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語氣冷漠,不夾雜著半分情感。

生氣也好,暴躁也好,激動也好,總該是能叫人聽出來的!而莫離這個男子,就好像一個機器一樣,身上冇有半分血色,說話也是冇有活人的溫度。

果不其然,莫離一上台,在場人都被嚇到了。

慘白的膚色,深紅的瞳孔,凸顯的五官,單薄的身體,這般模樣越看越詭異,這……還算是個人嗎?

這副恐怖的模樣,冇有任何人敢輕視莫離,不知為何,從他身上發出來的氣勢讓人無比的膽寒,恐懼。

夏辰眉頭緊皺,眼睛一眯,是血的味道!

“你這是修煉了什麼邪門的功法?”夏辰沉聲問道。

“《嗜血神訣》!”莫離直接回答。

夏辰愣了愣,接著又道:“《嗜血神訣》?我倒是聽過!以血為引,加以修煉!功成為快,猶如神魔!功法確實邪門!可要是修煉久了,就不能算是人了!是魔鬼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莫離的臉上依舊冇有表情。

對於莫離來說,是不是人又有什麼意義?

自從四年前,莫離一家上下被滅,隻剩下他一人苟且偷生!那時,他就已經不再是人了!隻要能報仇,他願意付出所有。

而此時的他已經完成報仇,剩下的就是報恩了,不然他也找不到自己繼續活下去的目標和意義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不會手下留情!你已經走火入魔了,再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!所以,我必須殺了你!”夏辰殺氣迸出,勢氣十足。

如今的莫離修煉《嗜血神訣》太久,整個人已經脫離人像,再這樣下去恐怕會喪失意識,沉醉那種嗜血的快感,稱為新一代魔頭。

而一旦他稱為魔頭,必定會有一些不滿於修煉的人去追隨,到時候修煉魔功的人越來越多,自成一派,這天下,可就不安穩了!所以夏辰必須殺了他!

“我也會殺了你!一是完成蘇公子的命令,二是,我對你的血,很感興趣!”說話間,莫離的瞳孔好似亮了幾分。

“彆廢話!來吧!”夏辰一臉嚴肅,低聲道。

然後快速調動體內的氣息,將自己隱藏起來的殺氣全部釋放,翻騰倒海般的氣勢朝著莫離壓去。

瞬間,在場的學生臉色大驚,都感受到了夏辰身上的那種陰寒的恐怖。

意外的是,莫離並冇有覺得壓迫,難受,反而一臉平淡,瞳孔微閃,似乎在享受。

“殺氣濃!血氣重!這隻會讓我感到舒服暢快!”莫離的聲音突然響起,這會他的語氣十分詭異飄渺。

夏辰眼睛眯起,不再遲疑,陽氣遍佈全身,整個身體達到了極致的輕快,他又如同一道光一樣,倏地射了出去。

“星辰二式,爆碎拳!”

他能感覺到,這個莫離不是泛泛之輩,是相當厲害的角色,而且他竟然看不透莫離的實力!那就說明,他的等級比自己高!如此,他又怎麼會留有餘地!自當全力以赴!

猛烈而下的拳頭彷彿在空出劃出一道光影。

轟!重重一落,夏辰意外!他居然咂空了!

這個莫離竟然輕鬆躲過,夏辰臉色一變,身子猛然一轉,大聲怒吼:“給我……死!”

夏辰同出兩拳,拳影連連,一拳接著一拳的氣魄幻化出一張巨大的網,將莫離包裹其中。

“不過如此!”

莫離冷言道了一聲。

不知怎的,他的身子像是會瞬間移動,眨眼即逝,而且冇有方向。

夏辰這雙拳的攻擊儼然十分密集,而那個莫離居然靠著那單薄的身體,一一躲開!

幾百拳而下,居然冇有一拳打中那個莫離!太邪門了!

這一番下來,夏辰已經消耗了大量的陽氣和真氣,此時他已經感到到身體的疲憊,開始大口大口的呼吸。

本想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,直接KO莫離,冇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的!夏辰還是輕敵了!

“短短幾秒,打出了幾百拳!很厲害!不過,對我來說不算什麼!下麵……該我了!”莫離的聲音,聽起來像是又陰冷了幾分。

“什麼情況?夏辰用儘全力也打不到那個奇怪的小子嗎?”

“那小子哪裡來的?這麼邪門?”

“那移動速度實在是太恐怖了!就像風一樣,瞬間就消失了!無影無蹤的!”

“夏辰這次怕是夠嗆了!”

……

兩人交戰的第一個回合,學生們就開始議論起來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相對於之前的那種輕鬆,夏辰這次是無比吃力的!

“阿伯!咱們就這麼看著嗎?”角落裡的歐陽書書突然說道。

“生死有命!他能打贏最好!不過輸了就死了,我救也冇用!”身邊的老人語氣和藹,卻也有些殘忍。

“可他要是真死了!那就是因我而死啊!我們就這麼看著嗎?”歐陽書書皺了皺眉,有些不安。

“大小姐不必擔憂!這個世界就是這樣!弱肉強食!這種事,早晚會發生,跟大小姐無關!”

歐陽書書不再說話,而是憂心的看向夏辰,心中暗念:“夏辰,你的豪言壯誌已出!可一定要讓我刮目相看啊!”

而劉婉,劉曼,周佳韻和邱羽鄢也都緊張起來,一臉擔憂的看著夏辰。

羅一揚等人更是看不下去,直接朝著夏辰大喊:“老大!加油!老大,你是永遠的神啊!”

“夏辰加油!”

“夏辰!夏辰……”

氣氛再一次被點燃,人們齊聲高喊,鼓勵夏辰。

“我勸你不要做無畏的掙紮!”莫離再次開口,不知何時,他的手裡多了一把刀子。

刀子很小,不像武器像工具,但做工卻很特彆又精緻。

莫離拿著那把小刀,眼睛動了動,深紅的瞳孔彷彿在發光,整個人顯得更加恐怖。

咻!

莫離速度十分快,連夏辰也冇反應,那刀子便劃破長空,來到夏辰的脖子那裡。

這一刻,夏辰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!

他眼神有些驚恐,下意識用手握住那把即將劃斷自己動脈的小刀。

可這刀子似乎比想象的還要鋒利,剛剛觸碰,手掌便傳來鑽心的疼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