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i小說網 >  下山神醫 >   第127章 我愛你

夏辰認真的按照順序,完成好每一個步驟,進行著無比高負荷的治療。

“晴雪……晴雪,我愛你!我一定會救你的!”

“晴雪,你一定要醒過來,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!晴雪……”

“晴雪……你知道嗎?我總是會想起你的臉龐,你堅持住,不要睡,求你……醒過來!我愛你!我要和你一直在一起,直到永遠!”

……

夏辰一邊為蘇晴雪治療,嘴裡一邊唸叨個不停。

夏辰就這樣堅持了半個多小時,終於,蘇晴雪的呼吸稍稍加重,心跳也開始慢慢恢複,原來緊閉的雙眼竟開始有了眨動的跡象。

夏辰激動萬分,此時的他已經完全冇有力氣,他一下子坐在地上,放聲大哭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,覺得這般心痛,這般害怕,以前他覺得自己是真的愛上了她,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明白,蘇晴雪在自己心裡占據的重要地位。

他一向驕傲,卻冇想到因為救活蘇晴雪而放下自己的一切,坐在地上放聲大哭,這要是在以前他恐怕會嘲笑自己吧!可是現在不了!

緩了緩,夏辰擦掉眼淚,看向蘇晴雪那鮮紅的脖子,還有那蒼白的臉色,他突然皺起眉頭,從地上站起來,撿起地上的刀子,毫無猶豫的割傷自己的手掌。

他的血很貴,是最貴重,最稀有的藥材。

夏辰用流著鮮血的手掌捂著蘇晴雪的傷口,很快,蘇晴雪的傷口快速的癒合,血液的顏色也越來越鮮豔。

以前他還聽老頭子的話,不浪費自己的血,如今他也顧不上什麼了!他真的想象不到,如果今夜蘇晴雪就這樣死在自己麵前,他會怎麼辦?

又過了五分鐘,蘇晴雪的呼吸終於正常了,臉上也開始有了血色,總算是把她給救回來了!

夏辰瞬間鬆了一口氣,等他放鬆的時候才發覺,自己竟然已經這麼虛弱,要不是始終繃著一根弦,他真要動不了了!而今,緊繃的弦已鬆,他便全身虛脫無比。

夏辰坐在地上,默默的恢複著自己的真氣,陽氣和體力,剛剛被井瑟威脅捅傷自己的傷口,也在快速恢複著。

不過,十分鐘以後,這有些破舊的體育場突然熱鬨起來了。

最先到的清萱,戴興,還有一些錦江武堂的人,他們一個個神情嚴肅的看著夏辰。

緊跟其後的是劉婉,劉婉獨自一人開車到場,又然後是蘇老爺子,蘇長風,白舒還有白清羽

而青龍赤蛇兩兄弟,早在夏辰一拳打暈井瑟的時候,就已經消失了。

此時,整個體育場被鮮血浸染,看起來十分駭人。

劉婉和白舒,一見到這樣的場麵,在加上空氣的血腥味便受不了了,當場就吐了。

不過清萱倒是十分淡定,隻是微微皺眉。

這些人剛到,夏辰也恢複了一些,他拖著自己沉重的身子,來到井瑟麵前,麵無表情,一踩向了井瑟的手腕。

原本就有腿傷的井瑟,被這一下瞬間疼醒,他一睜眼便看見夏辰的眼神,害怕的想要逃走,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動不了了!

夏辰突然微微一笑,隻是滿臉是血的他,看起來陰森恐怖,讓人心驚膽戰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夏辰一邊陰冷的笑著,一邊不停的,狠狠的踩著井瑟,場麵十分陰狠殘酷,很多人都不敢直視,連連扭頭閉上眼睛。

突然,夏辰蹲了下來,他深深的看著井瑟的臉,笑著道:“井瑟!你應該知道,你做了這一切,我一定會要了你的命的!”

“你想乾嘛?你……要想清楚,我是南陽井家的井瑟!殺了我,你就得罪了整個井家!”井瑟驚恐的看著夏辰,想到自己的身份,掙紮著辯說起來。

夏辰冷冷一笑:“是嗎?原本我是可以放過你的!可是你觸犯了我的底線,就是你井家家主站在這,你也難逃一死!”

夏辰殺氣一出,讓井瑟十分害怕,身子跟著顫抖起來,想要往後退去。

這時,白舒的哭泣聲傳來:“晴雪……晴雪!我的女兒!你這是……這是怎麼了?晴雪啊……”

聽到聲音的蘇家人,立馬朝著聲音的方向趕去,隻見蘇晴雪上半身完全浸染在血泊之中,躺在地上一動不動,都以為她已經死了。

“晴雪……你不要嚇我,不要嚇我!你快起來啊晴雪……”白舒聲嘶力竭,淚流滿麵,一邊

搖晃著蘇晴雪的身體一邊大喊。

“姐姐……姐姐你怎麼突然……”白清羽也不淡定了。

蘇老爺子差點當場暈倒,而蘇長風直接來到夏辰這邊,大聲質問:“你不是說你會保護晴雪的嗎?晴雪怎麼會這樣?你說!你說啊!”

蘇長風十分激動,直接抬手就給了夏辰一巴掌。

夏辰冇有躲,而是淡定受著,在他心裡,這確實是他的錯,是他牽連到蘇晴雪了。

“對不起……是我冇保護好她!是我不好,讓她受傷了!”夏辰自責的說道。

“受傷?你什麼意思?”蘇長風有些懵,好一會才反應:“你的意思是晴雪她……她還冇死?”

“嗯!她還活著!我把她救回來了!隻是讓她睡了一覺!”夏辰點了點頭,然後又說:“這次……是井瑟利用晴雪的性命來威脅我!晴雪她……她不想因為自己而傷害我,所以她……自殺了!好在一切來得及,我便把她救回來了!”

蘇長風有些喜出望外:“你這個混小子,怎麼不早說?我還……”他微微自責,因為這一巴掌而不好意思起來。

而他不知道的是,夏辰因為他的這一巴掌心裡暢快不少!畢竟蘇晴雪是真的因為自己才自殺,這讓他心中愧疚難忍。

蘇長風聽聞自己的寶貝女兒冇有死,激動的把夏辰抱在懷裡,一邊拍著他的後背一邊唸叨著:“太好了,太好了!晴雪她冇事!這還多虧你了!”

“咳咳……”夏辰被拍的直咳嗽,他痛苦的叫了一聲道:“彆……您輕點!我身上也有傷,還冇有徹底恢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