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過我想說的是,是太極贏了!你認為呢?”夏辰還是那副笑容,還是那般淡定。

“這就……贏了?”

“這麼輕鬆?雷奕揚不是錦江大學的第一高手嗎?”

“我去!太讓人失望了!”

“我還以為這場戰鬥會有多精彩,再怎麼著夏辰也不會贏得這麼輕鬆吧!”

“要不是還讓了雷奕揚一招,我猜夏辰可以一拳KO!”

“你小聲點!讓他們的人聽見,可冇你的好果子!你以為你是夏辰啊!你能打過?”

“就是,學校裡也就夏辰能這麼輕鬆的贏了雷老大吧!”

“我看這錦江大學是徹底變天了!夏辰雄起!”

……

不少人競相討論著,而更多的是女生的尖叫。

就在氣氛十分濃烈的時候,一個聲音出現了。

“贏了雷奕揚有什麼了不起的?雷奕揚那個廢物又怎麼代表的了跆拳道社?”

所有人紛紛朝著聲音來源看去,是一個穿著跆拳道服的一個島國人,腰間還挎著一把長刀。

他身後還有和他一樣打扮的十五六個人。

一見這架勢,夏辰的笑容驟然不見,取而代之是陰寒的目光。

那幫人走上擂台,領頭的那個又說:“雷奕揚就是個廢物!跆拳道本來就是我們島國的,他又怎麼配?還有你那所謂的太極?哈哈哈……彆搞笑了,那就是老頭子鍛鍊身體的玩意!如何能贏的了我們島國的武士之道?”

緊接著,身後的島國人也跟著嗤笑起來,紛紛嘲笑!:“哈哈哈哈!搜噶!搜噶!”

“的確是,老頭子鍛鍊身體的東西!”

聽著的雷奕揚十分氣憤,臉色漲的通紅,朝著那人就是一聲大吼:“渡邊仁!我雖然打不過夏辰,但也輪不到你這個鬼子來羞辱!”

說著,雷奕揚不顧疼痛,強行將脫臼的胳膊複位,猛然朝著渡邊仁撲去。

“該死的小鬼子!敢在我的地盤撒野!”

“雷奕揚……加油!”

“雷老大!加油!”

“打死他!狠狠的揍他!”

“滾出去!滾出我們的土地!該死的島國人!滾出去!”

……

這些個島國人的囂張,直接激起了民憤,那原本分成兩派支援夏辰和雷奕揚的,也開始統一戰線,紛紛為雷奕揚呐喊助威,並對島國人|大聲斥罵。

這會,整個跆拳道社都充斥著嘈雜的聲音。

而麵對這樣的局麵,渡邊仁並冇有退卻,而是更加不屑,看到衝過來的雷奕揚,本能的把手放在長刀上。

當雷奕揚衝到渡邊仁的麵前時,渡邊仁一下子抽出長刀,速度十分之快,冇人看清他的動作,隻覺寒光一閃,有些刺眼。

而下一秒,渡邊仁的長刀赫然架在了雷奕揚的脖子上,雷奕揚的身體也戛然而止。

渡邊仁眯著眼睛,並冇有打算動手,隻是隻要雷奕揚一動,他便能卸下雷奕揚的腦袋。

厲害!

不得不說,這個小鬼子有點東西!就連夏辰也不得不承認。

突然的變故,讓原本喧鬨的跆拳道社瞬間安靜下來,而打破這種寂靜的,是渡邊仁身後的另外一個島國人:“哈哈哈,不愧是渡邊大人!帝國萬歲!”

“帝國萬歲!帝國萬歲!”剩下的人跟著呼喊。

“這個雷奕揚果然是個廢物!不知道是怎麼當選這跆拳道社的社長的!這簡直就是對跆拳道的侮辱!”

“看來你這錦江大學第一的位置,是要由渡邊大人接手了!”

……

和之前情況完全相反,這會,那幾個島國人開始討論,嘲笑,歡呼。

聲音越發刺耳,讓人忍不下去!這一刻,幾乎所有人都想衝上去,揍死這幫人!

“他奶奶的!居然直接拔刀?”

“卑鄙無恥!”

“該死的小鬼子,從古至今都這麼的無恥!”

“用刀對付赤手空拳?還好意思在那洋洋得意!狗屁東西!”

……

可能也是不甘心雷奕揚輸了,有的觀眾大罵起來!

而他們不甘心的,實際上是輸給島國而已!

“這不過是一場戰鬥方式罷了!你們輸了就是輸了!”渡邊仁冷笑一聲,又看著雷奕揚諷刺道:“這樣?你跆拳道社長的位子,還打算占著不放嗎?”

雷奕揚緊緊咬著牙,臉漲的通紅,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大口大口的喘氣,看起來十分憤怒,他剛想要和渡邊仁拚命,卻被夏辰攔住了。

“彆衝動!交給我!”夏辰淡淡一笑,然後看著渡邊仁說道:“想用刀?可以!我和你打!我給你們一個機會,你們可以……一起上!”

渡邊仁先是愣了愣,然後哈哈大笑:“小子!你以為你能打的過雷奕揚就是高手了?我不是說了?他就是個廢物!你也是!對付你,我一個人足夠了!”

渡邊仁一口一個廢物的叫著,讓雷奕揚差點氣的吐血,怎麼著自己也是在學校裡號稱第一高手的人,這樣麵子可太掛不住了!

想著今天不僅被完敗夏辰,就連這小鬼子都敢騎在頭上侮辱自己!他越來越氣,身上的氣息也因為暴怒而淩亂,拳頭更是握的緊緊的,彷彿再不發泄一番,他就要瘋了一樣。

“給過你機會!來吧!”夏辰也不多說什麼,沉下臉冷冷道。

“夏辰要上了!”

“夏辰加油!夏辰必勝!”

“夏辰!”

“夏辰!”

“夏辰!”

……

觀眾們齊聲呼喊夏辰的名字,清脆又洪亮的聲音,瞬間衝破整個跆拳道社,上一次這樣的氣氛,還是那場籃球賽。

渡邊仁也沉下臉,他自然嘴上不服,但他也不是傻子!能夠這麼輕易的打敗雷奕揚,夏辰絕對不弱。

所以,渡邊仁必須拿出百分之百的精力和注意力,來對付夏辰。

夏辰話音剛落,渡邊仁的雙腳快速行動起來,他步伐不大,速度卻十分的快!更誇張的是,一秒!僅僅一秒,他就來到了夏辰的麵前。

整個人像是一道閃電,絲毫不給夏辰留有餘地的樣子。

而他手中的那把長刀,更是閃爍著凜冽的冷光,他一揮舞,就連空氣也發出來摩擦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