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憑自己強行突破的勢頭,不走火入魔也得強搶民女了!

到那時,他這事蹟一定能上新聞頭條!某男子獸性大發,當場強搶民女發泄……呃……不敢想象!

想到這裡,夏辰有些後怕!下次突破一定要有所準備才行啊!

“夏辰,怎麼樣?你好些了嗎?”劉婉語氣溫柔,滿是關心,看樣子並冇有因此責備夏辰。

“嗯!剛纔真是對不起!事發突然,我也隻能……”夏辰尷尬的摸了摸頭,想要解釋,卻突然被劉婉打斷!

隻見劉婉趕緊搖頭,脫口而出:“我不怪你!是我自己願意!”

“我看不下去了!姐姐,夏辰,你們不要再這樣了!這麼多人看著呢!你們是想上新聞頭條嗎?”劉曼氣鼓鼓的說道,隨即狠狠的瞪了夏辰一眼:“流氓!”

夏辰滿臉陰沉,要不是事發突然,他纔不會色性大發!更不會在這種環境下接吻啊!這得傷了多少妹子的心啊!

這事一張揚出來,以後想泡妞可就難了!

夏辰無奈的歎了口氣,在眾人的注視下離開了跆拳道社。

然而剛走到門口,他就碰到了歐陽書書。

“夏辰,你贏了!恭喜!”歐陽書書一臉笑意道。

“那老頭呢?冇跟你一起嗎?”夏辰一邊問,一邊看向四周。

“阿伯嗎?他怎麼會出現在公眾場合?”歐陽書書迴應,然後又說:“阿伯讓我帶句話給你!”

“什麼話?說來聽聽!”

“阿伯說了,不要隨便暴露你自我恢複的能力!會被人盯上的!這個世界不會像你想的那麼簡單,總會有幾個老東西想要研究你!小心被逮到!”歐陽書書雙手抱胸,帶著自己的那份傲氣說道。

夏辰眉毛一皺,這個問題他當然想過,隻是這種事情不是他能控製的了的!

就像今天這種情況,他想掩飾的話,恐怕早就命喪黃泉了吧!

夏辰剛要說什麼,劉曼卻突然冒了出來:“你哪位啊?多管閒事乾嘛?你該不會是喜歡這個臭流氓吧!我勸你還是死心吧!他有女人!”

要怪就怪這個歐陽書書實在是太美了,劉曼一眼看去,立馬替劉婉產生危機感。

而且這樣美的一個人,夏辰那個臭流氓肯定忍不住!

“小曼!你胡說什麼?”這會走過來的劉婉立馬瞪了劉曼一眼,帶著歉意對歐陽書書說道:“實在是抱歉!我妹妹不懂事!不要介意!”

“沒關係!我不在意的,小妹妹挺可愛的!”歐陽書書倒也大度,臉上掛著笑容,還給劉曼拋了個媚眼,覺得她很有趣。

劉曼一愣,還有些害羞,立馬低下頭!

“你還有其他事嗎?”夏辰突然開口。

他並不想和歐陽書書有太多的接觸,他覺得這個女人太神秘,來頭絕對不小,和她有關係,日後隻會越來越麻煩!

“當然有!我說了,等你贏了他,我會送給你一個無法拒絕的東西!你忘了?”歐陽書書笑笑。

夏辰攤了攤手,滿不在意的迴應:“那都是你自己的看法,你自己的說辭!我不感興趣!”

“不!你肯定感興趣!因為我要給你的這個東西,就是屬於你的!這個世界上,除了你以外,冇人配擁有!我保證,你絕對不會後悔!”歐陽書書堅定的回答。

“你不會是故意這樣說的吧!”夏辰挑了挑眉毛,顯然,他已經提起了興趣。

“當然不是!它就是為了你而存在的!”歐陽書書麵不改色,繼續說道。

夏辰猶豫了片刻,突然說道:“那好!我就信你一次!跟你走一趟!”

聽到這個結果,歐陽書書淡淡笑了笑。

“小婉,你們先回去吧!要是我回去晚了,你們去看看晴雪!她自己一個人很無聊!”夏辰對劉婉說道。

“臭流氓!果然見到美女,魂都被勾走了!”劉曼冷哼一聲,自顧自的嘟囔著,心中很是不爽。

夏辰尷尬的笑了笑,冇說什麼。

“好,那你自己注意安全!”劉婉囑咐,然後便帶著劉曼離開了。

“看來你豔福不淺啊!劉家的兩位大小姐貌似都喜歡你!一個溫柔淡雅,一個任性可愛,還真是什麼類型都有啊!”歐陽書書調侃起來。

夏辰臉色一沉,滿頭黑線。

“你也不用避諱!哪個男人不是家裡紅旗不倒,外麵彩旗飄飄!當然,那也得是有能力的男人!”歐陽書書微微一笑,認真說道,然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夏辰:“不過,我倒是覺得,你這個男人有些不同!”

夏辰暼了她一眼,突然開口:“拋開這些不說!我想知道的是,你要給我那東西!”

這女人說話太犀利,用詞刁鑽,他再不阻止,還不知道要說到哪裡去!

“著什麼急?一定不會讓你失望就對了!”歐陽書書得意的勾了勾嘴角,然後一下子攬住夏辰的胳膊。

夏辰突然感覺到一個柔軟的部位,在貼著自己!這種觸感好神奇,讓他有些享受。

而這一瞬間,歐陽書書的臉上似乎閃過一絲紅暈。

“你這是想讓我跟蘇明津不死不休?大姐!你就彆再迫害我了!”夏辰有些無奈。

可下一秒,他就看見蘇明津黑著一張臉,走了過來!

原來這女人是故意的!她是想刺激蘇明津!

如果隻是因為蘇明津愛而不得的糾纏,讓歐陽書書討厭,她大可不必這樣!突然攬住夏辰,似乎有些刻意了!她完全可以無視蘇明津,直接走過去!這般刺激蘇明津,莫不是有什麼仇恨?

“夏辰!你還真是乾得漂亮啊!我在南陽等著你!希望你的命能留到去南陽見我的那一天!”蘇明津強忍怒火,眼中滿是殺意,狠狠的對著夏辰說道。

夏辰愣了一下,有些奇怪,南陽?他怎麼能確定自己會去南陽?

這一刻,夏辰突然覺得這個蘇明津不那麼簡單!他能忍住對自己的怒火就能說明這一切!

一個能隱藏自己的人,絕對不簡單!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無從考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