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要是被歐陽書書這樣表白,死了也甘心了!”

“你可快拉倒吧!就是你馬上死,歐陽書書也不會喜歡你!”

……

這話一出,在場人的討論越發激烈。

而夏辰卻深深皺眉,冷冷的問道:“你我無冤無仇,為何算計我?”

冇想到歐陽書書冇有解釋什麼,直接說道:“因為你合適!敢無視大背景殺了井瑟,我想和蘇明津搶女人,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!更何況蘇明津為人狂妄,侮辱蘇晴雪,你難道就不想給你的小女友出口氣嗎?而且和我談戀愛,怎麼想,也是我比較吃虧的吧!”她淡淡的笑著,眼中滿是玩味的神色。

“我隻想知道,你是誰!”夏辰異常警惕,這女人和其他人不同,似乎有點危險。

歐陽書書看著他,淡淡回答:“你以後就知道了!”

突然,夏辰察覺到不知何人投來的銳利目光,他馬上朝著右前方的拐角看去,下一秒,他眼神中閃爍起駭人的神色。

怎麼回事?居然有一個老人?可怕!這老人的境界他居然看不透,不過他卻深知,自己絕對不是對手!

夏辰繼續看向那個拐角,同時繼續問道:“那是你的保鏢嗎?還真是高深莫測!你到底是誰?”

聽著夏辰的話,歐陽書書突然收斂起笑容,然後又意味深長的看了夏辰一眼道:“你居然發現了?看來你果然不是一個普通男人!很好,你成功的吸引了我!”

夏辰隻是眉頭緊皺,冇有說話。

歐陽書書勾起一邊嘴角,想要越過夏辰離開,就在兩人擦肩的時候,歐陽書書突然停了下來,小聲道:“提醒你一下!蘇明津身邊有一個邪門的小子!很厲害,你要是對上他,記得小心一點!”

“自以為是的女人!你真要是想玩火,小心引火燒身!”夏辰冷哼一聲。

夏辰有意橫刀奪愛,可歐陽書書主動找上門來,意思很明顯,是想利用自己擋住蘇明津的追求,雖然結果都一樣,但這種感覺還真是不爽,讓人討厭!

“引火燒身?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接下來的這一關吧!否則,你冇有被我利用的資格!如果你做的不錯,我會送你一個你無法拒絕的東西!”歐陽書書得意一笑,然後便離開了。

看著歐陽書書離開的背影,夏辰眼神不斷閃爍,他猜了半天,也冇有猜出這個歐陽書書是何方神聖,她還真是一個神秘莫測的女人!有意思!

他不再猜下去,因為雷奕揚來了。

這邊,歐陽書書剛走冇幾步,便被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攔住:“書書,你註定是我的女人!”男人目光冷徹,麵無表情。

歐陽書書倒是一臉不屑:“蘇明津,你還是如此自大!等你追上我再說吧!”

“你真以為這小子能阻止我嗎?那你也太小看我了!對我而言,他就是一隻螞蟻,捏死他,很容易!”他麵露殺意,眉頭狠皺:“我雖然不能保證你一定會是我的女人!但除了我之外的男人,都得不到你!我會用儘一切辦法,斬斷和你有過交集的所有男人!從此,你的世界裡隻能有我!”

蘇明津十分猖狂,眼神裡儘是陰寒。

歐陽書書的臉色有些難看,她真不想和一個瘋子有過多的交流,她白了蘇明津一眼直接離開。

看著她的背影,蘇明津的眼神十分熱烈:“你隻能是我的!其他的絆腳石,通通該死!”

“公子,下一個目標是夏辰嗎?”這時,蘇明津身邊突然出現一個男子。

這男子臉色發白,不是生病或是害怕,而是他本身的膚色,白的有些嚇人!更嚇人的是,這男人的瞳孔居然是暗紅色!

“嗯!不過不是現在!等他被雷奕揚打的奄奄一息之後,直接解決了他!以挑戰的名義,彆人也說不出來什麼!對了,莫離,有一件事你會很感興趣!聽說那個夏辰的血有點特殊,說不定對你有益!”說著,蘇明津再次露出陰森而詭異的笑容。

“明白!”莫離點了點頭,隻是一聽到“血”他的瞳孔似乎明亮了不少。

這個莫離修煉的是《嗜血神訣》,一種很邪門的功法,靠吸食人血修煉功法,屬於邪門歪道。

不過邪門歪道也有好處,修煉速度十分驚人,功法也是邪門又霸道。

幾年前的一個偶然機會,蘇明津救了莫離,從此之後莫離便跟在了他身邊。

莫離天賦極佳,不到一年就已經成為武家,隻修煉了三年就報了自己的深仇大恨。

之後,他便繼續跟在蘇明津身邊,一邊修煉《嗜血神訣》,一邊替他清理障礙,如今,莫離已經是中級武家中的高手了。

“雷老大加油!”

“雷老大!”

“雷老大!”

……

跆拳道社的社員們紛紛為他呐喊助威,然而當夏辰上擂台的那一刻,呼喚夏辰名字的聲音,瞬間蓋過了雷奕揚,而且都是女孩子的聲音,尖叫,呐喊,歡呼,層出不窮。

而夏辰更是有恃無恐,因為他在上台前也下注了,賭給了自己,投了一百萬!這一百萬他是拿不出的,自然是從羅一揚他們身上湊來的。

夏辰一上台,上下審視了一番雷奕揚,眉頭瞬間皺起:“你穿這衣服乾嘛?”

原來那雷奕揚穿的竟是黑色的簡單和服,屬於島國服裝。

“這場戰鬥更是對跆拳道社的一種宣傳!”雷奕揚義正言辭。

“嗬……可笑!”夏辰冷笑一聲,對於這種行為,他真的很不滿:“看來我有必要教你好好做人!這樣吧!你要是輸了,以後就跟著我吧!來我的武堂,怎麼樣?”

“我不會輸!”雷奕揚微微揚頭,十分自信,然後他又不屑一笑:“你的武堂?口氣真不小!簡直異想天開!”

“你冇拒絕!那就這麼定了!你輸了,跟著我混!”夏辰微微一笑,繼續道。

雷奕揚冇有說話,而是直接起勢,看樣子戰鬥開始了。

這時,歡呼聲也停了下來,兩人收斂神色,目光緊緊的鎖在對方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