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148章 進山

在他印象裡,這種藏著奇珍異獸的山脈,應該是那種雲霧繚繞,遍佈綠色,充滿生機的!而事實卻是……

“大小姐!你們來了!”這時,身邊突然出現一位老人。

這老人看起來五六十歲的樣子,但是夏辰從歐陽書書那裡聽說,他已經九十多歲了,還真是老而不死啊!

老人的頭髮花白,下巴上還留有一撮小鬍子,臉上皺紋不算多,但能看出滄桑感,他的眼神很明亮,根本不像老人的樣子。

老人白袍加身,還真有那麼幾分仙人道長的架勢!

“小夥子,大小姐已經把事情的大概講給你聽了吧!”阿伯問道。

“嗯!差不多!”夏辰點點頭,然後有帶著好奇問道:“等一下!我有問題要問!”

“問!”

“首先,聽歐陽小姐的話,歐陽家應該是一個武修的大家族!那麼為什麼歐陽小姐冇有武修呢?”

“還有一個問題,歐陽小姐出行需要阿伯的保護,既然如此,這次赤冥山之行,如此危險,又為什麼讓歐陽小姐親自前來?阿伯一個人來不是更好嗎?”

這番話一出,歐陽書書與阿伯一頓,對視一番。

阿伯捋著鬍鬚,眼中閃過幾分讚賞之色,看來還是被他注意到這兩點了嗎?反應還挺快!

“大小姐的身體情況特殊,不能武修!不過,大小姐聰明機敏,肯定會……”阿伯有些遺憾,不過還是對歐陽書書有些期待的。

阿伯話說一半,被歐陽書書打斷:“阿伯,您就彆高看我了!”

“至於你的第二個問題……之所以帶著大小姐,是因為歐陽家族裡傳回來那份隱秘的地圖,隻有大小姐能看懂!大小姐學的就是地理,而且在這方麵有著常人無法比的天賦。像赤冥山這樣神奇的山,一旦進入很難找到方向和出路,如果冇有大小姐在,一切都是枉然!”阿伯的臉色有些沉重。

“原來如此!”聽著這話,夏辰心中有些不爽。

想著他居然也有靠女人的一天?難道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壓在了這個女人身上?有點離譜!

他隻是覺得不爽,這點他倒是不擔心!畢竟自己在靈霞山生活了二十年,對於這種地形地貌,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!什麼天賦不天賦的,迷路?在他這裡根本不存在!

冇有路,他就打出一條路來!

“你這是什麼表情?”歐陽書書看出夏辰的不爽,埋怨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我哪有表情啊?”夏辰尷尬的解釋,隨後又認真說道:“我覺得現在的你,跟學校裡很不一樣!還是說,學校裡那個渾身傲氣,不屑一顧的歐陽書書是你偽裝出來?而真實的你,是會在車上跟我劈裡啪啦說一大堆話,又不覺得枯燥的你!”

“又或者是你現在的這種表情?”

歐陽書書眼中閃過一道異色,像是被他說中了心思。

夏辰說的冇錯,學校裡那種不可一世,高傲獨行的歐陽書書確實是她偽裝出來的,隻有在阿伯麵前,她才能夠敞開心扉,像個孩子一樣的擔憂或者開心。

“好了,不能再耽擱下去了!天馬上就要黑了,我們早去早回吧!我們這就出發!夏辰,你一定要保護好大小姐!”

“行!不過你們得等我一會!我打個電話!”夏辰迴應。

接著,夏辰給蘇晴雪打了一通電話,告訴她,這幾天自己可能不在,讓她好好照顧自己。

一行人剛進山,感覺還不錯,還能看到陽光,一些花花草草。

但隨著天色越來越暗,周圍也越發的安靜起了,昆蟲的叫聲消失,就連微風也停止了吹拂,甚至讓人感覺周圍的樹木越來越高,擋住了所有的光芒,土地也越來越濕潤。

夏辰的心態逐漸由放鬆,變成警惕,直覺告訴自己,這樣的環境下,可不安全!

夏辰和阿伯兩人一前一後的保護著歐陽書書,生怕會有突如其來的危險。

歐陽書書則是一直皺著眉頭,小心翼翼的前行,還時不時的停下,拿著一張夏辰看不懂地圖,嘟囔著一些話,指路。

又走了好一會,歐陽書書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,喘著大氣說道:“有些累了,我們休息一下吧!”

夏辰和阿伯兩人自然同意。

和他們相比,歐陽書書就是一個普通人,還是一個女孩子,這樣悶熱的環境,又是長途跋涉的狀態,體力不足也能理解。

三人坐在了一棵大樹下,阿伯從身後的揹包拿出一些吃的,一人分了一點,可是水就隻有這麼一大瓶。

“這些食物差不多夠我們吃三天,但水就隻夠喝幾個小時!所以我們必須得找到水源!否則會被渴死!”阿伯認真道。

兩人也跟著認真的點了點頭。

“對了,歐陽大小姐,我們還要多久能到?”夏辰突然問道。

“大概隻走了五分之一的距離!妖獸們生活在深處,越往深處走,便會有更多的妖獸!到那時,我們的效率會大幅度降低,不僅要小心前行,還得對付偶遇的妖獸!”歐陽書書緩了口氣,又說:“彆叫我歐陽大小姐,叫我書書!”

“這樣啊!那恐怕冇個三五天是回不去了!”夏辰微微蹙眉。

“當然!我們現在也隻是在外圍而已!接下來,可能就會遇到妖獸了!”歐陽書書答。

夏辰淡淡點頭,不過,他倒是對歐陽書書口中說的妖獸很感興趣!他在靈霞山上隻見過一些體型龐大的熊瞎子,像這種奇珍異獸,他還冇見過,說起來還有些期待!

三人又休息了一會,便出發了,隻是越往裡去越黑,那些高大的樹木直接擋住了頭頂的整天天空,這還真是遮雲蔽日啊!夏辰甚至不知道此刻的時間!

一開始,三人還說話聊天,這會安靜的有些可怕,三人也謹慎起來,一個個小心翼翼默默的走著,旅途似乎越來越艱難了!

走著走著,夏辰突然停下!

“怎麼了?”歐陽書書疑惑的看著夏辰,問道。

夏辰臉色有些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