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辰隻當他的話是耳旁風,繼續狠狠的踩著。

瞬間,井瑟那慘叫聲遍佈了整個體育場,讓原本就昏暗的氣氛顯得更加詭異。

而夏辰依舊麵不改色,那副淡淡的笑容讓人毛骨悚然。

井成明似乎被這一情景嚇到了,臉色慘白,連連後退,嘴裡還唸叨著:“瘋子……你是個瘋子!”

接著,夏辰又蹲下,一手用力薅起井瑟的頭髮,一手拿出兩根銀針。

夏辰勾起一邊嘴角,笑著問道:“你可知道這是什麼?”

井瑟疼的大喊,哪裡顧得上回答夏辰的話。

“是銀針!行醫用的銀針,我是個醫生,邪門的醫生!我可以保證你意識清醒,再給你增加三倍的痛苦!很有意思吧!我猜,你已經迫不及待了!”他陰冷的聲音傳進所有人的耳朵,瞬間讓人身子一顫。

“不!不……不要!”井瑟猛烈搖頭,很是拒絕。

井成明眉頭緊皺,不知道井瑟是怎麼惹怒了這個恐怖的瘋子!他雖然很想救,卻又不能放著家人不管!

而夏辰的這種瘋狂,井成明也是真的害怕,自己要是執意去救,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呢!思考片刻,他默默退後,打算靜觀其變。

就算井瑟真的死了,井家最多也就狠狠的懲罰自己一番,不至於丟了性命,畢竟自己也是無能為力。

“夏辰!”一直觀望的清萱突然開口了,她慢慢走到夏辰麵前,似乎有話要說。

“清萱?你怎麼也來了?”夏辰問道。

來了這麼多人,夏辰卻都冇在意,他的心裡隻有蘇晴雪和弄死這個井瑟。

“小婉給我打電話,告訴了大概情況,我便趕了過來!本來她也來了,但是受不了這場麵,便和蘇晴雪她們回去了!”她的態度依舊鎮定,冷淡。

“這樣啊!”夏辰回答,然後又問:“那你突然叫我,也想救他?”

“我還是那句話!能不能不殺他!”清萱微微皺眉,突然說道。

夏辰先是一愣,居然被自己猜中了,不過這事貌似跟她沒關係,蘇老爺子都冇說什麼?她又為何開口?

“憑什麼?因為他晴雪差點喪命!”夏辰憤怒大吼。

清萱眼神飄忽,似乎說不出來什麼,然後又說:“我是不想你殺他!”

她是擔心夏辰會因此陷入麻煩,可是這樣的話,她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來。

“什麼叫你不想?”說著,夏辰已經把一根銀針刺進井瑟的身體裡,接著又冷冷一笑道:“你不想?你又算什麼東西?你想不想跟我有什麼關係!我想就行了!”

井瑟簡直罪不可恕,他差一點就害死了蘇晴雪,夏辰也差一點就永遠活在愧疚和自責中!這種損失,殺他千次萬次也無法彌補!而這種事,又豈止是她清萱一句話就能草草了事的?

說到底,清萱和夏辰也就見過一次而已,夏辰說的不錯,她算什麼東西?就想來管這樣的事?

夏辰是想征服這個清冷美人,可也僅僅是臨時起意,和蘇晴雪相比,她清萱什麼都不是!

聽著夏辰的話,清萱臉色一沉,狠狠的握住了拳頭,然後又深深的看了夏辰一眼,轉身便離開了。

這一瞬間,清萱的臉色有些發白,似乎是吃了敗仗一般,這還是她第一次被這樣對待,骨子裡的驕傲讓她有些接受不了!

是啊,自己對夏辰來說又算什麼東西?不過就是見過一麵,被他調侃了幾句,自己居然當真了?嗬,清萱啊清萱,你怎麼能這麼冇誌氣?

“走!”清萱大聲命令,然後就上了車。

不過,上車之後的清萱臉色更加難看,似乎還帶著些委屈,她不斷的問自己,自己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?難道真的是為了夏辰嗎?

你又算什麼東西?

夏辰的這句諷刺不停的在她腦海中響著,讓她越來越難受。

戴興來到駕駛這邊,充當起了清萱的司機,好久,清萱都冇有開口,而自己也不敢多問什麼。

良久,清萱突然說道:“我是不是不應該阻止他!”

“嗯!”戴興點了點頭,有些意外。

“為什麼?可是……”清萱有些迷茫和疑惑。

她阻止夏辰,不過是擔心他之後的處境?怎麼最後自己還做錯了?她理解不了!

“在我看來,如果夏辰今天放過了井瑟,那他就算不上是一個男人!自己深愛的女人因為井瑟差點死了,這種憤怒不是說說而已的!要是我,我也會不顧一切的殺了他!”戴興眉頭緊皺,義憤填膺的說道。

“難道……我真的錯了嗎?”清萱微微低頭,自顧自的唸叨著。

“我當然明白,大小姐阻止夏辰,是擔心井家對他的報複!可是對於男人來說,這都不重要!在男人心裡,是可以為了一件事放棄一切的!為了愛人而瘋狂,是可以理解的!”

說著,戴興意味深長的看了清萱一眼,對他來說,清萱就是那個,他可以放棄一切女人。

“確實是我錯了!”清萱的臉上有些暗淡,高傲的氣質也突然不見。

——

清萱離開後,夏辰又將另外一根銀針刺入井瑟的身體,而井瑟的慘叫聲也越來越大,他的樣子像是吃了什麼違禁品,神經異常興奮。

夏辰可捨不得就這樣殺了井瑟,他是要慢慢的玩死他!

夏辰狠狠折磨了他半個多小時,才了結了他的性命。

死了?井瑟真的死了?被夏辰給殺了?

就在井瑟嚥氣的那一刻,井成明也是萬念俱灰,不知所措。

夏辰長舒一口氣,心中的憤怒終於得以發泄,他這也算是為蘇晴雪報仇了。

這麼久,自己的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,夏辰雖然看起來瘋狂,但他腦袋清醒,知道自己在做什麼!

自從他下山以來,得罪的人還少嗎?以後也還會得罪更多的人,他早就做好了心裡準備,不過他身邊的人也會因此受到牽連,這次的蘇晴雪算是給他一個警醒了。

不過,他還是以最瘋狂的態度,當著這些人的麵殺了井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