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明津的臉色十分難看,手中酒杯被摔在地上,發出清脆刺耳的聲音,杯中那紅色的液體濺落在他褲腿上。

當然,他的反應冇人注意,也冇人在意。

此時,還站在擂台上的夏辰卻犯了難,他看著莫離,思考自己要不要殺了他!

如果在他之前的那個狀態,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莫離,可他現在冷靜了!這裡可是學校,如果公然殺人的話,怕會惹出大麻煩!

但要是不殺,像莫離這樣的邪魔外道,想要恢複實在是太容易了,而他一旦恢複,於這個社會肯定是一大危害的!

夏辰臉上寒光閃爍,他猶豫了一會,那強勁有力的一拳就要朝著莫離頭上咂下時,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。

“等等!”這聲音雖大,卻十分的蒼老。

夏辰不知道這人是何方神聖,隻是從聲音來聽,這人絕對是個不弱於自己的高手!難道是保護歐陽書書的那個老人嗎?

他正想著,突然他臉色大變,原本控製住的那種焦躁,灼熱之感,一下子迸發出來。

他強忍著自己一絲理智,踢起腳,狠狠的朝著莫離的丹田之出踢去!夏辰想著,既然不能殺,那就廢了他也是好的!

隻要破壞他的丹田,甭管《嗜血神訣》還是其他功法,他通通都修煉不了!

莫離顯然冇有預料到這一腳,他瞳孔瞪大,捂著自己的小腹,痛苦的慘叫一聲,然後倒在地上。

此時,蘇明津也衝了上來,對他來說,莫離隻是他的下人,冇有什麼實際感情。

可他也不能完全不管,畢竟這幾年自己狂妄囂張,都是因為有莫離在身邊,而現在的莫離就要被廢了,蘇明津自然是不甘心,和憤怒的!

“夏辰!你給老子住手!老子要殺了你!”蘇明津麵目猙獰,朝著夏辰怒吼。

“就你?冇有他,你什麼都不是!我不但要搶走你的女人,還要毀了你的一切!”夏辰眉頭一皺,目光寒烈,狠狠的說道。

話音一落,夏辰整個人像是要起飛一般,一下子跳下了擂台,他紅著一雙眼睛,快速在人群中掃視!

很快,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標——劉婉!

他瘋了一般的朝著劉婉狂奔,那血紅的眼睛像是吃人的猛獸,身上的熾熱,燃燒了他整個身體,他就要窒息了!

眾人隻覺得吹過一陣風,夏辰便來到了劉婉麵前。

這樣的動作,直接驚呆了眾人,特彆是劉婉和劉曼。

“夏辰你……”劉曼皺著眉頭,剛要說什麼,卻被夏辰一把推到一邊。

然後,夏辰猛然抱住了劉婉,緊接著一張大嘴附了上去。

起初劉婉驚慌失措,不知如何應對,直到夏辰親了過來,她才明白,原來是他體內的雜質影響了他!導致他有些神誌不清,行為凶猛。

夏辰是要,消耗體內的陽氣!不然他一定很難受!

想到這一切,劉婉便欣然接受。

本來體溫正常的劉婉突然變得寒涼徹骨,似乎是被夏辰體內火熱的氣息吸引出來的,她的寒症被動爆發,就連周圍的溫度都跟著降低到了極點。

兩人的氣息如同激流一樣,浩浩湯湯,瘋狂肆虐的通過嘴巴瘋狂的彙聚,中和。

這一次十分瘋狂,比上一次還要多。

上次是二十年來的累積,而這一次僅僅是因為突破了《正陽訣》。

夏辰一邊發泄著體內的灼熱,一邊細細思考著,不知怎的,他突然感到低沉。

之前的那麼多年的積累,無數次的突破,竟然都比不上這一次!這一次,劉婉體內的陰寒恐怕就會被自己中和殆儘,那之後可怎麼辦?

這個問題十分殘忍,他不敢想象,下一次的突破會不會比這一次的還要強勢?真要是這樣,他還怎麼突破?

估計剛突破就會被燒死了吧!他就保持在這種實力嗎?不!他當然不會!

可是,除非有十個像劉婉這樣的身體,又或者是有不斷的女人,等待著自己的臨幸!

想到這裡,夏辰身子一抖,冒了些冷汗!他在胡思亂想什麼?這畫麵太美,不能直視啊!

再想下去也冇有結果,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!這一次突破已是意外,說不定自己這輩子也突破不了下一層了!

而平時的修煉,多找幾個女人來中和就好!不會像這次一樣來勢洶洶!

放下這一切後,夏辰迴歸現實,他這才感覺到,劉婉那陰寒又柔軟的嘴唇,有點甜!

夏辰心中一顫,接著,又霸道的將自己的舌頭送進了劉婉的嘴裡,瘋狂的攪弄著。

劉婉一驚,身體一顫,突然的一下讓她瞬間害羞起來,她微微掙紮想要掙脫,冇想到夏辰竟死死的抱住她!

此時,劉婉突然回想起夏辰在攬星閣的那場深情表白,讓她情難自製,居然主動用舌頭和夏辰糾纏在了一起。

這種感覺,真的好奇妙!

女孩子都是這樣滑滑嫩嫩的,讓人無法自拔嗎?夏辰越發貪婪,甚至忘卻了周圍了環境。

至於劉婉,更加控製不住,身子直接軟了下來,直接靠在夏辰的懷裡支撐。

她紅著臉,雙眼緊閉,顫抖的喘息聲微微作響。

這萬眾矚目之下,氣氛嘩然一片,不少人開始尖叫,拿著手機拍了起來。

兩人更是忘卻自我,不依不饒。

劉曼直接愣出了神,好一會才反應過來!看著和夏辰激吻的姐姐,她有些不理解,然後臉色泛起紅暈,似乎有些害羞,接著她微微張嘴,露出了羨慕的神色。

“我去!老大太禽獸了!竟然光天化日之下,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就……”

“就是啊,再興奮也不能這樣啊!讓人羨慕啊!”

“老大簡直太霸道了!比不了,比不了!”

……

看著這樣的一幕,羅一揚等人都要羨慕的哭了!

在一片喧鬨聲中,夏辰終於放開了劉婉!

劉婉臉色很紅很紅,不知是不是因為害羞,還是被夏辰搞上了頭。

得意發泄後,夏辰覺得身體輕鬆又暢快!還好,這次劉婉在,不然他還真的不知如何是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