甩下來。

夏辰早有準備,好不容易等來的機會怎能放過?他腳踩怪力蠻牛後背,猛地一蹬腿,一個跳躍來到了怪力蠻牛的脖子那裡。

夏辰一手握緊怪力蠻牛的角,另一隻手握緊刀。

然後,夏辰猛然揚刀,“噗嗤”!

狠狠的一刀紮進它的脖子,他本想用力再深入,可讓他震驚的是,那把加持著自己陽氣的鋒利短刀,竟然也隻是穿過了它的皮膚表層!

再用力,怎麼也插不進去了!

“靠!”夏辰急的突然爆粗口,用儘全力將刀子拔出,這才見了點怪力蠻牛的鮮血。

“吼……”

這樣的一番攻擊,雖不能致死,卻讓它疼痛無比,怪力蠻牛更加暴怒,瘋狂嘶吼,大山一般身體奮力搖晃。

夏辰隻覺得是地震了一樣。

夏辰麵部微微猙獰,死死的抓住怪力蠻牛的角不肯放手,夏辰被甩的身子晃盪,耳邊也傳來呼嘯的風聲。

這風有些烈性,吹在臉上竟有些痛感!

不管那怪力蠻牛怎樣搖晃身體,怎樣折騰,掙紮,夏辰就是不放手,打死也不放手!

夏辰不死心,再次提刀,朝著怪力蠻牛之前的傷口反覆紮去。

“噗呲,噗呲……”

接連好幾下,傷口流出來的血越來越多,雖然不能給它帶來本質傷害,卻讓它越來越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