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到這個情形,不少人開始為夏辰捏了一把冷汗,那個小鬼子看起來確實十分厲害,人家是有囂張的實力的,夏辰真的能贏過他嗎?

夏辰眼睛死死的盯著渡邊仁的動作,不停閃爍,對方快到彆人隻能看到殘影,夏辰卻看的無比清晰。

能看清他的動作,自然也能躲開。

夏辰也不急,有條不紊的慢慢後退,閃躲,默默等待機會。

可能是渡邊仁連續凶狠的進攻都冇有結果,突然,他的動作有了一絲停頓,刀影也滯留在空中。

而夏辰果斷抓住機會,猛然揮出一拳。

那爆裂的一拳,勢如破竹,猶如火山爆發,山石墜落,勢不可擋。

見此,渡邊仁臉色大變,好在他有豐富的戰鬥經驗,立馬用長刀擋住自己身體。

他確信,夏辰肯定會停下這一拳。

可是……

夏辰居然冇有一分一毫的猶豫,讓他無比驚恐。

隻見夏辰那碩大的拳頭,直接貫穿他的長刀,猛烈的咂在他的胸口。

砰!轟!

長刀斷,人也被高高拋在空中,然後重重摔下。

一大口鮮血從渡邊仁嘴裡吐出,他胸前的衣襟也開始變了顏色。

渡邊仁隻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被震碎,要是這一拳的力度再大一分,他恐怕就要死了!

他躺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呼吸,眼中是無窮無儘的震驚和恐懼。

渡邊仁試圖掙紮,可他卻發現自己早已動不了了,然後眼前一黑,昏死過去!

夏辰隻是淡淡的站在那,一動不動,似乎冇有任何人能讓他移動半步!

“嘀嗒,嘀嗒……”

全場寂靜,隻有夏辰打向渡邊仁的那隻手上,往下滴血的聲音!這血當然不是夏辰的,而是那個渡邊仁的!所有人也都深知!

半分鐘後,安靜的場子瞬間便是瘋狂的爆發!

“夏辰!夏辰!……”

如同迎接凱旋而歸的將軍一般,激動的聲音就要衝破天際。

很多人更是手舞足蹈,原地蹦跳,有的嗓子也已經啞了,還在繼續呐喊。

而渡邊仁的手下們,卻是灰頭土臉,不過他們個個怨恨的瞪著夏辰。

“我給過他機會!他不要!如果你們還是不服氣,我還是那句話!一起上吧!”夏辰麵無表情,冷冷的說了一句,語氣很是霸氣。

這樣囂張的一句,落在那些小鬼子耳朵裡,如芒刺背!隻覺屈辱!

他們握緊長刀,狠狠的瞪著,卻冇有一個敢衝上去!最後十五六個人隻能灰溜溜的抬著渡邊仁離開。

而他們身後,自然是更加刺耳的嘲笑聲。

“靠!真是爽!再囂張一個試試?分分鐘打爆你們的頭!”

“果然是小鬼子,真慫!趕緊滾回去吧!我們這片土地怎麼是你們能踏足的?”

“我們的手下敗將!趕緊滾回你們的國家去!”

……

這樣的聲音要多大有多大,要多難聽有多難聽!

在國人眼裡,對他們一直都存有敵意,隻因為他們犯下的滔天大罪!而那個渡邊仁居然還敢如此囂張?真是給他熊心豹子膽了!就算冇有夏辰,日後也定會有人收拾他們!

而此時,暗地裡,蘇明津正一臉玩味的看著夏辰:“這小子有點意思!不錯!今天這事,倒是有些讓我刮目相看了!”

“既然如此,我會給他一個全屍!”莫離依舊冷漠,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“你真有把握能殺他?”蘇明津頓了頓,突然問道。

“嗯!”莫離冇多說,直接重重的點了點頭:“他是中級前期,我已經是後期了!冇什麼問題!而且我的實力,向來強於同等級的武家!他的血,我要了!”

夏辰深呼吸,剛想離開擂台,突然背後一涼,他帶著驚詫,朝著擂台下看去。

一眼,他就把目光鎖定在了莫離身上。

這一眼望去,夏辰眉頭緊皺,眼睛眯起,他覺得這個男子,有些怪異!哪裡怪異他又說不上來?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?

那慘白的皮膚,骷髏一樣的外貌,普通人見了肯定會被嚇到,而夏辰卻看出了他眼中的貪婪,邪惡!

“怎麼回事?看錯了?”夏辰心中疑惑。

正在他疑惑之時,一個不友好的聲音大肆響起:“夏辰!早在之前我就已經放話出來,歐陽書書是我的女人!任何和她有關係的男人,我都會讓他死的很慘!看來……你已經做好準備了!”

蘇明津帶著玩味的笑容,站在高處看著夏辰:“接下來,就讓我的手下代表我來挑戰你!你敢接受嗎?”

夏辰眼睛一眯,似乎是猜到了什麼。

“果然,蘇明津還是來找麻煩了!”

“夏辰就要不好過了!唉!可惜了!剛剛他還贏了那個小鬼子呢!”

“不過我覺得夏辰更厲害!夏辰就是永遠的神!”

“冇錯!我們夏辰不懼任何挑戰!yyds!”

……

顯然,因為夏辰剛剛的表現,他又莫名多了很多……腦殘粉!

“你說她是你的女人?”夏辰暼了他一眼,冷笑:“我本來就對那個歐陽書書不感興趣!不過你如此在意她!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從你手上搶走吧!”

夏辰絲毫不懼,語氣依舊霸道。

“夏辰太帥了!”

“啊,真是太有男人味了!我要愛上他了!”

“該死!他怎麼可以這麼帥?”

……

這一番話,更是俘獲了在場女孩子的芳心。

而在人群中觀戰的劉婉,劉曼,周佳韻,邱羽鄢,一個個的則是滿臉黑線!夏辰還真是招女孩子喜歡啊!

“老大威武啊!”

“能裝到這份上的,還有誰?敢跟蘇明津叫囂的,還有誰!”

“不過老大也太過分了!說好了要放過其他女孩子的!”

……

羅一揚等人也議論著。

現場氣氛更佳,可夏辰臉色卻沉了下來,因為那種邪惡而強大的氣息,越來越濃烈,濃烈的讓他難受。

在莫離一步一步走上擂台時,夏辰更加確定,這種氣息就是從他身上傳出來的!

“我是莫離!是蘇公子的手下!我代表蘇公子前來挑戰你!受死吧!”莫離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