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為何,全場再次亢奮起來,冇有站位,冇有因為忌憚蘇明津而發出什麼議論,隻有對夏辰的加油助威聲。

不管是羅一揚,還是劉婉,周佳韻他們,個個都是熱淚盈眶,大聲呼喊。

“再多的加油聲也於事無補!強者無需加油!那隻是對弱者的憐憫!”莫離居高臨下,一雙血紅的眼睛,死死的盯著夏辰,很是可怕。

而更高的高台之上,蘇明津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杯紅酒,他一邊品味著,一邊眯著眼睛,欣賞著擂台上的戰鬥。

然後,他一個轉頭,看向角落裡的歐陽書書,動了動嘴唇:“你隻能是我的!”

而此時的歐陽書書,恰好和他對視,她臉色一沉狠狠的握著拳頭,然後把目光再次投向擂台上。

“你看起來很可憐!不過我不會同情你!因為像你這樣可憐的,我見多了!因為都是我打出來的!我是真心想殺你,知道為什麼嗎?”莫離突然問道。

夏辰低頭冷笑:“是因為我和蘇明津搶女人?”

“那隻是原因之一!我真心想殺你,是因為,我喜歡你的血!想要占為己有!”他倒說的真實,不加以修飾。

夏辰身子一顫,此時,老頭子的那句話越發的強烈。

夏辰猛然抬頭,說道:“我的血很寶貴!你拿不走!我會讓你……大出血!”他慢慢站起身來,大聲喊道。

那瘋狂又嘶啞的聲音充斥在每一個人耳邊。

話音一落,夏辰再次拿出龍陽玉,此時的龍陽玉看起來了小了很多,大概是因為被吸的陽氣太多,纔有這般明顯的變化。

夏辰突然笑了,他把龍陽玉放在嘴巴上,突然張嘴,丟了進去!隨著喉結的一陣滾動,他竟吞了下去!太瘋狂了!

融化在夏辰體內的龍陽玉瞬間化成無窮無儘的陽氣,往身體裡的每一個角落流淌。

那陽氣多到像是液體,又全部彙聚在丹田處。

那無窮儘的陽氣被瘋狂運轉著,隻見夏辰的氣勢不斷壯大,臉上的慘白消失不見,變得通紅。

“我要衝破這一層!”夏辰仰天怒吼,瞬間,無比強大的氣流從他身上湧出,翻騰洶湧的朝著四周散去。

那夾雜著颶風般的殺氣,怒火,不甘,瞬間衝破,席捲而來,幾乎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這種可怕的力量。

每一個人震驚無比,臉色一白,渾身顫抖,有的直接身子一軟,趴在地上。

夏辰的雙眼陰森冰冷,滿是殺意,可臉卻看起來灼熱無比,通紅通紅!

很快,夏辰身上的傷全部自愈,那被莫離震碎的五臟六腑也恢複如初。

這突然的一下,十分震撼,莫離似乎冇反應過來。

接著,夏辰突然吐出一口濁氣,而身體和內心是瘋狂的灼熱感!

如果他按部就班,循序漸進,一兩年內必定突破,可他竟一下子把龍陽玉給吞了下去,雖然強行突破,但那熾熱純質的陽氣浩浩蕩蕩,整個人都感到無比的煩躁,不安,彷彿就要失去理智。

此時的夏辰腦中,隻有殺氣莫離,念頭無比強烈,他隻有咬著舌頭,才能讓自己清醒一點,再用自己的真氣壓製那雜質陽氣的躁動。

但他心裡明白,他隻能堅持幾分鐘而已!幾分鐘之後,便會大肆暴發出來。

如果老頭子見到夏辰這個情形,一定會大驚失色,因為他說過,強行突破,相當於自殺!

如果真的這麼好突破,那修煉《正陽訣》的人滿地都是,個個都是大羅神仙了!

夏辰這種拔苗助長的方式,很有可能會走火入魔,尤其是冇有女人來中和陽氣的情況下,更加難以控製。

可他已經被逼到這種地步,他又能如何?真叫他這麼去死,他不願!

殺死他!殺死他!殺死他……

這個念頭越來越大,他大口呼吸,接著緊握拳頭,一聲怒吼:“麒麟式!”

他再次調動陽氣,湧向臂膀,那無窮儘的陽氣倏地被釋放。

夏辰的胳膊再次發生變化,皮膚突然冒出金色的鱗片,血液不斷流出,然後被金色鱗片吸收,慢慢的,金色的鱗片變成了血紅色。

原本就已經膨脹三倍的胳膊再次膨脹,又大了一倍!然後又慢慢縮小,縮小到原來的樣子。

此時,夏辰的一邊胳膊佈滿金色鱗片,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嗯?突破了?

莫離這才反應過來,能在這種情況下突破,讓人難以想象,而夏辰居然真的做到了。

不知為何,從夏辰身上散發出來的王者氣息,讓他心顫,這已經不是中級前期或後期了,已經完完全全是巔峰的狀態。

這氣勢徹底的壓過了他!這讓莫離有些不安,臉上也微微有了表情。

不可能!他之前明明是前期,怎麼能在如此虛弱的狀態下,直接越級突破?

不僅是莫離,就連角落裡的老人也是大驚失色!

“他修煉的到底是什麼功法?怎麼好像比《嗜血神訣》還要霸道?”老人皺著眉頭,一臉疑惑的唸叨著。

到了他這個年紀,有了這般的心境和閱曆,他的內心不會輕易有波瀾。

“也是魔功嗎?”歐陽書書突然說道。

“不!雖然更霸道!但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不是什麼歪門邪道!是正兒八經的東西!隻不過難得而已!想必修煉條件也很苛刻!”老人懇切回答。

他真好奇,夏辰修煉的到底是什麼功法?他居然冇見過!要是可以,他真想把夏辰抓過來問個清楚!

歐陽書書暼了一眼老人那灼熱的目光,哼了一聲道:“阿伯!你該不會對夏辰有什麼心思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老人有些尷尬的笑了笑,然後又說:“大小姐,我都這麼大年紀了,能有什麼心思?”

“可是……這小子修煉的功法確實有些震撼到我了!我是冇有想法,難保彆人就不會!我現在開始懷疑,他那強大的恢複力是否跟修煉這種功夫有關?”

“大小姐,有件事你可得考慮清楚!你要是真想和他扯上關係,以後的生活恐怕不會風平浪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