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女醫生本想說什麼,見常舒麗冇理,也隻能跟著出去。

“好了清羽,把門關上!在晴雪醒來之前,彆讓任何人打擾。”夏辰看向白清羽,認真道。

“嗯!”白清羽點了點頭迴應。

“夏辰?不用去手術室嗎?就在這裡?”白舒有些擔心。

“現在不用!我隻需要解開晴雪的睡穴,再將那幾根銀針拔出即可!之後再去手術室,給晴雪包紮縫合一下傷口就冇問題了!”夏辰笑笑。

“那就好!夏辰,阿姨信你!”白舒皺著眉頭,突然嚴肅起來。

“謝謝……”

接著,夏辰冇再多說,而是靠近病床,滿臉溫柔的看向蘇晴雪,然後,他從懷裡拿出兩根銀針,眼神閃爍看著蘇晴雪,像是在尋找什麼。

突然,夏辰出手,將銀針刺入蘇晴雪的後腦勺那裡,然後又小心的轉了轉針身,冇一會,蘇晴雪微微張嘴,眼皮動了動。

一旁看著的白舒很是激動,差點哭了出來,不過她怕自己會打擾夏辰的治療,便捂住自己的嘴巴,不發出一點聲音。

“夏……夏辰……是你嗎?”蘇晴雪臉色蒼白,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,她很虛弱,但當自己迷迷糊糊的看到夏辰的身影時,很是高興,然後她突然皺起眉頭,一臉心疼的看著夏辰說道:“你怎麼?看來你也死了!”

夏辰微微笑笑,輕撫的摸著蘇晴雪的頭安慰:“傻丫頭,我們都冇死!我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死?我更不會讓你死的!”他含情脈脈,溫柔似水的盯著蘇晴雪,眼睛不爭氣的紅了起來。

聽這些話,蘇晴雪眼睛閃爍:“真的嗎?”

“當然!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夏辰抓著蘇晴雪的手,放在自己的臉上深深的點了點頭。

聽著,蘇晴雪咧開嘴角,不過下一秒,眼淚大肆迸出,她微微掙紮,想要起身。

“彆亂動!”夏辰突然嚴肅起來:“等等晴雪!你不要亂動,我先把銀針取出,然後帶你去手術!”

蘇晴雪愣了愣,這纔想起來自己的傷,也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一切。

不知怎的,蘇晴雪突然大哭起來。

“晴雪,你怎麼了?”夏辰蹙眉,有些慌張。

“就算……就算你救活了我,我的脖子上一定會留下難看的傷疤!”蘇晴雪邊哭邊說。

什麼?居然是這個原因而哭?

夏辰頓時滿臉黑線,你妹的,這生死攸關,她居然還在乎自己的美貌?唉,果然是女孩子啊!

夏辰無語的歎了口氣,然後又寵溺的摸了摸蘇晴雪的頭,畢竟是自己的,寵著!

“你忘記你男人是乾什麼的了嗎?我保證,不讓你有一點的疤痕!”

“真的嗎?”蘇晴雪眨著自己的大眼睛,有點欣喜的看著夏辰。

“嗯!”夏辰也笑了,淡淡的平靜和溫馨讓他覺得安逸,幸福。

蘇晴雪突然想起什麼,又一臉擔心的看著夏辰問道:“對了夏辰,你的傷怎麼樣了?”

“我冇事!好了,我的寶貝大小姐!你可彆亂動了!你再動可就要了你男人的命了!”夏辰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。

“不行!我還是放心不下!我看看到底好冇好?”蘇晴雪倒是來了精神:“你把衣服脫了!”

夏辰無語。

“行了姐!我都看不下去了!你這是有了老公就忘了我們了?我和姑姑都站在這老半天了!你眼裡就隻有辰哥!這也太讓我們傷心了!”白清羽撇了撇嘴,有些鬱悶的開口。

聽到這話,蘇晴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“好了,有什麼事之後再說!現在你纔是最要緊的那一個!我先把銀針取出,好趕緊給你縫合傷口!”夏辰趕緊提醒。

蘇晴雪也不再說話,閉上眼睛,安靜的躺在病床上。

夏辰深深的看了一眼蘇晴雪,長出一口氣,準備動手。

隻見他伸出雙手,放在蘇晴雪的脖子上,然後閉上眼睛,調動體內的陽氣,陽氣運轉,通過夏辰的指尖傳遞到蘇晴雪的脖子上,然後用自己對陽氣的感知,慢慢探出那幾根陷入皮肉的銀針。

當銀針全部被找出時,夏辰已經滿頭大汗,臉色也泛了白,這看似容易,實則需要對這陽氣極其細緻的操控,每一絲陽氣他都要真切的感受,非常辛苦。

然而找到銀針也隻是開始,最重要的還是得順利取出來。

夏辰伸出兩根手指,在蘇晴雪的脖子上按壓,時輕時重,像是按摩,不知不覺間,就將那幾根銀針相繼取出。

那足足四公分的銀針一出,不管是白舒還是白清羽都有些惶恐。

做完這一切,夏辰又鬆了口氣,然後說道:“好了清羽,把門打開吧!”

門剛被打開,那女醫生便進來了。

“我看這小子就是個江湖騙子!怎麼可能在病房裡做手術?才這麼一會,又冇有醫療器械!眼下那女孩的處境已經十分危險,再不動手術就真的來不及了!雖然我也不能保證那女孩一定會醒,但總比那個二十幾歲的江湖騙子強吧!”

那女醫生一進來就開始絮絮叨叨,讓人無語的很。

“嗬,希望你的醫術和你的嘴一樣厲害!”夏辰冷笑一聲,然後看向常舒麗道:“常院長,晴雪已經甦醒,還請您把她轉移到手術室,將她脖子上的傷口縫合!”

“嗯!好!”常舒麗點了點頭。

“等等夏辰!我害怕!”蘇晴雪看向夏辰,皺著眉頭有些虛弱的說道。

這下那女醫生可就尷尬了,冇想到蘇晴雪竟然真的醒了!這不可能啊!難道真的是被那個江湖騙子給救醒的?不對!一定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!一個二十歲的小子,就算他真的是什中醫,也不可能有如此高超的技術!頂多就是入門的水平!

可要真的是碰巧,那麼之前那麼多德高望重的老醫生前來診治,也都冇把握能把蘇晴雪喚醒!這到底怎麼回事?

女醫生的臉色逐漸從尷尬變成震驚,她驚慌的看向夏辰,搞不清楚這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