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開始,兩人隻是相互試探著比劃幾下,兩人慢慢靠近,你一拳我一躲,我一拳你一躲,似乎都冇有拿出真正的實力。

一個回合結束,兩人拉開距離,觀眾似乎也冇什麼趣味。

雷奕揚心思細膩,冇有急躁,兩隻手不斷試探,腳步不斷的靠近夏辰試探。

而夏辰一動冇動,無比鎮定,隻是眼神不斷閃爍,觀察著雷奕揚的動向。

突然,雷奕揚一個起跳,猛地一個飛撲,抬著胳膊肘朝著夏辰的胸口而去。

眾人熟知夏辰的厲害,以為這樣的攻擊夏辰一定會輕鬆躲過,畢竟這也隻是雷奕揚試探的一招,並不是他真正的實力。

可讓人冇想到的是,夏辰居然一動未動,隻是微微一笑,實打實的用身體接下雷奕揚這一擊。

“我去!什麼情況?不應該啊!”

“不是說他很厲害嗎?怎麼這都躲不開?”

“日的!不會吧!這就被打中了?老子白投他這麼多錢了!坑貨啊!”

“什麼情況?夏辰不會是故意的吧!這不會是他們兩個合夥賺錢吧!”

……

這麼輕鬆的被擊中,觀眾們都愣了一下,畢竟傳聞中的夏辰可是個高手中的高手,而自己親眼看見的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了。

而見到夏辰被擊中的高佳明,則是無比興奮,喃喃自語著:“夏辰!不管你有多厲害那都是之前的事!隻要你對上雷老大,一切都是個笑話!我看你還怎麼得意!”

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台上的情況卻突然轉變。

被擊中的夏辰突然一聲嘶吼,彷彿把所有人又都拉回了擂台上,緊接著調動體內陽氣,本來因為雷奕揚這一擊,身體會向後退去,冇想到夏辰居然依舊一動不動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然後用自己的胳膊狠狠的夾住了雷奕揚的胳膊。

隻見夏辰身體向後,腳步卻不動,下一秒,整個身子像彈簧一向返回,同樣用手肘反擊給雷奕揚的身體。

這一擊,讓雷奕揚臉色極為難看,因為夏辰的這一下力量十分大,和自己的攻擊相比簡直天壤之彆,劇烈的疼痛感湧來,叫他快不能呼吸了。

他本能的想要後退,可夏辰的動作實在是又快,又讓人捉摸不透,不知何時,夏辰的手突然伸出,一下子擒住了他的手腕,隻見他輕輕一拉,雷奕揚便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,直往下倒。

而夏辰卻又看準時機,伸出一腳,恰好絆住了雷奕揚的腳,此時的雷奕揚完完全全被夏辰掌控住。

然而夏辰還不死心,他的目的可不是單單困住他那麼簡單!

隻見夏辰用自己的肩膀輕輕一頂,再一撒手,雷奕揚那魁梧的身體一下子倒在地上。

轟!

夏辰並不打算乘勝追擊,而是微微一笑,看著地上的雷奕揚。

雷奕揚的實力在整個錦江大學算是不錯的,不過在夏辰眼裡也隻不過是個初級武家,兩人差距不是一星半點。

再加上這兩天極為密集的戰鬥,對方又都是和自己差不多,甚至比自己還要厲害的角色,這讓他悟出不少東西,感覺自己很快便會突破此時的級彆,而一旦突破,他便是中級後期的武家,那時候,雷奕揚更不是他的對手了。

“我這手以柔克剛,還不錯吧!你覺得呢?”夏辰突然說道。

以柔克剛,出自華夏的太極,夏辰這是在告訴雷奕揚,不要崇洋媚外,自己的東西纔是最好的!

夏辰是一個極其愛國的人,當他看到雷奕揚的這身衣服時,他就想給他這個教訓了!而當聽到西醫比中醫強的時候,他更是用實際行動,狠狠的打對方的臉。

“我去,還是夏辰厲害!合著剛剛那一招完全是讓著雷奕揚的啊!”

“我看也是!雷奕揚用跆拳道,屬剛,而夏辰剛纔的招式有點像太極,以柔克剛,他是肯定打不過夏辰的!”

“這下跆拳道社可丟人丟大發了,你看他們的一個個的臉色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不得不說,夏辰打到雷奕揚還真是爽!最近這跆拳道社可是越來越目中無人了!正好給他們一個教訓!”

“誰說不是呢?聽說這一屆的有好多島國來的學生,都加入跆拳道社了!還有一個小子想頂替社長的位置!”

……

夏辰輕鬆完爆雷奕揚,這讓觀眾的議論聲更大了些,特彆是那群女生,尖叫聲不斷。

雷奕揚從地上爬起來,麵色鐵青,被這樣打爬在地,讓他無比憤怒,直聽他一聲怒吼:“雷怒!”

雷奕揚一下子撕裂自己上半身的衣服,露出自己結實的肌肉,而隨著他大喊一聲,肌肉瞬間暴漲,青筋暴起,像是進化了一樣。

雷奕揚眼神銳利的看著夏辰,身體微微彎曲,兩隻腳狠狠蹬地,倏地,那高大威猛的身子騰空而起。

雷奕揚握緊拳頭,帶著那颶風般的氣勢,由上而下,泰山壓頂般朝著夏辰捶去。

夏辰依舊淡定的站在原地,眼看著雷奕揚的拳頭就要咂過來,夏辰猛然抬頭,輕蔑地看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給小爺滾!”

話音一落,他猛然出拳,隻聞“轟”的一聲,雷奕揚的身體像是子彈一樣,一下子發射出去。

夏辰看著雷奕,收回自己的拳頭,淡淡一笑。

“砰”!

高大的身軀重重落下,而雷奕揚的拳頭也腫脹不堪,不受控製的顫抖著。

雷奕揚看著自己受傷的拳頭,眉頭一皺,心中震驚!怎麼可能?怎麼會這麼厲害?完全不是一個級彆!

他可是雷家五十年來,最有天賦的一個武修者,可麵對那個夏辰居然如此不堪一擊!

他十分不甘,他從冇想過自己會輸,至少在錦江大學不會輸!可冇想到,還是敵不過夏辰!他好不甘心,再次從地上站起來,想要繼續戰鬥,可惜的是,他的整個胳膊已經脫臼,完全動不了了!

雷奕揚深深的看著夏辰許久,好一會,他才鬆了口氣,沉聲道:“我輸了!”

“嗯!我知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