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夏辰的手,則是通紅通紅,血一下子控製不住的竄了出來。

莫離還是麵無表情,隻是看到滿手是血的夏辰眼神一亮,然後一個側身,猛的抽出自己的刀子,將夏辰的手掌劃出很深很深的傷口來。

莫離與夏辰拉開距離,眯了眯眼睛,然後做了一個讓人匪夷所思又膽寒的動作。

莫離把刀子舉到麵前,瞳孔一亮,像是欣賞一樣的看著刀子上的血,然後突然伸出舌頭,舔舐一下。

嚐到了夏辰的血,莫離突然閉上眼睛,像是享受!這般情形,讓學生們一個個眉頭緊皺,冷汗直出。

“你的血……真的很不錯!是我嘗過最好的!”莫離飄渺的聲音響起,宛如地獄中的小鬼。

學生們被嚇得臉色慘白,夏辰也抖了抖身子,他的話還真是陰冷啊!

“夏辰……”周佳韻已經哭了,看著夏辰手上的鮮血,十分心疼。

邱羽鄢皺著眉頭,臉色有些發白,不知道嘟囔著什麼。

而劉婉和劉曼兩人,則是擔心的握緊拳頭,眼神緊緊的盯著擂台上的情況。

突然,全場一震。

莫離整個人散發出更加陰冷的氣息,周圍的空氣就要被凍結一般。

夏辰也是一愣,心中立馬不妙。

“莫離舔舐了夏辰的血,那他實力是不是又突破了?已經是中級後期了嗎?”歐陽書書臉色也有些難看。

一旁的老頭深沉的點了點頭,又歎了口氣說道:“不錯!他修煉邪門歪道,功力增強速度本就比我們常人快!不過……也快走火入魔了!”

歐陽書書眉頭緊皺,更加擔憂了:“怎麼會……”

歐陽書書之所以想利用夏辰,也是看中了他中級前期的實力,跟莫離一樣,可以一較高下!雖然他的魔功確實會有些高於同等級的武家,但這種情況,她是完全冇有想到的!

而此時的莫離居然突破了,這對夏辰來說可真是大事不妙啊!現在的夏辰一定完全不是他的對手!這可怎麼辦纔好?

歐陽書書十分愧疚,如果夏辰出了事,自己難逃其咎,是自己親手推演的這場比試!她不能再袖手旁觀了。

“阿伯!我要救他!阿伯,你趕緊去幫幫他吧!阿伯!”歐陽書書拉著老頭的胳膊,搖晃個不停,聲音也提高了一些。

而老頭依舊搖了搖頭道:“大小姐,你不用自責!這本來就是屬於他自己的劫!就算冇有大小姐你的推動,他們兩個也會對上!他死,是命!他活,是逆天改命!”

聽著老頭的話,歐陽書書放開了自己的手,瞳孔一震,彆無辦法,也不再說話!隻是緊張的看著擂台上的情況,在心裡默默祈禱著:“夏辰!你可一定要創造奇蹟,活下來啊!”

夏辰不敢分心,他已經看出來,那個莫離已經突破了原有的實力!之前自己就傷不了他一分,更何況現在?

不過他倒冇有氣餒,他握緊拳頭,調動陽氣,清晰的感應到,手上的傷口在一點一點的癒合。

夏辰勾了勾嘴角,殺氣更濃,怒火和戰意也越來越旺盛!

見到這一幕的老頭子,眼神一亮,感慨著:“這個小夥子……似乎有些不一樣!”

“怎麼了?”歐陽書書趕緊問。

老頭搖搖頭:“他明知道自己打不過,非但冇有害怕,反而越戰越勇!”

夏辰看著眼前的莫離,他告訴自己,他不過是一個拿著刀胡亂揮舞的熊瞎子罷了!冇什麼好怕的!

到了這個時候,難道自己真的要用那一招嗎?夏辰眼睛轉了轉,想到了什麼。

《正陽訣》是一種神奇又霸道的功法,修煉的人除了能夠得到大量的陽氣和強勁的體魄外,還可以配合著武技的使用,效果更佳。

而夏辰從《正陽訣》中探索到的武技有兩種,一種是他頻繁使用的爆裂拳,另一種是麒麟。

麒麟是將自己體內的陽氣,有效的集中在臂膀上,產生的一種質變的武技,被注入大量陽氣的整個臂膀會變得十分的堅硬,像是在表麵鍍了一層鎧甲一般。

而麒麟這一招,也是朝著像神龍進化的一個標誌性的武技。

麒麟的厲害之處還不僅於此,更重要是,它無視階級,適用於對付任何階級的武家!不管對方的級彆高出自己多少,都能用這招戰鬥!更是攻防兼備的一種武技。

不過有些可惜,要想運用真正的麒麟武技,夏辰還需要再突破一層《正陽訣》!

雖然這段時間,夏辰從未停止修煉,不斷的吸收龍陽玉,可再上一層還是差了不少。

一想到龍陽玉,夏辰深呼吸,眼神突然瘋狂起來。

在這種情況下他隻能選擇瘋狂,不然就是一個死!他不再猶豫,直接從懷裡掏出龍陽玉,往空中一拋,又穩穩握在手中。

“給我更多……更多的陽氣吧!”夏辰心中祈願,同時眉頭緊皺,表情嚴肅。

下一秒,神奇的一幕發生了,隻見夏辰手中握著的龍陽玉發出金色的光芒,而夏辰整個身體也微微放光,光芒不強,但確實能讓人肉眼捕捉。

這一幕,震驚了所有人!

莫離微微歪頭,似乎也有些好奇。

很快,夏辰原本的疲憊瞬間全無,氣息也變的強勁起來,那種強勢,灼熱而又濃烈的感覺,令人無比震驚。

夏辰整個身體都興奮起來,就連瞳孔也有些金色的微光,這一下,他可是足足吸入了十分之一的陽氣,已經可以抵上他一個月的量了。

他隻覺得自己的身體超過了之前的巔峰,那無窮無儘的陽氣不停的在體內流動。

可這也有壞處,隨著他大量的吸收,體內那多餘的,低等陽氣也隨之增多,那種躁動不安的灼熱感叫他不能清淨,他好想發泄,狠狠的發泄!

夏辰知道這樣不行,他努力將這種感覺壓製住,喚醒自己清楚的意識,他猛然注視莫離,兩拳一握,沉聲道:“麒麟式!”

說話間,他瘋狂的調動著體內大量的陽氣,全部集中在臂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