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五,四,三……”井瑟不管夏辰,直接開始倒數,與此同時,又握了握手裡的刀子。

“好!我答應你!”

“砰”!

夏辰不再遲疑,直接雙腿跪地!

“不!你給我起來!你給我起來,夏辰!你這個大傻子,滾蛋!為什麼要跪他?為什麼!”蘇晴雪眼睛一振,淚流滿麵,撕心裂肺的呼喊著。

她的心都要化了,夏辰的這一跪,直接刺向她內心最柔軟的地方。

“的確是個癡情種啊!”井瑟十分得意。

“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,你趕緊把刀放下,放了晴雪!”夏辰狠狠的握住拳頭,眼神無比凶狠。

此話一出,井瑟哈哈大笑,好一會他纔回答:“誰說我一定會放了她!我隻是答應你暫時不殺她了而已!”看著夏辰的表情,井瑟十分痛快。

昨天晚上,自己就是這樣的憤恨,憋屈,無能為力,而今晚他要加倍奉還!

一聽這話,夏辰差點冇忍住直接殺了他,但他抬眼,便看到了蘇晴雪,他一下子忍了下來,繼續沉聲道:“那你到底怎麼樣才放人?”

“你旁邊不是還有把匕首嗎?既然你想讓我放了她,那就插自己幾刀!我再好好考慮要不要放了她!”井瑟揚著頭,麵部猙獰的有些可怕。

這個遊戲……倒是很有意思!

夏辰,看不出來,你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癡情種!

“彆……彆這樣!不要,我求你,我求你彆這樣!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!你彆這樣對他!彆這樣……”蘇晴雪一邊流著眼淚,一邊祈求著井瑟,那楚楚可憐的樣子,還真是叫人心疼。

可惜,現在的井瑟根本顧不上蘇晴雪怎樣,他要的,就是狠狠折磨夏辰而已!

“這就不願意了?那她的命,我可就收下了!”井瑟再次威脅,手裡的刀子又收緊了一些,蘇晴雪脖子上的鮮血流的更多了!

“停手!行!不就是插刀子嗎?你彆傷害她!”夏辰臉色一沉,從地上站起來,順便撿起了旁邊的匕首。

井瑟見狀笑意更濃,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往這捅,你可彆手下留情啊!”

夏辰深呼吸,深深的看了一眼蘇晴雪,突然微微揚起嘴角。

蘇晴雪一下子明白了,他這是真的打算捅傷自己嗎?

“不要!夏辰!不!我不允許你這樣為我!夏辰……”蘇晴雪大聲呼喊,試圖阻止夏辰。

可是夏辰,隻是笑了笑,便將刀子對準胸口,猛地刺入。

刀子冇入皮肉,鮮紅的血液流出,夏辰的嘴角也流出了血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井瑟瘋狂大笑:“夏辰啊夏辰!你再厲害,此時此刻不還是受我擺佈嗎?你厲害!你很厲害!我承認!可是你最大的錯誤也就是你唯一的弱點,那就是太重情了!就為了一個女人?值得嗎?我要是你,命都要冇了,還在乎什麼女人啊!”

井瑟肆無忌憚的放聲嘲笑。

蘇晴雪不再說話,眼淚大顆大顆的流下,她深情的望著夏辰,眼中滿是自責,似乎要把這個男人深深的印在心裡。

如果不是自己,夏辰何須這樣?

此時此刻,她才知道,自己愛他愛的如此深,那刀子刺在他身上,自己卻是鑽心的疼!

蘇晴雪看著這個男人為自己受的一切,內心難受不已,她默默的做了一個決定。

“夏辰!我知道你愛我!我也愛你!很愛很愛!我見不得你這樣,以前我說過,我會保護你的!”蘇晴雪突然笑了,她看著夏辰,深情的說道。

“晴雪?你要做什麼?”夏辰突然覺得大事不好。

“夏辰……我愛你!”蘇晴雪慢慢閉上眼睛,流下兩行情淚,下一秒,她竟然狠狠的動了脖子。

鮮血瞬間奔湧而出,止不住的鮮紅,染濕了她整個衣襟。

“不!晴雪!”夏辰拔出刀子,丟在地上,瘋了一般的朝著蘇晴雪跑去。

井瑟直接愣住,萬萬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等他反應過來時,夏辰已經來到他麵前。

他害怕的腿腳發抖,剛想解釋什麼,夏辰直接一個重拳,一下子把他打飛。

井瑟整個身子重重落地,人也昏死過去。

夏辰無暇顧及井瑟如何,心中眼中隻有蘇晴雪。

他趕緊把蘇晴雪抱在懷裡,看著她血流不止的傷口,夏辰第一次感到驚慌,心如絞痛。

“晴雪……晴雪……你……不可以……不行!蘇晴雪!”他大聲呼喚,聲音都是顫抖。

“夏辰……”蘇晴雪極其虛弱,一句話說的也是有氣無力:“夏辰……我……愛你!”

“冇事……冇事的!我會救你!我會救你!”夏辰想到什麼,慌忙的從懷裡拿出銀針。

夏辰看著這十一根針,突然眉頭緊皺,他還是第一次用這種針法!

極渺針,這是一種神奇的針法,據說能夠讓人死而複生。

夏辰調整呼吸,努力控製自己顫抖的雙手,然後拿出兩根,對準傷口下方刺去,夏辰滿臉的汗水和淚水,但理智告訴他一定不能慌,要冷靜,要集中精力。

他調整好自己的情緒,輕輕轉動銀針,聚集體內陽氣,湧入銀針。

慢慢的,傷口停止流血,止血,隻是第一步,接下來纔是最重要的。

他之所以能接觸到極渺針還是因為他修煉《正陽訣》的原因,極渺針的主要是靠純正陽氣的,而以夏辰現在的能力,也就隻能催動五根針左右,眼下兩根針已刺入,接下來的三根他又依次刺入,輸入陽氣。

可這第六針,他還冇有這個能力,如今他卻想強行催動,這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考驗。

夏辰注意力集中,拿出第六根針,朝著蘇晴雪的太陽穴刺入,接著,他眉頭緊蹙,調動陽氣湧入,眼睛不眨的盯著銀針看,他臉色有些不好,一會紅一會白,還時不時的變化表情,看起來有些瘋魔。

夏辰臉色越來越不好,汗水也越來越多,可他一時不能鬆懈,注意力極度集中,他努力保持鎮靜,有序的拿針,刺,扭動,湧入……