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可彆忘了咱們之間的賭約,要讓那個胖子打你二十巴掌的!”

李旭神情有些緊張,連連退後三步。

“我……剛剛隻是僥倖!認輸?我沈風從不會認輸!”沈風繼續倔強。

“好,那我便讓你輸的心服口服!”

說著,夏辰再次舉起球杆,揮舞,一桿進洞。

周而複始,次次都是一桿進洞。

蘇晴雪激動的拍著手,李旭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,白清羽一句又一句的感歎,而沈風,咬緊牙齒,一副要把夏辰給生吞活剝的架勢。

最後一杆,還是一擊即中。

最終結果十八個洞,十九杆!這個成績是放眼整個世界從來冇有過的,一杆一進更是不可思議,哪怕是真的有,那纔是僥倖。

“夏辰!”蘇晴雪激動的跑到他身邊,一把摟住他的脖子:“你這個人簡直神了!”

夏辰竟有些拘謹,嘿嘿的笑了幾聲。

沈風見到兩人這般親昵的樣子更加生氣,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,隻見他緊握著拳頭便朝著兩人而去:“夏辰!她是我的未婚妻,你可彆太放肆了!”他一字一句,咬牙切齒。

蘇晴雪放開,雙手環保在胸前:“未婚妻?我可從來冇承認過和你的婚約!”

“你……”

被這兩人接二連三的打擊,沈風差點冇忍住。

夏辰勾了勾嘴角:“這下輸的可還心服口服?我不管你服不服,剛纔的賭約必須執行!”夏辰態度十分認真。

一提起賭約,沈風的表情一下子慌了,他正了正自己的身體,眼神示意了一下李旭。

李旭立馬心領神會,趕過來解圍:“高爾夫可是高雅運動,怎麼能配得上那麼低俗的賭約?再說了,隻是朋友之間的消遣而已,當不得真的!”

夏辰冷哼一聲,即刻迴應:“真巧,我就是你們口中那個低俗的人,還有,誰跟你們是朋友?”夏辰眼神凜冽的瞪著李旭,跟之前那個無所謂的樣子截然不同。

“夏辰說的不錯,既然敢答應卻不敢做?還是不是男人了?”蘇晴雪也在一旁吹風。

這個可以看沈風打臉的場麵,她可是期待的很。

“夏辰,得罪沈家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!你這是要得罪我嗎?你好好想想再說!”沈風不敢和蘇晴雪直視,轉而提醒起夏辰來。

夏辰噗嗤一聲笑了:“我這個鄉巴佬從來不知道什麼沈家不沈家的,在我眼裡也就是個普通玩意兒,你拿這個威脅我,可冇用哦!”

“有蘇家庇護,得罪了沈家又能怎樣?”蘇晴雪不甘示弱。

這讓沈風不好再說。

“姐,沈風哥好歹是沈家的少爺,當眾打臉這種事……是不是有些過頭了。”白清羽這個傻小子竟還為他說話,等他知道他小女友就是沈風安排的事,大概也不會這麼說了吧!

“你給我閉嘴!”蘇晴雪立馬嗬斥。

“沈風是吧,你果然不是男人,敢說……不敢做!”夏辰一字一句,說的鏗鏘有力,又字字誅心。

不知怎的,從他眼中似乎溢位來一種威懾力,有叫人臣服之感。

白清羽看著他,突然明白為什麼蘇晴雪這麼向著他。

他低調,冷靜,有實力,又霸氣。

沈風一聽這話,瞬間被激怒,可是夏辰說的事實,他身為沈家少爺若是傳出去敢說不敢做,那可就不好了。

更何況是在蘇晴雪麵前,恐怕日後見了她也會抬不起頭來,更彆說攀上蘇家這門親事了,蘇老爺子一定第一個不答應。

想到這裡,沈風咬了咬牙齒說道:“誰說我敢說不敢做!我隻是給你一個提醒,既然你這般自信,那就試試!”

可是李旭卻慫了,按照約定,是他來打這二十個巴掌。身為沈風的小跟班,他哪裡下得了手?而且按照沈風的性格,就算這次他讓,以後也會對他懷恨在心,他這是進退兩難啊!

“呃……嗬嗬,風哥我們回去立馬履行賭約!”李旭為難的扯出一個笑臉,退了幾步就要離開。

“回去?往哪回去?當然是在這裡履行了!”夏辰毫不留情。

“夏辰!你彆太過分了!”沈風的眉毛要檸成了兩根麻花,鼻子上有明顯的凸起。

“這種事情,當然要證人親眼求證纔算!快點,執行吧!”夏辰漫不經心的笑笑,又不耐煩的催促起來。

“你……”沈風不願,卻也冇辦法,他舒了口氣轉身對李旭說道:“動手吧!”

李旭顫顫巍巍的,有些不敢。

“你要是不願意,我也可以親自動手!”夏辰邪魅一笑。

大家不是冇看見夏辰揮的那幾桿子,這要是夏辰出手,那沈風的臉還不成豬頭了?指定是連親媽都不認識了。

說著,夏辰開始摞胳膊捲袖子。

沈風見狀有些怕了,趕緊命令:“李旭,還愣著乾嘛!連我的話你也不聽了嗎?”

這一聲命令,嚇得李旭來不及多想,伸手就是一巴掌。

霎時,一個大手掌印隱隱約約的出現在沈風臉上。

“李旭,你他媽……”沈風怒火中燒,他居然敢對自己下死手。

“風哥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!”

“李旭做的不錯!賭約還說過,太輕的不算,你這是為沈風減輕痛苦了!他應該感激你!”夏辰哈哈大笑。

“我去!這個夏辰還真的是……”白清羽也驚詫了。

蘇晴雪捂著嘴巴偷笑,還真是太快人心。

沈風除了咬牙,什麼也做不了。

“繼續,繼續啊!”夏辰催促。

“風哥我……”

“打!”沈風閉著眼睛淡淡迴應。

他哪裡受過這樣的羞辱?這筆賬,他是狠狠的記下了。

“打不完,可不能走!我有的是時間,可以一直等下去!對了晴雪,你應該有很多千金少爺朋友,可以叫他們一起來看。”

在夏辰的一聲又一聲的調侃,李旭隻能繼續動手,隻是不能太重,否則沈風一定不會放過他的。

“啪啪啪!”又是幾巴掌,沈風的一邊臉上已經腫起。

“差不多了吧!”李旭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“還差八個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